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人生》·第2章 ~失在城市街头


    打开日记本,读到我刚来这个城市时写下的第一篇心声,便再次让我想起刚来时那段辛酸的往事。

    郑州这个城市,在我的心目中就相当于上海,那么吸引我,令我向往。虽说它离我的家乡不远,坐车只需要两个小时便到了,但对我来说却是那么的遥远,渴望而不可及。在我的记忆里我曾经来过一次,可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那时的我只有十二三岁,父亲来郑州办事,就顺便把我带来了。那时的郑州,商业繁华区还在二七纪念塔的周围,凡是来郑州的人,必定要进亚细亚、天然、华联、商城这四座大商场逛上一圈。那时的我也不例外,跟着父亲在商场参观了一圈,我觉得这是我十几年来最大的荣耀。然而,几年后,我又独自一人,背个简单的行囊,就踏上了郑州这个在我的记忆里最繁华最大的城市,也是我平生第一次离家,走得最远的城市。

    车载着我的雄心壮志与梦想,在航海中路上停了下来。我随着人流下了车,凭着几年前的记忆,开始寻找我要去的地方。其实,我这次来郑州,只是把它当做了一个驿站,我的终点站是坐火车到保定,保定就是我的梦想!因为我爱文学,辍学后我便成了保定一家文学杂志社的特邀创作员,在家闲呆的日子,简直都快把我闷成了神经病,于是,我就萌生了一个幼稚的念头,去保定给那家文学杂志社义务打工。于是,我便带上一个简单的行囊,踏上了流浪的征途。然而,来到这里,站在路边,我才意识到自己几年前记忆早已模糊,凭此记忆根本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我只好掏出准备好的交通地图,一查这条叫航海路,东西向,其他的一概不知。我不知道从哪个地方该怎么坐车,坐几路车才能去火车站,想找个人问问却又不敢问。我发现这里来来往往的人虽很多,可都是匆匆忙忙的,没有一个闲人可以让我去问,可以回答我的问话,毫无办法的我,只好凭借自己几年前模糊的记忆,独自去寻找。

    就这样,我便开始了我的寻找,顺着航海路由东向西的寻找。匆匆的在航海路上走着,一轮火辣辣的烈日在头顶上燃烧着,我的喉咙开始慢慢地干燥起来,可是我却不敢轻易的向路边的小摊上买东西,怕他们敲诈我。因为在我来的时候,我听到许多人对我说大城市有许多各种各样的骗子,一不小心就会上当;还说路边的小摊小贩,看你是外地人会敲诈你,比如一瓶矿泉水原本要两块,他们就会问你要三块或者四块。我被这些不知可否的话给吓得宁肯忍着渴,也不敢去买一瓶水喝。向前走了半个小时的路程,路边的牌子换成了航海西路,而且这里来来往往的人流比中路少了又少,我还是没有找到去火车站的公交站牌。我便横穿马路回头向东顺着路继续寻找。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滴,掺杂着内心的焦急滑下了额头,砸在又坚硬又无情的柏油路上;喉咙里,干燥得更加厉害了,我还是忍着渴,不敢去随便的买点水喝。半个小时后,我又回到了我的起点,仍旧一无所获。我的心里起了急,一次一次的问自己,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的服输吧?我是一个性格倔强执拗的男孩,从不愿轻易的认输。可是,就这短暂的一个小时,便让我离家时说下的豪言壮语荡然无存,固执的意念也消磨掉了许多。可是我还是不愿这么早的服输,便一直向东走下去。

    在路上,我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


    这时,有一个流浪的艺人与我擦肩而过。他肩上挑了许多各种各色的乐器,手里还拿着一把二胡,边走边拉,拉的曲子是今年最流行的歌星陈星的《流浪歌》,曲调优美凄婉,催人泪下。

    让我这个准备流浪的人,先感受了一番流浪的滋味。听着听着,身后渐渐远去的弦声和苍凉的曲调,眼泪不由分说就涨满了眼眶,泪珠在不停的打着转.此时的我真想哭一次,但另一个无形的我却警告我,不准哭。于是,现实的我与虚幻的我,开始了争论辩驳,甚至打了起来,最后,虚幻的我征服了现实的我,我终于忍住了没让眼泪落下来。

    向前继续的走着走着,脚下的路好象开始反抗我了,不愿再承载我的体重了。此刻的我,面临着三大危机,口干舌燥,脚的罢工和路的反抗,我即将被这三大危机击挎了。就在这个危难时刻,前面跳出了一个站牌,我就像一个长期穴居在暗无天日的山洞里的野人突然见到一丝光明一样,既兴奋又**!希望就在前方,我顷刻间又充满了活力,三下两下便窜到了跟前,先靠在站牌上歇了片刻,而后才仰起头瞅站牌,上面标注36路,下列一排站名,其中一个便是我寻找一个多小时的站名,火车站。我这才撂下了悬起的心,舒了口气。一会儿一辆36路公交便在站牌下停了,我不加思索的就窜上了公交车。

    售票员说,请买票。

    我赶紧掏出钱,小心翼翼地递了过去。


    售票员接过钱问,去哪儿?

    我张开嘴说,去火车站。可是连我自己都没听到自己的声音,我才知道,口干舌燥已经让我哑口无言。

    售票员又大声问,到底去哪儿?

    我努了努力,才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火车站”。


    还好!这次有了声音,也被售票员听见了。但是售票员却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赶紧下车,坐反了。

    我听完这句话,心头猛地一咯噔,又瞅了一眼售票员的脸色,阴沉沉的,很是不高兴。便不知所措的转身,跳下了车,孤立的站在站牌下,愣怔着。

    公交车甩下我,忽地开走了。

    我这才慢慢地思考售票员的那句话,坐反了。坐反了?站牌上明明写着去火车站,怎么坐反了?看来是方向搞反了。于是,我又横穿马路到了对面,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新的站牌。停了一会儿,一辆公交驶来了。我犹豫一下又钻上了车。这次,车总算是把我载到了我想要的目的地——火车站。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辛酸的往事”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辛酸的往事』我站在火车站广场~,眺望着火车站,拥~的人群,我茫然了,无所适从了。我不知道自己是该坐火车去保定,还是该留~来找我哥?面对着这个艰难的抉择问题,现实的我又和虚幻的我打起了架。来时的豪情壮志,早已被~日~的~~给消磨的一点不剩;来时的那~锐气,也早已逃之夭夭,虚幻的我少了这两大支柱的支撑,就成了一个空壳。于是,现实的我战胜了虚幻的我。我便找出了哥哥的地址,先去他那里落~~。 二~~
     >> 阅读第3章 辛酸的往事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