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第2章 第二章 初青~的一次偶然


    时间真的是个美妙的东西,一不小心,我们就在它悄无声息的的流逝中长大。一晃陆以撒就要念初中了,对于这个消息我很是不开心,以后再也没人和我一块去关注六伯家可爱的小秧苗了。

    陆以撒比以前高大许多,青青的小胡茬也有点若隐若现,男生特有的大喉结也开始在以撒哥哥的脖子上伴随着说话儿上下运动。

    以撒去镇上那天恰逢我生日,天气很晴,空气也很清新,五月的稻村到处散发着好闻的稻花香味。

    “陆迦南,干嘛垂丧着头,小寿星,给哥哥笑笑啊。”哥哥用尽一切招数去让我笑一下。

    陆以撒这天送给我的依旧是一本书,《堂吉.诃德》,在后来陆迦南一个人的时候,每每翻开这本书还会被里面的胖子桑丘和不屈不挠的唐吉可德逗的哈哈大笑的。那时陆迦南就会想起哥哥以撒在稻村的时光。小小的心灵瞬间被某种情感充盈,不开心就找以撒,想吃某种美味零食了还是找以撒,这是我陆迦南一贯的伎俩。屡试不爽,可以说有陆以撒在,陆迦南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

    稻村应该是我和以撒在一起生活最长久的地方。作为豫北的一个小村落,稻村却是被山环绕,被水养育。稻子是这里人民的命根子。至今我仍清晰的记得稻村里各户人家院子里那站在冬天尾巴上培育出的毛茸茸的带有生命之色新绿的小秧苗。最喜爱邻居六伯家那块方方正正的秧苗小田,那时的陆以撒每天都要拉着我去刘波家看漂亮的小秧苗长势如何,偶尔还亲手把六伯从靠山那条小溪挑回来的溪水交在秧苗小小的躯体上。


    稻村的日子就是这么幸福的过着,陆以撒走后依旧如此,偶尔还会独自去给六伯家的小秧苗洗个澡,只是总感觉缺点什么,直到后来陌陌出现。

    陌陌是外婆从我三姨婆家抱回来的小猫咪,皮毛纯黑色,我觉得甚是霸气,爸爸给它起名为陌陌,意思很明了,无外乎让小猫从小安安静静的。那时起,我似乎又多了一个爱好,每天给陌陌念圣经让其修身养性。我的这个举动还被后来回去的陆以撒笑话了一通。

    “陆迦南,你没发烧吧,你跟猫瞎念什么呢,傻丫头。”陆迦南摸摸摸摸黑乎乎的小脑袋,换来的是陌陌回头对他高傲的一瞥。

    “迦南,这猫越来越像你了哈。”陆以撒意味深长的摇摇头,做出一副大人的姿态。

    陆以撒每周会回来看望外婆和我,还是如以前一样给我带许多文学杂志和书籍。有陆以撒在陆迦南就永远是知识最渊博的骄傲公主。只是后来的一段时间,陆迦南的陆以撒被一个叫做安安的女孩子抢走了一段时间。

    青春似乎是悄无声息的不期而至的,即将初三的陆以撒彻底蜕变为一个高高大大的帅气男生。“哥,你们学校的女生肯定喜欢死你了”说这话时,我用双手**勾着哥哥陆以撒的脖子。


    “哈哈,是吗,小心迦南的哥哥会被抢走的哦。”以撒背着我转了一圈得瑟的突出这样一句话,只是无心的话可能在后来都会一一实现,就在之后,安安出现。

    冬末春初,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季节,陌陌恋爱了,而与此同时的是陆以撒也开始恋爱了;一个爱恋的对象是六伯家霸气的大白猫,一个爱恋的是那个小镇上最美的女孩子安安。

    安安来稻村的时候,稻子已经开始抽穗开花了,淡淡的稻花香中,我和外婆迎来的除却陆以撒还多了一个安安。

    个子高挑,皮肤少有的白皙,脸部有好看的线条,我当时想到的就是郎才女貌。外婆则说安安很丑,安安不是好女孩。再后来外婆充当了灭绝师太的角色,她把这件事告诉了思想很是饱受的老爸,后来究其原因则是当时的安安染有一头火红的头发,在外婆看来这是很轻佻的行为。也因此安安和陆以撒在晴天下的爱情被无情的扼杀了,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陌陌在之后怀孕了。

    怀孕的陌陌比以往行动的姿态更加优雅,它总是有事没事的趴在那个迷你版的小床垫上,那是陌陌一岁时陆以撒特意为它买来的。


    “你看,陌陌多像一位非洲贵妇啊。”陆以撒对我说这话时,陌陌正在淡定而坦然的望着他,之后便踩着最优雅走掉了。

    安安走了,她爸爸调职,她一家悄悄走了.后来在给大肚子陌陌喂食是陆以撒满眼忧伤的对我说。

    陆以撒的沮丧让我也沾染上了一丝忧伤,对我来说,安安还是讨我喜欢的,还送过我一本装帧精美的《三毛全集》,似乎是一个内心很是柔软的女孩子。

    当时的陆以撒应该怎么都想不到初青春的他会在后来后青春的时节开始一段新的故事,不过故事中更多的字眼仅是关于美好。当然,那时尚是年幼的陆迦南更不会想到哥哥陆以撒原来再次遇到的美好还是和一个名为安安的女子有关。

    如果说初青春陆以撒与安安的一切纯属偶然,那么后来的后青春故事应该是上帝的美意。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 离开稻村,我和陆良生”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 离开稻村,我和陆良生』只能说时间过的真快,就在~了樱桃绿了芭蕉中转换转换,陆以撒该去县城念高中了,我也被爸爸街道镇子~读书,留在稻村的只有年老的外婆还有青~期快殆尽的黑猫陌陌。 “镇子~的教学质量比村里好,迦南一定~最优秀”。喜欢絮叨的外婆在我去镇子~学的那天对爸~这样说,只是我看到去灶房端我最爱吃的煎饼时迅速用袖子抹了眼睛。 其实爸~是想把外婆一块寄到镇子~的,外婆则说人老了,不喜~~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 离开稻村,我和陆良生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