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骨师的春天》·第3章 ~邻居


    李天冬让她伸出舌头看了看,又顺眼看到她胸前的工作牌,原来小刘叫刘小巧,果然名如其人,人也长得小巧玲珑。

    “每月量不多吧,颜色暗红,其中有块状物,得热疼痛便有所缓解?”

    刘小巧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哎呀,全让你说中了。”

    “你舌苔白腻,脉沉紧,是属寒湿凝滞型,需要温经化瘀、散寒利湿。这样,我开个方子试试吧。”

    刘小巧忙送上服务便签,李天冬在上面龙飞凤舞地开了个方子:茴香、干姜、肉桂各6克,延胡索、川芎、苍术各9克,没药、赤芍、蒲黄、五灵脂、乌药、吴茱萸各12克,当归、茯苓各15克。

    “这个你拿着去药店抓药吧,煎服。”李天冬突然想到什么,“哦对了,不要跟别人说起这事。”

    “当然。”刘小巧连连点头,像接过保命符一般把药方小心翼翼地放进内衣的口袋里,说:“你要能治好我这病,我就请你吃大餐。”

    李天冬笑笑,说:“也不是特别有把握,另外这几天你不能吃辣。还有,明天你尽量不要出门。”


    “为啥呀?明天我休假,还打算跟朋友去公园玩呢?”刘小巧突然瞪大了眼睛,“呀,你是不是会算命啊,算出来我明天有难了?”

    李天冬哭笑不得,从脉像来看,小刘的经期应该在明后两天,如果过于劳累,肯定会引起疼痛,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在家静养。不过李天冬想,他们毕竟不熟,连正式的医患关系都不是,还是别说得太直接了,于是含糊地说:“你只要记得我的话就行了。”

    小刘一脸困惑,显然不大相信,但是刚才李天冬又证实了他的能力,让她感觉这人年纪虽轻,但两眼之中却有着与年纪不符的老道,不由得将信将疑地出去了。

    在**休息了片刻,李天冬左右也睡不着,干脆出门熟悉环境了。他刚出门,边上的一间房门也开了,出来一对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女,像是情侣一般,胸前挂着工作牌,上面显示他们是省中医药大学的。

    见到李天冬,二人也微微一愣,随后微笑着点点头,女的说:“你新来的?”

    “嗯,你们是?”这女孩略显丰满,圆脸大眼睛,很阳光。

    “哦,我们是省中医学院的研究生,高老是我们的导师。”那个男的长得有点猥琐,矮而且瘦,见到帅哥李天冬,本能地感到了危机感,想以身份压倒他,“你是哪位?”

    “哦,高老是我的师叔祖。”李天冬自然不会被他压倒。


    二人一愣,男的明显退缩了,女的却欢呼起来:“原来是同行啊,你好,我叫谢娜,这是我同学方高。”她大方地伸出手来。

    “李天冬。”两人握了手。

    她的手胖乎乎的,绵若无骨,李天冬的手指在她的手上不露痕迹地摸了摸,顿时**愕然的表情。

    “娜娜,我们走吧,病人还等着我们查房呢。”方高催促道。

    “等等嘛,别这么没礼貌。”谢娜转头对李天冬说:“看来我们有缘呀,不仅是同行,还是邻居,以后多指教啊!”说着冲他明媚一笑,跟方高一起走了。

    李天冬在院子里转了转,又出去在附近转了转,买了些日用品,回来时天已经微黑了。见一进的院子里有几位有身份的病人坐在石凳子上聊着什么,张妈说过,来这里住院的病人很少,或者说能有资格住进来的病人很少,大多非富即贵,让他没事不要在这逗留。

    高老身份显赫,近年来因为年事高了,更是很少亲自给人治病,但中国还是特权横行的时代,有特权的人物总是希望自己生了病也要享受特权的,于是高老将自己的宅子开出一进院子收留他们。房间有限,名额也有限,据说等着住进来的人已经排到了明年。

    李天冬回到二进院,正好跟小刘遇见。小刘说:“哎,你到哪去了,吃饭了。”


    “我出去买了些东西。在哪吃饭?”李天冬确实有点饿了。

    小刘指了指那边,“你往那边走,可以看到食堂的指示牌。”

    李天冬有些失望,他原以为这里就跟家里一样,是一大桌子人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这样他就可以跟高老好好聊聊,没想到竟是吃食堂。不过他也没表**来,谢过了小刘就往那边去了。

    食堂里的饭菜是不要钱的,管够,李天冬正是年轻,饿起来能吃掉一头牛,他打了很多饭菜,埋头猛吃起来。

    他吃得旁若无人,却不代表旁人眼里也没有他,边上的桌子上,有个女人被他惊天动地的声响惊动了,愕然地看着他,半晌**微笑来,叫道:“小兄弟。”

    李天冬抬起头,不解地看着她,见这女人四十岁左右,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在后面,挽成抓髻,一脸的富态,很有气质,他茫然地问:“大姐,你叫我?”

    女人微笑着点点头,说:“小伙子,你吃慢点,这里饭菜管够的。”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听墙根儿”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听墙根儿』李天冬有些难堪,不过很快就被~脸~的菜色~引住了,问道:“大~,你胃不~吧?没有食~,勉~吃一点,却又特别~腹?” “咦,你也是医生?”大~一愣,问。 “~不是,只是过去在老家跟爷爷学过一些。哦,他是高老的师兄。” ~来了兴趣,端着自己的饭菜过来跟他一起坐~,说:“小兄弟,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家学渊源~,没错,大~确实有这~病,所以才来请高老治~~
     >> 阅读第4章 听墙根儿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