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礁之爱》·第1章 第1章 雨夜出走


    我的轨迹就像一架轰鸣着逖远的列车,她们三个和他也是。我们渐行渐远,却愈来愈清竘。

    我们畋视着那方园子里。终有一日这几列来向不明的车皮挤身于衢园的站台里,迷失了前行的路标。

    杂遝着自身不太光艳的故事。我们相遇到一起。

    和动物们的区分在于。它们觉得山林里安全,我们觉得水泥建筑的公寓里充实。我从没觉得那不是一件好事。没有那所公寓,我还会移情在哪儿?她们和他还会留恋于看不到整个天穹的S市?

    他,是我们四个女人逡巡间最后遇到的男人。那之后我们失马亡羊,因他而进退无拒。其实——什么也别说了,就先从他说起吧,他叫熊志霖。

    崭黑黑的夜,忽喇喇歔至的祟雨。

    一条凹凸不齐的水泥路上,行进着一个已生长到两成年龄的小男人。

    男孩头顶着一把嫩果色皮盒的小提琴,小提琴上面是条裝在白色尼龙编织带里的被子。它们可怜巴巴地护着他的头和身子。重要是他有此把持不住了。

    你看不到他有一张何种表情的脸,但一双蓝色的,七成新耐克运动鞋在已成形的雨路上,交替着急行。

    无处不虐的雨水从他的双双擎起的胳膊上滑流下来。这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他不在乎这些,他只在乎眼前的,囤积着一个又一个水坑的没有尽头的路。他从不停下来彳亍着想,这是为什么?

    一阵邪恶的乱风裹携着呃骨的寒雨,涮洗到他的稚执的小男人脸上。除了他自己,有谁会想到这仅仅是一个在读的十五岁的男孩。

    迷离的视线让他看不清脚下的路在哪里可以下脚。他只嬬癯地照着一个曈昽中的方向。闪然的一个葳子,他倒在路面的泥水里。小提琴和被子全随他的倾倒而浸湿在水面上。小提琴的皮革盒子像个皮筏子似的漂荡在水波里,他也趔爬在那里。

    虚脱了的一道穿越了雨阵的光明照来,他瑟缩的**里忿愤地喷出一道浊水。

    微黄,似感冒了的路灯映照着一张英气且时明时窅的脸睑上。他的下巴处是花白格子的衬衫翻领。外面一件银灰色的防雨冲锋裝。暗原色的筒裤,在倒地时把左外胯的中缝撑开一拃多长,**了在大腿处的短裤花边。

    他那弯蜷的嘴角反翘了翘。也许他真想哭来着。但最终没有。他倔强地撑起上身,在浑水坑里坐起。青黑的**崩得更紧、更有力度。

    也许是这些浓重而鲜香的泥土和草皮气息,让他在浑然里找到一个坚强的借口。这的确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所慬慬的坚强。可是事情让他逢着了,他还会退回去吗?他连头都不会再回了。

    就像这夺命雨水一样不可退避,他只能去面对。要么不弃地抖搂起神经,穿过朔茫茫的夜雨之幕,找到一个可以容身的归属。要么这之前倒下去再不起来。

    他蹲下身去,将小提琴操在手里。放在较突显的位置。又捞起水花花圆鼓鼓的编织袋子。显然这比以前的沉多了,一定有水洇到里面了。

    他的眉心拧成一个“小川”,嘴里谇了一句:去TM的!随着一个甩身的动作,那编织袋子像块垃圾横飞出去。钻到路边植被里不见了踪迹。他只把那把小提琴小心翼翼地前胸抱着。一边更显吃力地走起路来。

    这次也许是真的,他撕扯着痉挛的噪子,就着这不见星月,满目迷斜的雨水:——妈,你为什么要离开这个家,为什么要离开我,我想你!你在哪儿呢?你知道这两年来,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如今我也要离开了。


    ——妈,你知道你走后都发生了些什么吗?爸把对你的怨恨化作对我的施虐。他整日以酒充饥,醉生梦死,开始带着烂女人回家上床。他打过我之后他把我锁在阁楼上。

    ——妈,还记得你走的那天吗?那天一个陌生的男子牵着你的手走出咱们的家,我和爸都追了出去。

    你甩着性子走出去,可你还是走出十步后停下,返身把我的头埋在你的怀里。

    那时你不知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你把我抱在怀里的一分钟,竞是我这一生里过得最短暂、最最值得留恋,也最最温暖的一分钟。那一分钟完了,你给我一个额吻后,便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你忘了临走时对我说的一句承诺吗:妈还会回来看你的!

    可我一等就是两年,直到现在你还没回来。外面真的比家里好吗?......风摇雨曳中市郊的居民区道上,只有如泣如诉的窸窣风雨声为他的斥诸而叹息。

    暗夜用一双漆黑而苍懒的眼睛目送他那稚弱的背影,被无倦的雨水湮灭在帘麓之中。

    不管有多么綝缡尽致的雨丝恣意地缠绵,彻骨的疲惫还是让无边的大地昏昏欲睡。

    他就是熊志霖。在这个风雨如注的夜晚里被他的狼性的父亲撵出了家门。

    二年前,熊志霖的父亲——熊昊可是条不错的灰太狼。对他的女人心怀三千宠爱,万述难表其一。除了裤裆里的那点小秘密不咋的。工作上领里间同行里都没什么挑剔的话柄。


    下午五点钟下班后,他直接上市场把菜买了。

    回去把满室串香的饭菜烧好。

    饭后他则把俩人的洗澡水和牙膏挤出来。

    葳蕤着的夜晚美好地来临。

    看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头发像丝绸般缕顺的女人的娇嗲之态。熊昊再一次调整好每次都无法自拨的心情。

    那句曾被他用作座右铭的话语萦绕在他的心头:给我一个长腿蜂腰的女人,我可以创造一个兴旺的家族。而今,他哀鸣的心只乞求吝啬的上帝多加一分钟给他。那怕半分钟也行。他只想比昨晚那个未酣之夜,多出半分钟来给她。他能做到吗?

    这时女人一袭神秘邂逅女士黑色高档丝质睡裙,招摇在他的视野中。

    不出想像,他的妻子正是个长腿细腰的勾心美女。而他,他除了三分钟疲软后为妻子的不满以指去痒外,那就是一次次做事前乞求上帝,看在他是个好人的份上,多加半分钟给他。

    十三年来上帝没一次会可怜他。而他的妻子更可怜了。他根本无法容忍因自己的无能让虎狼之年的妻子,惨痛地失去一个成熟女人应该承受的惊彩绝艳地女人风情。于是今晚他突发奇想:上帝不给我机会,我可以自己创造的。

    因为今天回家前,熊昊还到过了另外一个地方。成人情趣店。那店主为他介绍了一款不错的加长套子。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2章 ~出轨”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2章 ~出轨』心旆神~地险些又让他不能自持。一种嗜血的残酷霎时由~~及到两~中间。美妙的感~,如同煮在开~中的青蛙。让他~~里的~想瞬时~洒出来。但是今晚他说什么都不可以的。 ~魔鬼似的从~~来,她从~拦~~住他。问他:想我了吗? 想,我梦想都想着哩。他给她以漫漫不禁的喜悦。被~拨开领尖的肩头~阵地~~,朱~皓齿的~把~心~窍的刻骨情感,通过~~~给了~质~~
     >> 阅读第2章 第2章 ~出轨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