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人生》·第3章 辛酸的往事


    我站在火车站广场上,眺望着火车站,拥挤的人群,我茫然了,无所适从了。我不知道自己是该坐火车去保定,还是该留下来找我哥?面对着这个艰难的抉择问题,现实的我又和虚幻的我打起了架。来时的豪情壮志,早已被烈日下的流浪给消磨的一点不剩;来时的那股锐气,也早已逃之夭夭,虚幻的我少了这两大支柱的支撑,就成了一个空壳。于是,现实的我战胜了虚幻的我。我便找出了哥哥的地址,先去他那里落下脚。

    二马路乘6路公交。我又一次落入了困境,因为我根本不晓得哪是二马路,更不晓得6路车的站牌在哪儿?怎么办?我举目无措。不过,我临行时牢记着长辈们时刻挂在嘴边的话,鼻子下面长着嘴,不知道就问。我脑子里便立刻冒出问的想法,但刚一发芽,又被记起的话语摧残了。在我来的时候,听到很多人都说火车站比其他地方还乱,小摊小贩们敲诈的更是心狠手辣,骗子骗人的手段更是让人防不胜防。我吓得赶紧把这一念头咽进了肚里,虽然对这几句话的真假质疑程度达到了百分之五十,但是我却不敢用现实去验证它的真假,只能信以为真了。可是,不去问,我又不知道怎么办。我孤立无援的站在那里,张望着四周涌动的人流,似乎在找寻我的救星,然而,那却又是极其渺茫,让人绝望不敢奢望的事。我就那么的站着,那么的张望着,脑海**,不明白自己现在要干些什么。时间从我迷茫的眼神里一秒一秒的溜走了。五分钟之后,我的眼睛乍然而亮了,目光穿过流动的人缝,射向前方一百米处的十字路口,在路旁的一个凉亭下,耸立着一位交警。我在心里自己对自己说,那就是你的救星,问他绝对没错,不会上当受骗。于是,我就像当年孙猴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之后重获自由一样兴奋的直奔交警而去。

    我的这个想法还真的没错!交警如实的回答了我费了很大劲才从牙缝里挤出的问话,我按照他的指示,也真的顺利找到了二马路6路车的站牌。我坐上了6路公交,心里很感激那位不知名的交警。如果没有他的指点,也许我还要徘徊上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同时我也得出了这么一条宝贵经验:要问路,找交警。

    半个小时之后,我在科技市场下了车。按地址,我哥就在这一片租住。这次我学乖了,不再盲目的寻找了,而是找个公用电话,给我哥拨了个电话。

    我哥就让我站在站牌下等他。


    我便顺从的在站牌下等待。

    经过磨难后的我,腿**,心也倦了。此时,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有一张床,让我躺上一会儿,哪怕是很小很小的一会儿,我也心满意足了。

    十几分钟的等待过后,我搜索的目光终于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便是我当律师的哥哥。

    望着一步一步向我走近的这个陌生的都市里唯一的亲人,我的泪珠突然就挂在了眼角,摇摇欲坠。面对着困难,我忍住了眼泪的坠落。可是,此刻面对着亲人,我把持不住了自己,男儿有泪不轻弹的警戒,早已被眼泪吞噬,泪珠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


    每当我想起这段辛酸的往事,眼里就擒满了泪水,真可谓是往事不堪回首。当初,那个幼稚荒唐可笑的想法,也成了我的一个屈辱点。现在,我不愿去正视当初的我,不愿去回首当初的我说下的豪言壮语,许下的豪情壮志。当初那个踌躇满志虚幻的我,早已被流浪的心酸淹没,不付存在了;只剩今天这个苟延残喘现实的我,在恶浪汹涌的现实海洋里苟且偷生的生存着。

    早上我一直睡到了十点,气得阳光小子破窗而入,跳到**捏住了我的鼻子,我喘不过了气,这才从梦里睁开了眼。然后,慢慢腾腾地爬起了床。早饭,我是从来吃不起的,也没这个习惯。我是和对门那屋我哥的两个朋友一块儿吃饭的,他们做,我就吃;不做,我只好忍着。不过,他们不做的时候,我便和他们一同去我老乡开的一家小烩面馆里帮忙兼混饭。

    我来了一个多月,都没有找到事做,只得在家里闲待。今天也不例外,碌碌无为,昏昏沉沉地我带上屋门,进了对门阿J的屋。

    阿J刚起床,还没顾的上洗脸,就放起了BEYOND乐队的那首《光辉岁月》,苍健凄凉的歌声,震得屋子都在发抖。阿J也是学法律的,自考的科目还没完全通过。因此,他不急着去找工作,就闲待着,整日的除了看一会儿书,便是打牌,胡侃,乱逛。


    在我哥的这群朋友中,和他的关系最好,我们很谈得来。他的口才不错,很能侃,从天上侃到地下,从国外侃到国内,从欧洲足球侃到古代四大美女的缺点。唯一无法令人忍受的是他说一句带两三次的口头禅“我操!”。只要一开口,就是“我操!”,也不管对男对女,都是这样一句口头禅。

    同屋的阿钟还在梦天梦地的蒙头大睡,他和我一样,也是无事可做,轧马路便是他的重要营生。每天混过饭后,就蹬上会说话的破车,在街头四处乱蹿,寻找电线杆上贴的招聘启事,然后主动的去上当受骗。

    我站在桌前,无聊的翻动着一本女性杂志,里面可读性的文字寥寥无几,大部分都是一些广告和只戴**只穿三角裤的性感女郎,对我这个连女孩的手都没正式拉过的男生,直接构成了性的诱惑。其实,在这之前,我也读过几本有色的小说,品位过性感女郎的照片。对于这些小儿科的有色东西,早已司空见惯,心神麻木,引不起任何的冲动。

    阿J洗罢脸,又涂了一些大宝SOD蜜,把桌上两副三点式女郎的扑克揣进兜里,便拉上我一同去了我老乡的小烩面馆里。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白领乞丐”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白领乞丐』我老乡雨~和雷~,两人合伙开了一家烩面馆,就在楼前的那条小街~。说是老乡,其实只是来自同一个县,在这个都市里,同一个县就算是老乡了,比单纯的朋友关系~近一层。我自从来郑州的第一天,我哥就把我介绍到了这里,让我没事的时候就在这里帮忙,兼职混饭。还不错,我在这里因为我哥的面子,~到了两位老乡的优待。烩面馆的生意表面~很好,但是由于我们这几位白吃~的加盟,所以显得有点~不从心,苍白无~。不过碍于~~
     >> 阅读第4章 白领乞丐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