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滨抗日烽火》·第2章 二 红色南闫


    1940年冬,抗日战争形势正处于敌强我弱,敌人**我方防御的阶段。为开辟敌区工作,有力地配合根据地的反斗争,中共蒲台县委书记王友琴带领部分同志,突破敌人的封锁线来到蒲二区南阎一带开展工作。南阎村是一个不足百户的小村,虽地处敌区,但群众条件很好,距敌人重兵盘踞的小营、道旭及旧镇都有二十里左右的路程,鬼子汉奸很少前来骚扰,前有黄河大坝相隔,后有茂密树林相护,危急时还可北渡黄河,因而是个天然的宝地,所以,当时成了我党政工干部和武工队活动的中心。

    王友琴住南阎时,在接触和交往中发现阎金銮是一个爱国热情高、工作能力、有胆识、正直纯朴的青年,便加强了对他的培养教育。1941年麦收后,阎金銮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任地下情报员。同年冬,阎金銮又介绍阎光增同志入党,并发展为地下情报员(公开身份是伪村长)。1942年春,根据形势的发展和蒲台县公安局的指示,阎金銮同志担任了蒲台县公安局侦察队(又叫特务队)队长,专门在敌人的眼皮底下活动,负责除汉奸,杀鬼子。同时正式建立了南阎地下情报站,由阎光增任站长,统一领导蒲二区的情报工作。

    (一)集市开花,斩敌特队长刘炳谦


    1942年国民党顽固派猖狂至极。他们依仗日寇势力,残酷镇压抗日军民,民众的抗日情绪受到了严重抑制。为扭转这种低沉局面,特务队决定先在旧镇区董家集搞个“集市开花”。 

    这天正逢董家集大集,吃过早饭,阎金銮一行五人化了装,直奔集市而去。为了摸清情况,张树坦先去集市侦察。不一会,他气喘吁吁地跑回来,说:“今集赶不得,敌人太多,仅伪军就将近一个连,头目在饭馆里喝酒,门口岗哨很多。”听他这么一说,大家都皱起眉头,队长阎金銮低着头走来走去,长时间不吭一声。王秉忠这火暴性子的人实在沉不住气了,直冲冲地说:“阎队长,咱又不是逛闲集的,没有汉奸、鬼子咱来干啥,你在这里等着,我们再去看看。”阎金銮把自己那把好匣枪递给王秉忠,并再三嘱咐他要听从指挥。于是,他们一同闯进了集市。集市设在一条宽而长的大街上。因为大集人多,货摊摆满两侧后,中间又加了一趟,自然地把一条大街分成了两条小街。他们五人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绕街转了一圈,走到饭馆附近。阎金銮抬眼一看,汉奸确实不少,一时难以下手。他们又继续往前走,离开饭馆不远,走在前面的张树坦急步折回来,低声道:“前面四个家伙是十一团(杜孝先团)特务队的,要小心。”说话间,只见四个家伙从另一侧迎面走来,走在前面的一个穿一身便衣,腰挎匣枪,后面三个都背着“马拐子”。特务队的队员们看到这阵势,都机警地互相递了个眼色——这口食吃不得。这四个家伙,歪戴着帽子,得意洋洋地在街上晃来晃去。王秉忠一看他们那副耀武扬威、旁若无人的样子,实在憋不住了,心里骂道:“娘的,你们甭发狂,今天老子非碰碰你不可。”于是,他“嗖”的一声迅速地跨过一个货摊,冲着那个背匣枪的家伙窜了过去。“砰”,随着枪响,面前这个家伙应声倒地。这突如其来的枪声也把其他同志逼上梁山,阎金銮大喊一声:“打!”他们冲着另外三个特务开了枪,特务们纷纷倒地。饭馆内外的汉奸摸不着头脑,也胡乱放起枪来。霎时,整个集市炸了,赶集的人到处乱碰乱撞。王秉忠不顾一切,抢上前就去摘那家伙的匣枪,哪知匣枪皮带被这家伙的身体压着,阎金銮见敌人围了上来,迅速抢上前去,硬拖着王秉忠挤进了人群,撤出村外。过后,人们奔走相告:“八路军真是豹子胆,大集上把刘老坏蛋打死,真是老天有眼。”他们这才得知,集市上打死的正是十一团特务队长刘炳谦。

