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染黎明桃花色》·第1章 楔子(一)


    唐露虽然高中和苏铭黎是同班同学,可是唐露和他不熟,一点也不熟,就像鲁迅先生的“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的那两棵树,除了同时具有祖国的花朵和高考学子的属性外,两人并无相熟之处。

    唐露第一次认识苏铭黎,是在高二一次考试后,成绩全班第二的苏铭黎于是乎就有幸被唐露认识了,从此,唐露便知道了苏铭黎这个人的存在。

    唐露第一次遇见他,是午饭时。

    忘记带饭卡的唐露,只得跑回教室去取。教室里有几只猛啃书本的同学,独独他靠在门框上摆弄手机,那是秋初,阳光正好,洒在他的脸上,洒在他微抿的唇上,洒进他微眯的眸里……或许,已经洒进了唐露的心里,只是当时她不知。

    第二次遇见苏铭黎,是在他们班和其他班篮球比赛时,这时已经高三。

    唐露和苏铭黎虽同在一个班,可是自那次阳光下的一瞥之后,唐露并没有在特意关注过苏铭黎。唐露本不想去看这场篮球赛的,她不明白在这大太阳下追着一个球跑来跑去有什么好玩的,她想如果篮球场里滚来滚去的是一个美女,同学们定会追的更快乐,大家定会看的也狠快乐。

    唐露是被同桌宁愉死拽着来到篮球场的,嘴上抱怨:“死鱼,你这是在打扰我学习!你这是在浪费我学习的时间!你这是在浪费我的生命!你这是在某我的财害我的命!你这是在摧残祖国的花朵!你这是在祸害未来青少明年的榜样人类学习的楷模!你这是……”

    宁愉不耐烦的打断了唐露的长篇大论:“就您?青少年的榜样?人类学习的楷模?得了吧,姐姐我八个字就足以概括您老的一生:生的荒唐,死的窝囊!您老人家就别玷污生命这个伟大的词了啊!”

    唐露嘴角抽搐了又抽蓄:“我玷污生命?您老就不该用玷污这个词语,您就是在玷污‘玷污’这个词!咦,那,不是苏铭黎么?”


    “是啊,我们还是初中同学呢。”宁愉眯眼说道:“你和他有交集?坦白从宽,抗拒打死!”

    唐露盯着篮球场上那个一身汗水的身影说道:“我们高二同班,他有次考了我们班第二名。你们是初中同学?同班同学么?你和他熟麽?”(唐露的学校是一年分一次班,按学习成绩,唐露高二高三两年都和苏铭黎同班。)

    宁愉看着唐露调侃地说;“我们不在一个班,可惜了,小的不能给您老提供情报。要不,小的这就给您去打听打听?”

    唐露微囧,笑骂道:“小蹄子,脑子进水了啊,哀家打听他有何用?”

    宁愉偷笑道:“是是,小鱼遵旨,不打听不打听。不过,苏铭黎成绩一直是我们学校第一名。哎,你看,这小子长得还不错哈。”

    唐露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个人的身影,夕阳西下,阳光中的苏铭黎,眉头微皱,一身汗水,倒也算的上是年少轻狂的潇洒不羁,没有注意到宁愉嘴角揶揄的笑意,说道;“本人一直认为,且坚持不懈的认为打篮球的男生都是帅帅的男生!呵,苏铭黎这小子还挺能耐呢!”

