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后宫》·第2章 第二章:逼良为娼


    “我买下她了,开个价,多少钱!”夏琼萱怒瞪着老鸨,老鸨原本的抱怨都烟消云散,笑得鱼尾纹极深:“哎呦,还是姑娘了解我。”

    “这个数。”老鸨笑着举起了手,**了五只手指。“五十两。”

    “我还以为多高,不过是五十两银子,凌伶,给她。”夏琼萱对老鸨嗤之以鼻,又对身旁的凌伶说道。凌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不过小姐开口了,她也只能给了。从衣袖里抽出一大堆银票,拿出五十两,扔在了地上,有些不爽:“呐,拿去!”

    “姑娘真是爽快,早这样不就对了!”老鸨欢天喜地地弯腰拿起了地上的银票,似乎怕别人拿去,小心翼翼地放入了袖子里。

    “那她就是我的人了。”夏琼萱指着地上的女子,嚣张跋扈地说道,阳光在羊脂白一样的皮肤上显得美丽动人,神采奕奕大方夺目。

    “那是,从今以后她就是小姐的人了,做牛做马都和醉红楼无关。”老鸨谄媚着夏琼萱,却得到了对方的冷哼,不过老鸨却不在意,毕竟银子在手了,多受点气又如何。她狠狠地瞪了眼不远处躲在凌伶背后的狼狈女子:“好了,你不再是醉红楼的人了,算你走运遇上了贵人。”

    说完,甩了甩头,扭着屁股走进了醉红楼,而那个魁梧大汉也跟着她进去了。身旁围观的百姓对于夏琼萱的出手相救纷纷赞好,夏琼萱却没有骄傲,只是淡淡地一笑,握住了女子的手:“好了,你现在是自由身了,你想要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了。”说完,让凌伶掏出几百两银子给了姑娘。


    “我没有地方可去,家里也不能回了,我不知道爹娘会不会把我卖到其他的地方去;外面险恶,我也没有什么长处,最终也会沦得饿死的下场,我愿跟随小姐回府,侍候左右报答小姐的救命之恩。”女子眼眶有些泛红,咬住了因为缺水有些干得发白的**,显得可怜十分;夏琼萱的同情心开始作祟:“也好,那你叫什么名字?”

    “绝色。”女子昂起了头,那阳光折射在她平凡却倔强的面貌上,竟然有了几分妍丽的感觉,纯而不腻,妍而不妖。

    五年后。

    八月的炎热还存在着,太阳不知疲倦地烤着大地,“绝色,我回来了。”一个绝美的女子飞快地跑入了屋内,她白皙的脸蛋透着一抹跑后的红晕,让那皮肤显得跟玫瑰般娇嫩,她就是夏琼萱。

    “小姐别跑这么快,我都快赶不上了!”后方传来凌伶气喘吁吁的声音,那圆润的脸冒着热汗,袖子不停地扇着,似乎要驱走热气。

    屋内的女子停下了插花的动作,笑意盈盈地看向了她们:“你们怎么那么早从避暑山庄回来了?以前不都是快要九月才回来吗。”她的皮肤不如夏琼萱的美白,却也白透得可以,头上没有什么繁冗的头饰,只是简单地用一朵白梨花边缀,盘了一个垂鬟分肖髻,却简单地把那张不怎么漂亮的脸蛋托衬了几分娴雅来。

    她不美,不属于那种一眼就让人惊艳,轻易就可以记住的女人。可是她身上淡淡的气雅不像是个丫鬟所有的,反而像是哪家千金小姐,气态端雅,笑时莞尔端庄,实有大家之番;可是相比倾城翘楚的夏琼萱,就差了很多,对方的爽直俏皮正好掩盖了绝色的特点。


    “避暑山庄没有绝色的日子太过枯燥了,所以就早些回来了。”夏琼萱瘫坐在了椅子上,猛地用扇子扇风,大口地喝了口碧螺春,早没了千金小姐该有的风态。她有些幽怨的看着绝色:“都是你借口说什么天气太热不愿行这么多路为由,不然我哪会这么孤独寂寞啊~”

    “好了,都是奴婢的错,小姐吃块奴婢做的凤梨酥消消气,好吗?”绝色的唇边滑过一丝淡雅的笑意,就如那湖面的涟漪,浅淡的有些看不出痕迹,却舒服的怡人;她拿起一块黄色方形的凤梨酥递给了夏琼萱,被对方笑着接过。

    “好,绝色做的凤梨酥我最喜欢了,甜而不腻,这一盘都是我的了!”她淘气地把那一盘凤梨酥都拥入了臂弯中,眉眼中的俏丽三言两语说不清。她的这一举动引起了凌伶的不满,她嘟囔了一句:“小姐真是偏心。”

    “我怎么偏心了,上次绝色做的绿豆糕我不就分给你一大盘了嘛!”夏琼萱蹙蹙眉头,似乎有些不高兴,结果凌伶噗嗤一声笑出了:“好了,凌伶也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小姐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奴婢过不去。”

    听凌伶这样说,夏琼萱的气也没了,她嬉皮一笑:“好了,原谅你了,我也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罢了。”伸手拿起一块凤梨酥递给了凌伶:“呐,拿去,省的你再抱怨我小气。”

    凌伶笑得更欢了,小口地咬了下,啧啧地赞道:“真是好吃,绝色的手艺更好了,以后谁娶了绝色一定有口福。”


    “你说什么呢?”绝色的脸立刻红了,她垂着头颅,羞涩的模样活脱脱一个小媳妇,这个样子更泯生了夏琼萱想要欺负她的想法:“我们家绝色迟早要嫁人的,难道要待在我身边做一辈子的老**吗?到时候我也会嫌弃你的。”

    “小姐!”绝色更加羞了,这都什么跟什么,不过一说起嫁人,她的脑海就浮现了某个人的模样;一身青衣,气宇轩昂,淡墨如画。

    一想到他,绝色的脸红得就如外面的太阳一般,火红极了。“哎呦,在想谁啊,是不是离朔?”那么长时间的相处,夏琼萱怎么会不明白绝色的小女生心思,只是一直没有挑破罢了;不过看见绝色脸红的样子甚感有趣,忍不住调侃逗趣。

    “哪有!”绝色被拆穿了心思,羞涩是有,不过更多的是女人家的嗔怒;她背对着夏琼萱她们,看似像是在生她们的气,其实咬着唇,心里甜甜的。

    “哪里没有?”夏琼萱打趣道,一双眼睛皎如明月,闪闪的。绝色瞪了眼夏琼萱,不再理会她,而是继续插花;她纤细白嫩的手拂过花枝,再认真地一根根放入牛奶瓷白的瓷瓶里。

    “好了,别逗绝色了,你看她都不搭理我们了。”凌伶笑道,夏琼萱无辜地垂着头颅,她的手轻轻地拉着绝色的衣袖,撒娇着:“好了,绝色,别生我们的气了,只是开玩笑罢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绝色伤情”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绝色伤情』“噗嗤,”看着夏琼萱撒~的样子,绝色笑出了~:“我哪会怪我们的千金大小~,不然老爷可不会放过我。” “爹才不会这样呢。”夏琼萱~糊地刮了刮小巧的鼻子,笑容粲然,天姿国色之貌更加俏丽。晌午,天气更~了,房内本来就炎~,很快~鼻尖就冒出了~~,有些~地瘫倒在了椅子~,搁在桌子~的~~住了~颚:“天~,这天气真是难~,什么时候凉~起来~。” 夏琼萱人本消瘦,一~~~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绝色伤情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