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梅花开》·第2章 第二章 农~中毒


    护士站。刘云梅和另外一名护士正在核对医嘱。突然电话铃声响起。

    “好的,男的还是女的。哦,我知道了。”

    刘云梅放下电话,说急诊科有个刚刚洗胃的农药中毒女病人会送来住院。交代一名护士去铺床后,她走到医师办公室,通知了今天的值班医师王镪。

    王镪,27岁,175CM,眉目清秀,科里算是个帅哥。他来这家医院已经两年。刚来的时候刘云梅在科里实习。王镪不但人帅,还有才气,文笔不错,七岁开始学古筝,是舞台上的活跃分子,书法也曾获过奖 。他谈吐儒雅,幽默机智,并且彬彬有礼,是女孩子一见就喜欢的那种。他的人生目标是搞艺术,不知道为什么父母亲逼他报考了医科大学。 既然阴差阳错从了医,他也就死心塌地做他的医师,一切爱好成了业余。

    “王镪,生意来了,赶快出去看看。”也许是习惯了,刘云梅从来没有叫过他医师,都是直呼其名。

    “哦,好的。”王镪拿起听诊器扭头便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一起奔向重症监护病房。

    护士长张新莺熟练地为病人接上心电监护、氧气,一边嘱咐刘云梅准备导尿包。

    王医师边询问家属病人服药病史边检查病人的瞳孔、心肺等。然后拿着门诊病历把家属叫到医师办公室。

    “药瓶带来了吗,从发现到现在有多长时间?”

    “大约有二小时吧。我是她的老公,当时我刚刚从超市回来。一进门便发现我的房间门关着,平时是不关的。我推了推门,门被锁了,叫了她,没有应,我慌忙取钥匙打开,只见她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就叫了120车送过来了。哦,这是在房间里找到的药瓶。”

    王医师接过药瓶,看了瓶签和瓶内的剩药,说道:“我告诉你啊,你的爱人大概喝下乐果50毫升,幸亏不是甲胺磷、百草枯什么的。我马上开医嘱,你在外面等着,放心吧,我会尽力抢救的,有什么问题会告诉你。”

    病人家属一脸沮丧,焦急地等在病房外面。

    “忙什么呢?”周东阳副主任医师走进办公室。

    “周主任,我正要向你汇报。一个乐果中毒的病人。”

    “现在怎么样?”

    “急诊科打了总量50毫克的阿托品,病人现在有些烦躁。”

    “我去看看。”

    周主任查看着病人。病人大约三十岁左右,一头披肩发,病号服难以掩饰那高耸的**,一边还半裸着。周主任平时喜欢讲些黄段子,但真正在女病人人面前,他还是一本正经。那眼镜下迷离的双眼却难于逃过他人的眼睛。


    “目前检查上看,已经阿托品化,患者神志是清楚的,要注意阿托品用量,过量中毒抢救更麻烦。另外要观察生命征改变。”王医师边听周主任的话,边在住院病历上记着。

    “你是主任吧。我的爱人有危险吗?”

    “唉,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她啊!”病人老公愧疚地说。

    “你过来。我问你。”周主任和病人老公在办公室嘀嘀咕咕一番,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饿了吧,才子。”刘云梅把一个盒饭送到了王镪的值班室。

    每次遇到和刘云梅值班,王医师总能享受一顿午餐。而且比较固定,快餐里一定有一个卤鸭头。这是王镪爱吃的东西。当初刘云梅想听他的古筝曲,就是用鸭头作为报酬。开始送一个弹一曲,久而久之,不弹也有吃了。

    “胡哥,回来了?”胡东医师走近值班室,刘云梅被逮个正着。

    “我走了。”

    “嗯。”胡哥向刘云梅回了个招呼。

    “行啊,你小子,吃得挺香啊。我说,她怎么就只看上你?那个章云龙的条件比你好一万倍。再说了,老板的产业那么大,他以后就是继承人,她为什么就不理人家,啊?他有车,有三栋别墅,投资了酒店、房地产还有煤矿,医院有500多号员工,典型的富二代啊。虽然那家伙脾气不好,但讲原则,心也细,可就是没有你的福气。。。。。。”。

    “好了,你别这么说。刘的家境你是知道的,父亲早逝,母亲患肠癌,手术做过两次,在家养病。门不当户不对啊。章云龙仅仅是图她漂亮,会真的娶她吗?再说她也不是那种想高攀的人,如果这样的话,打她主意的人个个都是很有钱的公子,她要了吗?

