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第3章 三


    我已经有好几个星期都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了。有一天晚上,我听见有人用手捶着我的床板,“咚咚”的声音很响很响,震得整张床都晃了起来。我知道最近有个恶魔一直在缠着我,而且老是在我睡着的时候跑来惊醒我,让我提心吊胆的彻夜难眠。

    我听得非常清楚,那一下一下狠狠敲床的不是什么有肉的手,直接的点说的话,这不是只人的手,而是像木棍,或冰冷的铁器一样硬梆梆的东西——骷髅。对,砸着床板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骨头,死去了好久的人腐烂过后的骨头。“咚咚”,我知道这个恶魔的想法,他不会把我吃掉,也不会伤害我,他只是想通过折磨我而获得快乐,邪恶的快乐!

    我明白这个恶魔之所以一直捶着我的床板,其目的相当简单,也很白痴。只要我一睁开眼,我知道,我一定会看到非常恐怖的景象。诸如一颗鲜血淋淋的人头,一只眼睛发绿的狼,或者一个刚从坟墓里爬出的死人之类的让我大声尖叫,全身颤抖的东西。而那个恶魔一看到我这样就会哈哈笑着在屋子里像鬼影一样飞来飞去,他会为自己的这一杰作而欢呼庆幸,然后用没有舌头的嘴自豪地说他明天还会来。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我只是觉得生活变得越来越枯燥,越来越乏味,越来越有压力了——精神上的压力,或者是物质上的。我不明白,也许是周围的环境给了我无形的压力吧。但具体是什么给了我压力,我却不甚明了。我只是觉得迷茫,日子过得跟白开水一样没一点意思。我总是在算时间,算下班的时间,算吃饭的时间,算回家的时间,算睡觉的时间——然后又算离家的时间,上班的时间,吃饭的时间……如此周而复始,永无尽期地算,至于为什么要算,我却同样的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在同一个地方,或者干同一件事,或者与同一个人相处久了我会变得很不耐烦,很烦躁,很讨厌,我很想快点离开那里,于是就不停地算呀,算呀,算的。时间对于我来说是太过漫长的东西,因为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忘掉时间的存在。我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我厌恶所有的一切,当然,也包括我自己。我只是觉得迷茫,人生没方向,哪里都不是我的彼岸,我很可怜,像个找不到家的孩子,或许这般形容我是失偏颇的。我并不可怜,只是可悲,我不是迷茫,而是空虚。我不是被什么东西,什么事情,什么人而压迫着,我只是被别人和自己的意识压迫着。这是一种精神上的自我摧残。因为自己的想法得不到实现,又不愿随波逐流,所以只好像个吸毒者用毒品**自己一样,我用的是冷默来**自己的灵魂。

    万事与我无关,我存在与不存在并不是个问题,问题的关键是:我的存在竟然毫无价值。我觉得自己像一个被放进了围棋盘里的象棋子,无论我是作为一个卒,还是一个车, 我对于这局围棋的输赢都毫无用处!对于这局围棋来说,我是多余的,而对于我来说,似乎这局围棋也是多余的。是的,我存在与不存在并不重要,而是存在的位置错了,一开始就错了。这不能怪我,这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假如上天给了你一张人脸,又给了你一副牛的身子时,我们能责怪的是那个人,还是那头牛呢?我们谁都不能责怪,只能感叹一句造物弄人而已。但是如果上天既给了你一张人脸,又给了你一副人的身子,而你却偏偏滋生出一颗恶魔般的心来时,我觉得这不是造物的错误,而是人的错误,是人对造物的最大亵渎!

    我知道最近有个恶魔一直在缠着我,而且老是趁我睡着的时候跑来惊醒我,让我提心吊胆的彻夜难眠。有一天晚上,我听见有人用手捶着自己的床板,“咚咚”的声音很响很响,震得整张床都晃了起来。

    当我猛然睁开眼时,我很幸运,什么可怖的东西都没看到,我只看到耀眼的白炽灯把白色的墙壁照得很苍白,像死人的脸。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在用手擦汗时,我发现自己的左手肿了,特别是小拇指那边,好像因为太使劲砸过什么东西而弄伤的。我凝视着那莫名其妙的左手和那莫名其妙的肿块,整个人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待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房间里。


    原来,我不是在家里,而是在酒店里。可是,我是什么时候来的酒店呢?是一个人还是和其他人一起呢?我思索着这一切下了楼。当我在吧台结账时,服务员却告诉我,有一个姓高的小姐已经帮我付过钱了,那位高小姐还留下一句话:“下星期老地方见!”

    太奇怪了,我努力搜寻着自己异性朋友的姓氏,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位姓高的。我向服务员道了声谢之后就走出了酒店。一到门外我才发现,我看错了钟,或者是钟不准了,现在不是下午三点,而是凌晨三点,我满以为还会有和煦的阳光伴我回家,可今天,什么也没有,除了一片黑暗,还有让人发抖的寒风。

    我有个工作习惯,这个习惯尤其是最近一年多养成的,那便是我喜欢上夜班。


    从星期三到星期五,我要从晚上十点上到凌晨三点的夜班,所以,我不会回家睡觉。但除了这三天以外,我每天晚上都必须回家睡觉,因为家里还有个妻子。

    前天是星期五,我本来要在星期六吃晚饭前回家的,但如今已经是星期日凌晨三点多了,一夜未归,不知今天妻子会对我说些什么。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四”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四』提起妻子,真是哭笑不得。我并不爱她,她也不爱我。~人之所以结婚是因为彼此的年龄都到了必须结婚的地步,什么都容不得我们俩人像二十出头那样~挑细选了。既然双方都~可以~对方,而且又有一些好感,那么~人凑合着过总比一个人~。 经过一年来的相~,我发现自己错了,现在我特别羡慕单~汉的生活了。 记得一个月前,我喝醉了,钥匙也~丢了,无奈的我只好坐在门~等妻子回来,~~
     >> 阅读第4章 四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