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惊惊》·第2章 第002章 老婆我错了


    许强的眼珠子贼溜溜的,他的眼瞳转了几圈就来了一个自认为好主意的办法,他看着张伟离去的地方阴笑了一下。许强就结了账跟了出去,张伟没有走几步就开始狂奔了起来,就好像是被人追打似的。

    许强撇了撇嘴在心里暗道:“神 经 病。”许强骂完也奔跑了起来,只是他不敢距离的太近,总是借着障碍物遮遮掩掩着自己的身体。

    张伟拐过一条街的时候左眼角瞥见了一道跟踪自己的影子,就在张伟转过头去看的时候,那道黑乎乎的影子就消失不见了。张伟心中很发毛,为什么会被人跟踪?难道自己遇见了深夜抢劫的团伙?张伟越想越是担心不已,如果只有一个人来抢劫那他还是可以应付的,但是如若一下子就是好几个把自己堵住,那真是插翅也难飞。

    张伟倒着身体走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刚才见到影子的角落,走了一分钟之后没见到任何异常,他就拐进了一条幽静的小巷,那条小巷虽然很狭窄,但是那是个四通八达的地方,有二三条路可以通往自己的家。张伟此时也不敢直接走回家,他不可能明知道被人钉梢了还引狼入室。所以张伟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甩掉那条尾巴。

    他走进了那条小巷之后,藏身在了一个垃圾桶的后面,还好他很清癯,要是胖乎乎的那垃圾桶是不可能遮住身体的。

    张伟不仅清癯,而且还是一个面黄肌瘦的人,就好像他是一个天生的营养不良似的。头发没有黑黝黝的,带有很深的焦黄,好似那头发被火烧过似的难看。不过说句良心话,他长得很帅气,如果他的外表不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铁定可以迷倒很多少女,人见人爱。

    张伟在带有特别异味的垃圾桶那边蹲了不知道有多久,也没看见一个人影,于是他觉得刚才也许是自己眼花了。他站了起来才觉得垃圾桶的异味与众不同,臭臭的异味带有酸酸的嗅觉。张伟干呕了几声就加快脚步回家,边奔跑边看手机荧屏上面的时间,已经是00:00整了。

    疾跑了十几分钟张伟看见了自家的门还开着,那灯光还是很明亮。就在张伟继续加快脚步的时候看见了路边有一个钱包,张伟顺便捡了起来吓了一跳。哇!鼓鼓的钱包少说也有四五千块在里面。张伟心惊肉跳的看了看里面的钱是真是假,连续验了几张钞都是真钞,没有假币。他看了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心中也是欢喜,亦是忐忑。

    “这不是我的东西,我该不该拿走?如果不拿走那扔回在地上是不可能的。拿走我又觉得心里很不踏实,怎么办?”张伟沉吟了良久又在心里继续道:“明天拿去警察局上交,这样我就不用害怕什么了。”

    张伟把钱包往口袋里放,在暗地里观察张伟的许强就细声骂道:“你 他 妈的,装什么装,哼!被老子这么一试探你那贪心的尾巴就**来了。这钱就当做送给你的加入我这个团伙的奖励,我一定有办法让你心甘情愿和我一起偷遍天下。骑驴看唱本——我们走着瞧。”许强说完就离开了。

    张伟走进家门的时候,谢婷莉抱着双手站在客厅瞪着张伟走进来,张伟笑嘻嘻地赔笑着,真怕老婆生气又叫他跪砖头。所谓的跪砖头和跪搓衣板差不多,两者算起来还是跪砖头比较痛苦。谢婷莉是要老公把砖头放在膝盖那边垫着,这还算很轻的惩罚。要算起来被关在门外是最痛苦的,想睡觉却又没有地方睡,只能挨着到天亮。


    谢婷莉瞪着老公道:“很好,居然敢这么晚回来。”狠狠地睇了张伟一眼加重了口气说:“我下班一回来你女儿也从学校回来,她发高烧,我打你电话你都是关机的,这是为什么?你先把这个解释了再说。”

    张伟担心的说:“女儿现在在哪里,我要看看。”

    谢婷莉道:“现在没事了,已经退烧了。你先回答我的话。”

    张伟这才放心地说:“我手机在充电铃声响了我也没有听见,不是我不接听。”

    谢婷莉点着头说:“好,这个理由勉强可以。”随后走到老公的面前逼视着张伟说:“这么久没有和许强交往了,今天怎么会这么巧在路上遇见了?”

    张伟无辜地说:“我是真的和他只是偶然遇见的,我对天发誓。”张伟把自己的右手举到了太阳穴那边。

    谢婷莉打了个哈欠说:“不管怎么样你今晚太晚回来了吗,罚你去跪砖头半个小时。”

    张伟啊了一声说:“老婆,天色都这么晚了,能不能明天晚上补上,我今天很困。再说了明天还要上班。”

    谢婷莉不可思议地说:“你敢跟我讨价还价?是不是许强给了你雄心豹子胆了,你敢这样说?”