    “我告诉你啊,缘分这东西很重要。虽然我不是很相信前世什么修德,但有点可以说明,就是默契,习惯了你的一言一行。她玩任性,甩甩脾气,有时有点叛逆,但正是她的可爱之处。”

    “唉唉唉,你就别吹牛了。”

    “明天有个学术会,要求全院医师除值班者外都得参加,别忘记了啊,是市医学会举办的,有学分的,知道吗?”

    “知道了。你忙去吧,胡哥。”

    农药中毒的女病人恢复得很快。半躺在病**,老公为她端上一碗热热的汤。她含着泪花,没有心情吃东西。想那20多万的债款不知道何时还清。

    “刚才你公司的人来过了。叫你请假一天,回去把单位的财务亏空谈清楚,要查清资金的流向。医师说了,你正在连续给药,不能停止的,没有同意你的请假。但期限只有三天了,否则公司会报案的。就怪我输得一塌糊涂,害了你啊。”

    女病人一言不发,只呆呆望着天花板。


    “还有医药费报销的问题,听说你的这种情况是不在报销范围的,属于自残系列。怎么办啊?现在都花五千多块了。真是雪上加霜啊。王医师说了病历是要真实的,改不了啊,我说叫他写误服什么的,沾个擦边球,或许医保能报,他死命不肯。”

    “听说那个周主任人不错。每天都来查你房,对你很关心,不然求他想想办法,好吗?”

    女病人从枕头底下搜出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天飞医院内科周东阳副主任医师。

    “喂,你是哪位?哦,你好,我现在在开会,下班后再和我联系。”

    林院长盯了周主任一眼,厉声说道:

    “我多次强调开会时间必须把手机关静音或者震动,你们偏偏不听,员工手册你们学到哪去了?”

    “是一个病人家……”。周主任试图辩解。

    “什么都不要说了,按制度办事!当事人买单。”

    周主任带着一肚子的委屈回到家里。浑身不快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老周,准备吃饭了。”夫人石爱莲从厨房里出来,看他有些不对劲:“怎么啦,是不是太累了?”

    “一点小事情。”

    “哦,对了,刚才有个人来过我们家,他说是你的病人的家属,你看,还送来那么一袋什么特产”。

    “其实做医师的,只要你多关心关心病人,总有些会感谢你的。服务是有价值的嘛,不是吗?”

    “别说了,吃饭吧。”周主任刚刚端起饭碗,电话铃声响起。

    “你好!哦,哦,吃饭就不要了,下午再找我吧。再见!”

    “是刚才那个家属打来的,要请我吃饭,被我拒绝了。”

    “你医院不是无红包医院吗?”


    “是啊。”

    “请请吃总可以吧!”

    “医院是没有这条规定。大中午的,习惯休息,吃什么吃!”

    周主任的脑海里浮现出那女病人的影子。

    下午。主任办公室。

    “周主任,谢谢你啊,我爱人的一条命总算拣回来了。准备明天出院,欢迎你来我家作客。”

    “不客气,不客气。救死护伤是我们的天职。”

    “周主任,有个事情还得你帮忙。”

    “你尽管说。我尽力而为。”

    女病人的家属靠近周主任,在他耳边说了一番话。

    “这可难办啊。医保有规定的。”

    “你就通融通融。怎么样?”

    “不行不行,违法啊。如果被医保中心调查,会取消我们医院的所有保险,那……”。

    正为难之时,女病人走进了办公室。一张憔悴的脸也掩饰不了她的妩媚。

    周主任心想,不帮她,觉得有些可怜。帮了的话又牵涉到违规。心里真拿不定主意。他思索了一会,就把王医师叫来主任办公室。

    周主任在王镪耳边交代了几声,“去办吧,有问题我承担责任。”

    “谢谢啊,周主任,你真是好人。”夫妻俩高兴地走出办公室。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 野生动物”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 野生动物』一位乡~老农提个篮子来到科室。 “出去出去,谁让你把动物带到病房里。”一~病房老农被护士连~带扯赶出病房。那个老农也不太讲理,~是不走,结果篮子意外地落在地~,“噗”得一~,从篮子里蹿出一只怪怪的野生动物。那对眼睛闪着绿光恶~对着大家。 闻~而来的刘云梅早吓~了胆,~到走廊,连说“怪兽怪兽,大家来~~。” 人~来~多,护士长张新莺显得很冷静:“大~~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 野生动物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