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山宾馆》·第1章 第一章 诡秘旅客


    凉城的雨泼天盖地,将世界下得又湿又粘。长途汽车在惶急的雨声中颤巍巍地行进着。满车的人靠在座位上昏昏欲睡。罗宝才觉得冷,身体下意识地往座位里缩了缩,从脚边的旅行袋里扯出一件夹克盖在身上。车窗边破旧的蓝色窗帘在雨声中微微晃动着。他觉得身上暖了些,就换了个略微舒服些的姿势,散漫地打量着车里的人。他发现前面的座位上有一个人没有睡,身板挺得笔直,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雨衣,后脑勺冷冷地对着自己。车子在摇晃,他纹丝不动地坐着,很久很久都没有动一下。罗宝才奇怪地盯着那人的后脑勺,忽然全身一凛。

    他分明看见那深灰色雨帽遮着的后脑勺上有两只眼睛盯着他,目光深邃阴冷。


    罗宝才打了个寒颤,低头甩了甩脑袋,使劲眨巴了两下眼睛。他想是自己长途奔波过于疲惫,眼睛看花了。他定了定神,再抬起头来时,看见那人仍然直挺挺地坐着,深灰色雨衣很干净,有点尖耸的雨帽遮着脑袋,上面什么都没有。罗宝才松了口气,目光转向窗外。大雨瓢泼,远处的荒山在大雨中只是一抹淡淡的写意。雨点像无数小手急促慌乱地击打着车窗,车里更加朦胧昏暗。

    罗宝才看了看表,是半下午时分,车停靠在一个很小很简陋的站旁。这个小站只是三间旧平房,前面一片生着荒草的空地。小站旁边有一个小棚子,用深蓝色塑料布搭成,有一个小门,门旁挂着一块小木板,上面有两个用红漆写的字“饭馆”。车上的人提了行李,默默地鱼贯下车,陆续走进饭馆。车里只余下水渍、泥泞和湿重的空气。罗宝才也饿了,提着旅行包准备下车,站起身时才发现车里还有一个人,是那个穿雨衣的男人。他笔直地坐着,没有发出一点声息。罗宝才心里有莫名的不安。他收敛气息,小心翼翼地从**泥泞的过道走过去,走过那个男人身边,他觉得自己的后背有些凉,不由又打了一个冷战。还好到了门口,跨下车的一瞬间他忍不住飞快地回头扫了一眼,车里阴冷昏暗,只看见那个男人脸上蒙着一只白森森的口罩,雨帽拉得很低,遮住了眼睛。

    棚子里只有十几张破旧的木头桌,已经坐满了人。雨依旧很大,饭馆里湿漉漉的。最里面有几个人忙碌着,几口锅冒着热气。罗宝才勉强寻了个空,在一只摇晃不止的小凳上坐下来,叫了一碗肉丝面。这张桌子靠着塑料布,风雨将这面塑料布吹打得像绸缎一样翻涌。桌子边还坐着四个人,他们都是山里人装扮,表情呆滞。罗宝才越来越觉得这个地方十分怪异。他正想开口问些什么,他的面来了,于是低头吃面。


    罗宝才吃完饭的时候,才发觉饭馆里已经只剩了他自己。桌面上都是剩菜残渣,地上也很脏乱。他叫了店家结账,用自己的保温杯盛了一杯热面汤,准备离开。店主忽然站在面前,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幽幽地说:“你去哪儿?”罗宝才顿了顿,说道:“王公山。”“哦——”店主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还回来吗?”罗宝才怔怔地看着他,不知何意。店主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他沉默地转过了身。罗宝才摇摇头,转身出了棚子。店主转过身来,那“脸”上什么也没有。外面的雨惊天动地地下着。那辆车静静地停在昏沉沉的雨雾里。

    上了车,罗宝才忽然觉得有些异样。是的,人不见了。只有司机靠在驾驶座上,两臂直伸,握着方向盘,怔怔地盯着前方。乘客呢?满车的乘客怎么一下子都没了踪影?难道他们都到站了,回家了?罗宝才狐疑地想着,又在车厢里打量了一遍,这才意识到车里还有一位乘客。

    那个穿雨衣的男人。他戴着白口罩,笔直地坐着。


    罗宝才忽感一阵凉意袭来。他低下头,快速地走过通道,来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天愈加阴暗了,窗帘无声地飘动。罗宝才将旅行包安置好,把一杯热面汤掏出来,握在手中,想定定心神。车子又在荒僻的公路上跑起来了。车内寂然无声。为了打消自己的疑虑,罗宝才深吸了口气,挺身坐正,再次望向那个男人的后脑勺。车里没有开灯,已经陷入一片黑暗。罗宝才看见了那双眼睛,它们在雨帽后面死死地盯着他。它们睫毛很深,眼神冰冷,发着幽寂的光。罗宝才手中的保温杯滑落下来,掉在地上。他惊恐地盯着他一双眼睛,它们仿佛含着淡淡的笑意,那笑意却那么荒凉寂寥,像从地狱里升起的眼神。罗宝才一点点缩着身子,全身抑制不住地发颤。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二章 荒山小驿”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 荒山小驿』天已经墨黑。雨像铁桶一样严~地箍着这辆~车。车里没有开灯,只有车前方亮着一盏黄亮的灯,硕大的雨滴像密密~~的惨白色~灵一般在灯光里一闪一闪。车厢里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只剩~黑暗冰冷的空气。罗宝才尽量地缩在车~~,~中的保~杯早已冰凉,~的面汤只喝去几~。在慌~凄冷的雨~中,罗宝才昏昏~去。 一片混沌中,他~有人~了他一~,他使劲地睁开眼睛,发现车停了,司机直直地站在~~~
     >> 阅读第2章 第二章 荒山小驿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