    宁愉笑道:“那是,也不看是谁的初中同学。”

    那时,夕阳正暖,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那时,唐露只是把苏铭黎当做是一个班的学生,两人座位隔得又远,所以唐露和苏铭黎并不像小言里的那样,有什么特别的相遇。只是,苏铭黎坐在靠窗的位置,唐露每次打教室外的走廊走过,十次倒有七次都能遇到苏铭黎。

    唐露常想,路小雨说的真对,遇见,不可思议。估计她上辈子和苏铭黎脖子扭断衣服擦出火了才换来她和他今生这么多次的遇见,虽然苏铭黎不一定知道他和她已经有这么多次不可思议的美丽的意外了。

    王霏妍和曹昊然多次调侃说唐露的笑声狠豪迈狠恐怖,每次课间她在教室外面走廊笑,教室里的同学们都会齐刷刷的抬头看教室外唐露的位置,笑道:“果然又是唐露啊!”这让唐露很引以为傲:“这就是姐姐的优点兼特长,你们就羡慕嫉妒恨吧?哈哈哈……”宁愉总是作呕吐状,许彦凡只是笑着看他们耍宝,实在受不了了,就把头埋在课本里大笑几下,唐露总说许彦凡是闷骚型的,看着老实,实则不然,金玉不其外还败絮其中哇!!!

    许彦凡,曹昊然,王霏妍,宁愉,唐露是可以用铁五角形容的好友、同桌兼损友。用唐露的话说就是宁愿把一块钱撕成两半也要和兄弟一起坐公交的铁五角关系。

    五人还成立了一个家族,按大小排位,老大曹昊然,小二王霏妍,老三许彦凡,老四宁愉,小五唐露,唐露虽然年纪最小,却是担任本家族的族长之位,因为这个家族是唐露无意中想到要创立的。王霏妍排行第二,她不喜别人叫她老二,说是老二很邪恶,于是乎大家苦思冥想冥思苦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个有漂亮又拉风又有型的称呼——小二。

    唐露坚决把家族名称定为“我们是害虫”,这让其他四人都很郁闷:“根据党中央毛爷爷的‘敌退我进,敌进我退,敌疲我扰’的作战方针,意在出其不意,让敌人分不清我方虚假,可,咱这个名字是不是太明显了,都让老班知道咱真正的属性种族了。”经过家族内部会议决定:

    家族名称定为:我们是害虫;

    族长:唐露;

    副族长:曹昊然;

    族歌:我们是害虫;

    族训:以后再议。

    在唐露的“有意见保留,没意见通过”的‘民主主义’下,“我们是害虫”家族就这样诞生了!

    高三就这样在唐露的恐怖笑声和我们是害虫的歌声中渡过了。

    高考,狂欢,暑假,聚会,开学。

    唐露,许彦凡和宁愉考进了C市的B大,曹昊然和王霏妍考进了S市的学校。开学前,五人又是狂欢聚会,曹昊然喝了杯酒,说道:“许仙儿,你在那里照顾好小鱼和唐露。唐露,你也少闹腾会儿,少给许仙儿制造点麻烦。”唐露说;“你怎么不说他俩瞎折腾啊?我押两毛钱,赌他们俩肯定比我能折腾!”王霏妍不屑的说道;“拉倒吧你,我和大曹就在S市,离你们C市不远,小心我和大曹突然袭击啊,我押5毛钱赌你更能折腾!”许彦凡无奈:“唉,王子,你跟她瞎闹什么,就是闹腾别把我扯进去啊。”唐露;“押大押小,买定离手喽,还有人没,赶紧的,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过了这个店就没这个店小二喽~~~”…………

    那时的年少轻狂,也许总有一天会被现实所消磨殆尽……

    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 
    那时桃花依旧灿烂,笑容依然明媚,只是不知几年后,是否会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他们在努力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他们在奋斗……

    那人说的真好,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

    又一岁荣枯……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温暖,那一秒(一)”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温暖,那一秒(一)』在最开始的那一秒,有些事情早已经注定~到老————《遗失的美好》 2010年秋,唐~、许彦凡,宁愉~学。升~大学,军训,学生会,社团,~课,~课,并不像高中时的课业较重,唐~大~分时间就泡在网~。唐~喜欢和曹昊然、王霏妍在qq~胡说八侃天南地北的胡聊,聊大学,聊近况。 学校网速并不好,qq老是~线,唐~总是无奈却也没有办法。 有一次唐~正在和许彦凡~~
     >> 阅读第2章 温暖,那一秒(一)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