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花》·第2章 第二章 花花胡同 十朵金花


    她的脚还没踏进这个胡同,眼已经看到这个胡同里站着的一群一群的闺女了,她咬着牙恨恨的咒骂了一句“我日他万奶奶,这个胡同里埋了闺女种了。”

    要不是今这桩她为大儿子续香火的“天大的好事”,她是断不会踩这个“闺女多是非窝”的霉气地儿的,用她的话就是“看见这个胡同就恼的铁腥气。”

    确实,这一条窄窄的胡同里此时像赶集一样旮旮旯旯里都塞满了闺女。这会儿为了不把胡同填满阻碍胡同的交通,一簇一簇的大小闺女们只得分两溜站到槐树里侧挨墙根边等着还没有从家里出来的闺女。

    她像掩住鼻子躲开臭气一样抿紧嘴耷拉着眼皮避免看见这些闺女,把贵足踏进了大儿家的“贱地”。儿子,媳妇看到老娘进了他家像看见神仙降临般惊慌失措的迎上去,那些花花绿绿的大小闺女们就像鸡群一样跟在爹娘屁股后头战战兢兢的看着她们的奶奶。她厌烦的冲她们一摆手“滚滚滚,滚一边去。”然后瞪了不争气的儿一眼“跟我走。”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个大不孝子就赶忙把怀里的闺女往媳妇手里一送,俯首听命的跟着娘往外走。他娘俩往外走后面这群闺女就勾着头看,小点的就又好奇的跟着撵,那两个下了爹怀抱的就乍煞这小胳膊闹着还要爹抱。奶奶回头恨恨的瞪了一眼。她们都怕了,愣愣的耷拉下小胳膊可怜兮兮的把小手指伸进了嘴里。对婆婆由于心怀愧疚而惧之若煞的孩子娘赶紧抱着最小的,把那些大的像撵鸡鸭一样吆喝着往后赶。


    她呆呆的看着男人服从的跟他娘一点一点的走出胡同去,心乱如麻。知道她就是婆婆眼中的一泡屎,她生的这群闺女都是奶奶的眼中钉。

    围在一起喝汤的虹霞一家人听了她咋呼虹霞就都呵呵的笑笑继续喝汤。虹霞急慌慌的一仰脖子呼噜一大口把碗底喝干,一甩垂在胸前的长马尾,跟奶奶说了声“奶奶,我玩去了。”腿上的长裙就摇曳飘飞起来。她姐美霞也跟奶奶招呼一声起身飞去。

    这一群群的唧唧喳喳的麻雀陆续呼喇喇一飞,顿时带给这个胡同一阵雏鸟尽巢般的空虚寂静。

    这个狭长拥挤的胡同里装满了晶莹剔透的一个个珍珠般的少女,她们穿梭的身影就是这个胡同的躯体,她们动听的笑声就是这个胡同的灵魂,这个胡同就是一座美丽的梦幻花园。

    但美丽的童话往往是残酷的现实,就像白雪公主因她的美而引来往后的毒害一样。世人并不是“出门俱是看花人”,所以这个花海般五彩斑斓的美丽胡同并不是“人皆赏之”。但这些像花儿一样快乐的生长美丽的绽放,又期待着象鸟一样羞涩的出飞的闺女们也知道她们是胡同里各个家主人的“痛”,是胡同外老少皆宜的“嬉”。


    但,这并不妨碍她们快乐,也没有令她们的青春的光彩失色。

    这个胡同坐落在村子的正中间,它横在街道的北边,南邻当街,北挨庄稼地。据说一开始它是在村子的尽西头,可一辈辈的人增多,它就一排排的往后退。这个胡同有十户人家,但它如今却承载着大、小四十个闺女。荣获闺女榜首的是魏老大家,就是青莲她爹,九个闺女。魏占成家屈居第二了,七个闺女。其余的四个五个三个的就不值一提了。

    胡同口门朝西,把边,挨当街的一家是“三瞎话”家,他家没头门,敞着院子朝当街。胡同门朝东的第一家是村里的支书魏松山家,他闺女也是“十朵金花”之一素蓝。他家院子南边挨当街有一块空地,种着一片槐树。于是由这棵槐树做引头,往北一溜顺两边墙根错落不等的站满了也不知荣枯了几世的槐树,直排到胡同尽头英子家门口。由素蓝到英子这一溜下来光属羊的就有十个,看电影里有五朵金花,她们自鸣得意的也给她们十个起了个美名——“十朵金花”。

    一到开春,满树槐花就那么美丽的要人命的一气开开了。那满树啊!洁白洁白的槐花白,白的如雪般眩人目;满胡同啊!香甜香甜的槐花香,香从鼻子里窜到嘴里:家家户户都蒸槐花,煎槐花饼。

    这就是王祥寨有名的:花花儿胡同。


    这“花花儿胡同”的由来可不仅仅是这一树树的槐花,当然,也不能抹煞它的风景,就像你赞美满树的槐花美不能不承认槐树的功劳一样。又有谁敢说不是这一树树洁白的槐花才引来了一群群的闺女?嗯,对了,闺女。这个胡同之所以叫“花花儿胡同”,就是因为它出产的闺女多——闺女多。一个传说更是给这个胡同蒙上了一层神秘和冥冥感——“花花儿胡同”这个名字可不是这一辈的人专为这一辈的四十个闺女命名的。都说这个胡同是辈辈都“横枝斜出”的“花枝子旺”,也就是说,“花花儿胡同”这个“美名”是从古至今“传”下来的。

    谁也说不清,这个村子的前人也说不清,后人也说不清,这个胡同里一辈辈的女儿们都是为了应“花花儿胡同”这个名字“而生地”?还是因有了这个名字才致使这个胡同里辈辈通体遍地红妆?

    可想而知,这一辈的闺女们上边都有可以考证的或多或少几个姑姑,上上边还有好多个姑奶奶,上上上边还有好多无从考证的祖姑奶奶……我有些恍惚了,在我的脑子里仿佛放电影般若隐若现的呈现出了这样一幅画面:这个细细长长的胡同里,远远的一片片红裙绿袄走来了,她们说着笑着闹着从我面前一一走过,可这条“花海”怎么也走不完……

    哎,对了,这天一黑,这群闺女呼呼都去哪了呢?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 王祥寨的由来 王祥坑的~人”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 王祥寨的由来 王祥坑的~人』她们嘻嘻哈哈说说笑笑着来到了庄南的“王祥坑”。 这个坑,我可得怀着崇高的敬意来跟您详细的介绍一~,~不我“愧对先人”。 这个~坑他怎么看都只是一个老~坑,可这个老坑,却是这个庄~世世代代人的骄傲。这个村子里世世代代的人都会讲一个故事,那就是:王祥卧冰。 早在一千八百年左右晋朝的王祥有一个后~,后~对他很刻薄,不但家里的苦活累活都~他~,吃饭还尽捡剩~~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 王祥寨的由来 王祥坑的~人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