《孤独》·第1章 一


    “这是真的。 

    “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的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门后,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着一件月白色的衫子,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的不远,站定了,轻轻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 

    “就这样就完了。 

    “后来这女人被亲眷拐了,卖到他乡外县去作妾,又几次三番被转卖,经过无数的惊险的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的那一回事,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口的桃树下,那年轻人。 


    “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你所要遇到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好说,唯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这是张爱玲一篇名为《爱》的散文,它仿佛在告诫我们,爱情要懂得珍惜,时间、青春、缘分这些东西都是不等人的。如果你错过了,也就意味着这些东西你永远也找不回了。人生是一场场的巧遇,有些人即使是在同一个城市,同一个公司,住在同一幢楼,走同一条路,而且面对面擦肩而过了不知道多少回也毫不相识。有些人则完全不一样,或许是因为某件很小的事,或许是因为一个朋友的介绍,或者仅仅因为两个人有共同的爱好,也有可能是因为某次误会,某个不期而遇的邂逅,更说不定是因为哪一片树叶掉的不是时候,哪一朵花开得太过分,哪一棵草枯得太早……他们从天涯海角,从千里之外,从地球的两极,从完全的不相干的两个地方——他们碰在了一起,然后,奇迹发生了,然后,悲剧也发生了。

    我曾经爱过一个女孩,但是因为内心的自卑、怯弱,我拒绝了她。今晚,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的缅怀她,会这么的痛恨自己,大概是昔日的往事在脑中不断重现的缘故,因为,不久前,我又见到了她。在一家妇产科医院,我在陪我的妻子做人工流产。是的,她已经怀孕六周了,趁着胎儿还小,我们决定早做早好。为此妻子哭过不下十次,然而我却一直拿她的年轻,我的幼稚,还有家里的经济状况和生活上的种种压力,以及我们所憧憬的美好未来作挡箭牌。于是,不得以,她被迫同意了。可是出人意外的是,我没想到,真的,死也没想到,我会在这家专门杀人的医院里见到她。我妻子是第四个,她是第五个。很有讽刺意味吧,**也要这样一个一个的排队,而且,这个上午,仅是这个上午,那个队就一直排到了十四号。天啊,这个世界是怎么了?从早上九点到中午十二点,在这短短的三个小时内,就有十四个无辜的婴儿要被无情的杀害。十四条生命,不包括下午,天啊,瞧瞧,瞧瞧我们自己干的好事……

    当医院的护士叫着:“四号,请问四号在吗?”坐在我旁边的妻子举了举手,“请跟我来。”护士说完转身便走了,我的妻子好比是条**尾巴的丧家犬,她则尽量的低着头,低到别人完全看不出她的样子来,她觉得羞耻,怕撞见熟悉的人。当那位领着我妻子步入屠夫室(手术室)的护士的身影还未远去,另一位护士又来到我的身前嚷道:“五号在吗?请五号做好准备!”这时,一位站在走廊尽头的女士跑了过来,她坐在了我的旁边。


    刘诗画,第一眼我就认出她来,是的,是她,四年了,四年了!我曾辛辛苦苦的找了她一年,然而,真让人哭笑不得啊。是的,是她!在她那张愁容满面的脸上,我发现,她老了,岁月这把尖刀已经在她脸上留下了不可消除的痕迹。她瘦了,脸色苍白,精神萎靡。她——还是她;她——又不是她。极其尴尬,我们只是匆匆的、悄悄的扫视了一下对方,接着,她拿出了手机,好像有什么事情,我也很识务的望着那个等在一边的护士,搞得她不好意思的走开了,仿佛一切都是她的错一样。

    “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渡汉江》是宋之问诗中最广为流传的一首,它讲的是作者对故乡的热爱之情。我觉得全诗的妙处仅在于一个怯字。因为爱经不起离别的考验。此时我的心情,要是可以的话,用“胆小如鼠”这四个字来形容是再好不过了。真的,她变了,变得让我心痛,让我自责,让我悔恨!假使经冬历春的宋之问一回到家,看到的是满目疮痍,你说,他会不会怕?是的,他很怕,所以,他不敢问来人,他只是祈求,一切都不要变才好。然而,不管怎么样,他心里至少还怀着一种可能,而且很有可能的美好愿望。相比之下,我却连一丝幻想的余地都没有。她就坐在我身边,怀着孕,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那里。是我害了她吗?是我的错吗?可是,看看我如今的生活,这就是我想要的吗?我的妻子也来**了,难道说,这是报应?这是报应!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明明知道不能在一起,却还始终不能把对方忘记。”

    是的,明明知道不能在一起,可我还是那么的牵挂着她,想念着她。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二”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二』“今夜我可以写 今夜我可以写~最哀伤的诗句。 写,譬如,‘夜色零落, 蓝色的星光在远方~~。’ 夜风在天空中回旋~唱。 今夜我可以写~最哀伤的诗句。 我爱过她,有时她也爱我。 多少个如今晚的夜里,我曾拥她~怀。 在无垠的天空~一遍又一遍地~她。 她爱过我,有时我也爱~~
     >> 阅读第2章 二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