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运:情乱脂粉》·第2章 待客之道


    阿德是被饥饿给迫醒的。

    阿德在**伸了伸懒腰,颇不情愿地下了床,穿着三角裤慢条斯理地下楼,取了洗刷用具到楼前水泥场地上的水井旁准备刷牙洗脸。

    阿德不太习惯用自来水,农村的自来水大概是水压不够总给阿德一种老男人患了前列腺炎的感觉。阿德喜欢吊上一桶井水,从头浇灌下去,那畅快劲犹如憋足了小便一下又倾囊而出的感觉,九月的天还真闷热,阿德太需要这种感觉了。

    一桶井水顺着阿德的头颅哗啦啦欢快地冲向水泥场地,阿德抹了一把脸,顺势把湿漉漉的头发往脑后拢了拢,俯身到井口,井水映出阿德棱角分明的脸,这感觉真是好极了。

    阿德正陶醉着,冷不防后背被人轻轻击了一掌。阿德弯着腰转过脸,眼光由下而上扫视,光滑白嫩的小腿、橘黄色的短裙、高耸的**、一张俏丽的脸,嘴角边含着笑意。

    “是你?”

    “是我!”

    “从哪里来?”

    “我从山中来。”


    “带百花香来了么?”

    “带你个大头鬼!好了,阿德,几年不见,还是一副老样子,见了老同学,也不讲点待客之道?”来人是村支书的女儿阿慧,和阿德初中时同桌,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去了她叔叔深圳的公司做出纳。

    “待客之道?”阿德站起身,面对阿慧,张开双手,一脸淡定,“拥抱一下?”

    阿德足有一米八的身高,发达的胸肌上还沾着几滴俏皮的水珠,狭窄的三角裤被男人的物件高高顶起,几根黑黑的毛居然从裤边探出了头。

    阿慧一下子呆住了。

    阿德毫不在意自己的状况,“怎么了?”

    阿慧缓过神来,有点不知所措。

    “没准备好?你原本就应该知道你这一巴掌拍下去的后果,呵呵,深圳,据说蛮开放的城市,看来不过如此。”阿德调侃着,顾不得刷牙洗脸,冲进屋子,“阿慧,你进屋坐,我先去换身行头。”

    两人终于坐定,阿慧还有些尴尬,阿慧不是没见过男人的身体,但阿德是她的老同学,老同学的身体和别的男人的身体可不一样,最起码多了点暧昧。


    “说说,深圳怎么样?”阿德其实是蛮善解人意的人,见玩笑也开得差不多了,马上转移话题。

    阿慧的脑中还停留在刚才的惊愕中,一时走神,居然没听清阿德问了什么。

    “你说什么?”

    阿德眯起眼,审视着阿慧,看得阿慧又不自然起来。

    “看够了没?”阿慧定了定神,转守为攻,“阿德,你够流氓的啊。大白天的,居然裸着身在外面洗澡,你当这是你家澡堂子啊?”

    “声明两点,一我并没有裸着身,关键部位我隐藏得挺好;二我阿德向来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我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洗个澡,你一个女孩子家家闯了我的禁地,本就是你不应该,所以,最后的结论是我阿德绝不是什么流氓,应该是谦谦君子!”阿德侃侃而谈。

    “巧舌如簧,读过大学的人还真不一样。大学里谈朋友了吧?”

    “此话怎讲?谈即不谈,不谈即谈,无所谓谈也!目前,我寡人一个,正想充实后宫,选秀天下。”

    “切!你当你是谁啊?还选秀天下?没正经!阿德,我过来是想通知你,本周六,初中同学聚会,放在镇里的阿花酒店。”


    “阿花酒店?是那个小时候老挂着鼻涕、胖胖的阿花”

    “亏你想得出,阿花什么时候是你说的这个样子?你到时来不来?给个准信。”

    “来的啊!同学我还是要见的,特别是还可以再见到你。俗话说,看我的身,是我的人。”阿德加重了后半句的语气。

    “德性!谁看你的身子了?周六下午五点见!”阿慧嗔怒的样子,脸颊绯红,慌忙站起身,整了整**,袅袅婷婷地出了阿德家门。

    望着阿慧婀娜的背影,阿德想要是和阿慧发生点什么也是件美事。

    中午时分,阿德的父母从鱼塘上回来,见阿德穿戴整齐,张国荣有些奇怪,便问道:“阿德,你今天穿成这样,家里来人了?”

    “嗯,阿慧来过,她给自己说亲来了。”阿德大言不惭。

    张国荣被阿德说得一愣一愣,这孩子是不是在家里呆得太久发痴了?李桂花辨不出真假,心想这要是真的和书记家攀上了亲那绝对有面子。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明铺暗盖”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明铺暗盖』李桂花是个~面子的人。 一个地方灵不灵关键在于有没有人杰,人杰然后地灵,地灵未必人杰。像八湾村,一条碧透的团泾河在村中从南至北绕了八道湾,似彩带在大地~舞动,两岸应季的庄稼~变换着颜色,~时绿,夏秋黄,冬日各色杂陈,更有大大小小的鱼塘镶嵌期间,让八湾村显得灵动。用八湾村~王富荣的话说,八湾村就像个~灵灵的姑娘,线条优美。 王富荣目前是八湾村的当家人,八湾村还~~
     >> 阅读第3章 明铺暗盖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