    张伟就不再说话了,他自觉地在桌底下拿出了两个砖头,放在地上垫在膝盖上挺直了腰部。

    谢婷莉要近房间的时候看了老公一眼,她说:“把腰板给我挺得直一点。”张伟照做了,“我先去睡觉,我告诉你,不许你偷懒,你敢偷懒那你知道后果的。”

    “是。”张伟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孩,很小声地发出这个字的音调。


    谢婷莉进了房间之后,张伟和平时被惩罚时一样,嘴里念着:“老婆我错了,老婆我错了……”

    这个也是张伟的老婆谢婷莉发明的,谢婷莉这样让他念着共有两个用意,其一这个家庭老婆大人做主,其二为了防止老公打瞌睡。谢婷莉管这个原本是一家之主的老公还真是有一手,让人佩服又让人害怕。谁娶了这样的女强人真是也有倒霉,也有好处。倒霉是,从此老婆为大,本末倒置,好处是,这样的女人可以为你撑起一片天,你垮了她撑起来一切。

    张伟口中念念不停,他被迫这样“反思”。张伟已经完全对这种惩罚习以为常了,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好丢脸的。

    时间分分秒秒地流过去了,张伟终于结束了跪砖头,他一下子就站起来,也没有觉得膝盖很麻痹、很疼痛。这可是张伟在这几年来“修炼”出来的,想当初,他第一次被这样罚跪的时候,只跪了十几分钟就承受不了了。如果张伟把裤脚挽起来一定可以看见,膝盖那边的肉和别的地方不一样,那边的肉比较硬,没有多少松弛度。

    如此看来张伟的音色有些娘娘腔是理所当然的,他在这个家庭真的没有显现出什么男子气概。

    张伟刚刚打开房间的门就被女儿叫住了:“爸爸,爸爸,我觉得全身被火烧好难受。”

    张伟的困意随着女儿所说的话消失了,他紧张地抱起女儿额头对额头,张伟还感觉被女儿的额头烫到了,那温度超级不正常。

    张伟道:“琪琪,妈妈不是带你去看过医生了吗,你怎么还发高烧。告诉爸爸,你有没有吃药?”

    女儿眨着一下眼睛就流下眼泪,那眼泪不是她自己要流的,而是被热乎乎的眼皮烫出来的,她自己也控制不了。

    女儿说:“妈妈早就叫我把药吃了,刚刚还降温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又烧起来了。”

    这样发高烧可不是闹着玩的,张伟紧张的要命,如果女儿被高烧烧坏了脑袋,那可是不得了的,比要了他的命还可怕。张伟立刻抱着女儿到了厨房,拿了一把刀在冰箱的内壁咚咚地敲下几块冰块,用毛巾包着敷在女儿的额头上,给女儿物理降温。家里没有酒精,如果有酒精的话,张伟一定还会用酒精擦拭女儿的额头,尽快给女儿的体温散热。


    女儿高兴地说:“爸爸,现在好舒服,我不感觉很烫了。”

    张伟在女儿的面前嘟囔道:“你妈妈没心没肺,琪琪发高烧还让你一个人睡。”

    女儿没听见父亲在说什么,就说:“爸爸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大点声。”

    张伟道:“没什么,走,琪琪爸爸今晚去你房间照顾你。”

    张伟家的附近的卫生所有几家,不过现在他们怎么可能还在营业。只有在二十几公里之外的地方有一个医院,现在这么晚了张伟也没有车不方便送女儿去医院,所以只能先用物理降温,看能不能把高烧**去。如果实在不能让女儿降温,张伟就得想办法把女儿送去医院。

    张伟很疼惜地将女儿抱了起来,走出了厨房走进了一间儿童睡的房间。这个房间地每一个都陈放着布娃娃,各不相同。有小熊、有小兔、有乌龟等等。

    女儿被张伟放在了一张很小的**,这张床根本就睡不下一个大人。张伟用着裹着冰块的毛巾给女儿擦拭着额头,很细心。

    张伟在心中道:“没有车真是一个大麻烦,改天发工资我一定要买一辆回来。”

    女儿看着张伟说:“爸爸你也可以躺下来不要蹲在床边,那样很累的。”女儿往里面挪动,“爸爸现在你可以躺下来了。”

    张伟看着女儿说:“琪琪先睡觉,爸爸一点儿也不困。琪琪快闭上眼睛,你明天还要上学呢。”张伟说到这里又说:“哦,对了爸爸说错了,你可以睡得晚一点,明天爸爸打电话给你老师请假。”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003章 你~后有人”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003章 你~后有人』~儿摇着摇头说:“爸爸不~觉琪琪也不~觉。” 张伟擦拭着~儿的额头~~的融化的冰~说:“琪琪也不想想你这张~这么小爸爸怎么~?乖,~闭~眼睛。” ~儿这才点着头说:“嗯。” 张伟的~儿乳名~琪琪,真实姓名是张琪,今年六岁在某某幼儿园读大班。她既董事又聪明可爱。 张伟看着~儿闭~眼睛,就用另外一只~搓着~,因为~儿有一个习惯,就是在~~
     >> 阅读第3章 第003章 你~后有人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