    (二)争取蒲台二区伪区长卜健一

    情报站建立后,在蒲台县公安局的领导下,积极地开展了多方面的工作,使我党领导的抗日工作在蒲二区很快打开了局面,站稳了脚跟。


    阎光增为了准确及时地向我领导机关提供情报,使领导机关正确地进行决策,经常冒着生命危险出没于小营、道旭据点的炮楼中,他还利用伪村长的合法身份,通过多种关系,在小营据点中建立了内线。凡据点内敌人有什么行动,都能及时得到情报,并立即报告我公安人员。遇有重要情况,即派地下交通员姜相贞或张爱荣同志通过敌人封锁线,星夜送往根据地向我县公安局报告。另外,他还通过内线,做了争取蒲台二区伪区长卜健一的工作。凡伪区中队外出催粮催款,卜健一都事先告诉我情报站,以免与我部相遇发生误会,若一旦相遇也一枪不发主动撤离。不仅如此,卜健一还曾为我县公安局购买了一批枪支弹药等军需物资。

    (三)除掉叛徒阎老五,为张剑同志报仇

    阎光增同志还不畏艰险,利用多种关系到小营伪据点做瓦解伪军工作,1944年,叛徒阎老五(名振东)密谋杀害了我蒲二区区长张剑同志,并胁区中队一班人投敌,日伪军将他们编为特务队,驻防小营,专门刺探我军情报,偷袭我地方武装,成了我军活动的极大障碍。为了除掉这个民族败类,阎光增同志利用同乡关系,动员阎老五勤务兵的母亲劝子弃暗投明,并几次只身到小营徐芳圃的饭馆里,与阎老五的勤务兵接着密谈。经过耐心细致的教育和多方面的工作,阎老五的勤务兵于1944年10月携匣枪一支,向我蒲台县公安局投诚。在此期间,阎老五的勤务兵还串连数人与其一道反正,因形势的突变这些人暂未行动。后经阎光增继续进行说服工作,终于在1945年农历正月初五,阎老五的一个班在班长的率领下,六人携带长枪七支,短枪两支反正。从此,阎老五即被蒲台县长兼伪大队长徐秉彝调回城里,撤职扣押,其残部跑的跑,编的编,祸国殃民的特务队彻底跨台,阎老五也没得到好下场,进城后不久,没有多大用处的阎老五就被伪大队干掉了。

    (四)智救青救会长张国祥同志


    1944年农历7月,蒲台县青救会长张国祥同志被阎光增同志安排在邻居家养病。某日,小营据点的伪军突然来该村“清乡”。阎光增同志的儿媳张爱荣闻讯后,赶忙去邻居家帮助张国祥转移。当二人刚刚跨出门槛时,敌人已经进村,她急忙退回门洞里,接过正要外出推碾的房东大娘的粮食簸箕,把张国祥的匣枪往粮食里一插,两人一前一后装作去推碾的样子,不慌不忙地朝村边碾屋走去。当敌人在村内清查时,张国祥早已安全转移到村北的坟茔里,张爱荣避开敌人拐进碾屋后,迅速把枪藏在碾台底下,便若无其事地推起碾来,巧妙地躲过了敌人的搜查。

    南闫村的革命同志,在战火纷飞的艰苦岁月里,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他们舍生忘死、机智勇敢地掩护我党干部,冒着生命危险,深入虎穴,除汉奸,瓦解伪军,打鬼子。仅阎光增同志就为革命献出了两个儿子的生命,儿媳也遭到敌人的逮捕和毒打,他的一家是革命的一家,为革命做出了重大贡献。让我们记住这些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的人民英雄吧!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三 漂亮的伏击战”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三 漂亮的伏击战』1943年~日战争~最艰困的阶段,渤海~老区蒲台县的对敌斗争更是十分艰苦的。敌人频繁地~行“扫~”,反复“清剿”,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妄图制造大片无人区。同时,在我~据地实行囚笼政策,到~设立炮楼、据点,挖筑~~、~墙……,妄图通过这种极其残酷、毒辣的~段,妄图扼杀我~日军民。 为了尽快扭转不利局面,蒲台县大队遵照党的指示,~~团结依靠群众,组织发动武~~
     >> 阅读第3章 三 漂亮的伏击战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