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礁之爱》·第3章 第3章 三分钟之过


    纤尘难染的女人还是那么地妩媚动人。她的身上还是那么一如既往地奥地利香水味,**皓齿,蛾眉黛丝。

    十三年来他熊昊也是靠这些空前绝后的瞋目结舌的美丽支撑到今天的,他以有一个美艳超群的妻子而汪洋自得过。

    新婚之夜。袭魂女上位。叫他产生致命K感的奥地利香水。媚H无边的X感、透气的三点内衣,这些足够了,足够叫他的灵魂吐血。

    那个新婚之夜他只用三分钟就搞定了她。后来,上天每天夜里就只给他安排三分钟的时间来对付她。

    这不算公平。他有的是力气,他体重不差,身高不赖。他的情感很真,真到可以做千古男族中第一快枪。

    妻子自那时给他起了一个三分钟男人的谥号。对,就是谥号,以前的那个无坚不摧的男人,像个充气WW一样瘪了下去。以后的每个夜晚,不管月朗星疏,还是刮风下雨,他全部是三分钟内结束一切,一衣带水,好玩极了。

    然而女人可不觉得好玩,她很悲观。

    她可以在眨眼间秒杀世间的风花雪月,却没得到一个给她至高性福的男人。

    她给他**和初情的时候,他可不是这样。他很能做的。


    曾让她在别有洞天中饱受了乾坤之爱。为了那个新夜的到来。她特地用起了名贵的香水。为了庆祝她得到一个万里挑一的好男人,她还特选了女上位。甚至当一个礼物送给他。然而他接受得也太快了。三分钟过去后,他不再是个男人。而是,是堆窄空了果汁的果皮和果渣。

    十三年来,她就是夜夜抱着这果皮和果渣一步步过来的。她的心似灰分一样冷掉了。

    曾几何时她也想到过,这云兴霞蔚的女人风月,不能就这么地毁在他的手里。孩子偏偏可爱得教她放弃了离开的他的覃念。自古红颜多薄命。也许她的命注定会就这么苦。她默默地认了。

    她让他到医院做了无数次的体检,他的检查N次地健康无异。她一直弄不明白这是这么回事。

    医生建议他去心理咨询。他坚决否决了,他一个高高在上的国家公务员,让他去到心理所咨询。这将意味着什么?

    至少他不能给国家公务员这一称号抹黑。再者他认为自己精神上没有缺憾,真到了那里,医生他给指出一大摊的问题来。本来没病的一个人,也会当作精神病人送到精神病院的。

    而且他也坚信,三分钟不是他性福的终结指数,用不了多久会有改善。谁曾想这个“用不了多久”一直用了十三年。她和他,也相安无事地保存了十三年这个令人透体残废的秘密。

    直到她在网上认识一个经济适用男的时候。那适用男的体貌和殷实度不在她男人之下,适用男在阅读她的一篇博文日记时,从中窥出她的隐衷。向她抛出丘比特的金箭。

    她的心神也无数次恍惚过,她一直给自己定性为正牌的传统女人。也不想背上不道德的名声。可也就是适用男使箭射她的同时,他把三分钟改写为一分钟。而后就又保持在一分钟的成绩牌前骄傲不前。她也曾给过他鞭笞和爱扶,那都没用。他爱上了一分钟就再不会抛下它。

    她的海天盛宴上开始摆满了杯具,一夜间全摆满了。


    孩子的可爱固然可以暖热她的心,关键是一颗女人心没有人暖热过。她是个尤丽到极致心事的女人。

    女人们羡慕的容貌她有,女人们被魔鬼塑造过的身材她还有,她没为花钱犯过愁。可爱孩子她也生出来了。除了舞态生风的弥爱之夜。她能占全了。容貌体材是天生的谁都无可奈何。钱财没了可以再赚。而弥爱之夜随便抉择一个男人就可以办得到。只要她肯。

    一百次地她都能分得清对与错的问题,所以会有一百次她拒绝那虚枯吹生的Y惑。可是当身边的男人在三分钟后酣然而卧,不假思考时。那里她却想了很多很多,她刚刚就要燃放**的焰火,谁来与她分享?

    希图把一个孽障消灭的时候,更多的孽障亲吻着她,它们逼着她用自己的手去解决一切。牵强附会的情孚意合,促使她第一百零一次地打开他的网页,留下一段令她耳赤心跳的话语。

    ......

    目迷五色的春G图景令熊昊血脉喷张。在一瞬间,她的姒体引起了他的魇饫之感。可被她骑在胯下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另一个陌生的男子。须臾间他的天地里天昏地暗,他退出了这个不堪入目的房间内,等待她们收拾残局后出来见他。

    适用男提醒她该草草收场了。

    可被情火烧到发疯的女人,什么都听不进去,她像条锁链一样**地锁牢他。索取着他的每一寸精神领地。只到他给了她她想要的。他扬扬洒洒地喷发在她的最深处。殷灵作嫚的她才凫凫地从九天之上驾岚而归。

    她葡倒在他那里,散曼的头发无序地遮映着她的秀目。


    她的眼眸里盈盈着翩泪。不安的S动,悔恨的失意,矗然而倒的缠绵,逡巡无助映照到她的脸上,光阴的美好悠长,心情的盈满短暂。

    心头的小鹿还在狂跳着。而她已然回到一个被审判的席位上去了。这个席位迟早是要被她选择的。这个日子只能使她的眼泪流得畅快些,却连她自己都解释不清是为什么。这没有不公平的。做错了,就要接受审判。

    她披一条睡单,憔悴地来到在客厅。

    来到布艺沙发上**抽烟的他的眼前。

    你们,结束了?他问。

    她萋惨的美目里挥弹着灵珠无数。先点点头,而后是剧烈地摇头,不管怎么回答,这话

    于她而言都极具挑战和讽刺意韵。

    她的不敢看他的眼神。可是她的奥地利香水味挫败了他已有信心:为什么?新婚之夜里你送给我的,今天全送给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她的眼泪很委屈,可是她再没争辩的必要。而身后的陌生男人开口了:其实我们已认识好久了。在网上——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4章 孔雀离飞”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4章 孔雀离飞』住~! 他咆哮着:我不认识你,也不想听你说话。我~听她说。听她给我一个~释。~确想听她一个~释,那怕一个“对不起”的忏悔。 他可怜的意念中闪过一个委屈自己镜头:她楚楚动人地~到自己~馨宽敞的怀里,求她原谅~无知和~动;求他谅~~一时错~的野情。而后他~着~扬花摆柳的躯~,~~情至阳至善,他原谅了她。他只希望他早点能摆~恶梦的频扰,回到以往那种被~馨和卿~~
     >> 阅读第4章 第4章 孔雀离飞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