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的幽会》·第3章 3、偏遇到这个贷


    艳装少妇与男人不是一个单位,但同在市府大院上班。这是朵交际花,成亲半

    月离了婚没有改嫁,却一刻也不消闲。听说从市府大院下去的某县书记经常周末派

    车接她去作客,还听说她跟某副市长有染……

    晦气!就怕撞上熟人,偏遇到这个骚贷。男人心里腻烦,还得想法应付。

    “大处长,你上哪儿去呀?”艳装少妇一张嘴,唇红齿白,衬托着两腮上的酒

    窝,相当迷人。

    男人漠然反问:“你大概看错人了吧?我怎么不认识你?”

    “哟!真是贵人眼高哇!”艳装少妇好生委屈地报出了自己的单位、姓名。

    “呃,实在抱歉。机关太大,认不过来,别见怪啊。”男人站起往上提了提车

    窗,坐下了嫌风大,二回站起把车窗朝下滑了滑,拍拍手。“看这脏的。你坐啊,

    我去洗洗。”

    艳装少妇递过一方香气扑鼻的毛巾。“怎么敢怪你?攀还攀不上呢!你大处长

    四十刚过,已是正县三年,全市拔尖,不定什么时候就噌一下成了市长。到时候有

    事求你跟前,再说不认识我,我可和你没完啊!怎么能让你洗?”艳装少妇夺回毛


    巾,按着男人坐下。“说半天了,你究竟上哪儿呀?大处长。”

    男人见躲不过,正要回话,一个络腮胡来到面前。只见他膀阔腰圆,敞着衣襟,

    **印有“888 ”的汗衫,腰带上扎条钱袋,恶狠狠地剜了艳装少妇一眼,气昂昂

    走了。艳装少妇打个愣怔,冲男人笑笑,“我去去就来。”话音未落,摩登鞋跟就

    撞响了地板,引得两旁旅客纷纷注目,不少人把她“送”出车厢还不回头。难怪,

    爱美之心,人人皆有嘛。

    男人并非神圣。在市府大院独自碰上艳装少妇,他也要暗里多看她几眼,甚至

    羡慕染指她的官场同仁们艳福不浅;面对手下女同事的飞眼,他也曾想过风流一下,

    调剂调剂感情生活。但瞻前顾后,还是忍了。他心里明镜似的,一个农民娃娃,所

    以能较快地混到这一步,完全靠的是机遇:转业回来,正赶上地方干部青黄不接,

    他很幸运地进了市府机关;上班不到半年,中央呼吁培养第三梯队,省委党校首届

    后备干部培训班招收学员,二中取一,与推荐上学差不了多少,他有基层工作的经

    历,年龄符合条件,又一次幸远地参加了考试,一考就中;毕业后,恰逢县、市换

    届,强调干部的文凭和岁数,他第三次幸运地被破格推到了副处岗位上……而与他

    年龄相仿、同在市府机关工作的人,有不少还仅仅是个科员!


    对无比荣耀的现在,他怎么敢不加珍惜?!况且城市娘们一个个猴精猴精,粘

    上你,不是借权,就是掏钱,等于在你腰里挂了一颗计时器失灵的炸弹,不定什么

    时候就会炸得你粉身碎骨。要在这上头倒了邪霉,谁是咱的靠山呢?

    可是,看着那些干尽了风流韵事的官场同仁,照样晋级、提拔,毫发无损;登

    报纸、上电视,照旧趾高气扬。男人又觉得自己总是落伍一步,不如他们活得够劲、

    够味……

    他决计与女人重叙旧情,尽管此举把握不是很大。他心里有愧。

    那年夏天的那个夜晚,男人和女人在麦秸垛下共尝“禁果”之后,自然就有了

    第二次、第三次……

    第三次是在玉米地里。进地没走几步,男人就喘着粗气,抱住女人,嘴往前凑

    去。女人推开他,理理鬓发,轻声说:“哎,我妈在南村给我找婆家啦。”

    “那好哇。寻下女婿可别把我忘了啊!”男人急不可耐,一手揽着女人的胳膊,

    一手在她身上摸摸索索,不知怎么就解了她的裤带。女人再没言语,由着他径自摆

    布,成了好事。男人半是满足半是炫耀地问:“咋个样?比上两回舒服多了吧。啥

    事都一个理,熟能生巧。”


    女人提起**,掸掸土。坐地埂上埋着头,一声不吭。

    男人觉得反常,蹲下扳着肩膀想问问她,不料抹了一把泪水。他慌了,“咋啦

    咋啦?又不是头一回。哪不对劲你说,哭啥哩?”

    “你装湖涂!”女人呜呜呜哭出了声。

    “不敢不敢,小心有人听见。”他把她抱在怀里,**压了上去,心中猜测着。

    “噢,是你妈给你找婆家的事吧。咋,你不愿意?”

    “这不是跟你商议哩。”女人不哭了,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你愿意不愿意?”

    男人的脑袋瓜何等聪明,岂能听不出她的弦外之音来?女人这是在向他托付终

    身啊!可他从来没往这方面动过心思。咋办?实话实说,两个人的关系就保不住了,

    单调、枯燥、无味、无期的农村生活又咋打发呢?不戳穿了这层纸,她老钻这个牛

    角尖,以后也是个麻烦呀!男人盘算已定,拉着女人的手道:“要让我说,咱俩就

    蛮合适的,你还找啥婆家?”

    女人的手一紧,男人感受到她的心潮在奔涌。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4、越墙仓惶而逃”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4、越墙仓惶而逃』~~起~的~,在自己脸~~挲着。“可惜的是,咱俩有缘无分,好事难 成~!” ~试着想缩回~来。“你可真能胡吣!有缘分就是一家人。谁见过拆开来说 哩?” “憨憨~!你就不寻思寻思?”~滔滔不绝。“我~是你爸的~,我跟你 爸~哥哩,都~一二十年啦。咱俩~是成了,往后称呼起来~不~~?邻居们作践 不作践~~
     >> 阅读第4章 4、越墙仓惶而逃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