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缠绵烟雨中》·第3章 第三掌只愿君心似我心2


    雨若在昭阳宫与梧桐皇后喝了一会子茶,闲谈了一会儿家常就离开了,她入宫的主要目的是去东宫看刚刚回京的太子慕容惜言。

    雨若离开了昭阳宫没有马上去东宫,而是沿着常常的回廊去到距离昭阳正宫有一段路程的安宁宫,去看望自己的另外一位姑母,仁宗天成皇帝的孝贤皇后萧素真。这萧家与慕容家世代联姻,而安宁宫是先皇的皇后住所,因为天宁皇帝慕容剑辰是在其兄长仁宗天成皇帝慕容剑恒那里接过的皇位,故天成皇帝的皇后萧素真则就居住在了安宁宫,因为先帝慕容剑恒无生育,故就把帝位传给了自己一母同胞且年幼自己十多岁的弟弟剑辰。安宁宫的萧皇后素真与梧桐是姐妹,是萧丞相世杰的大姐,已故的丞相萧顺安与安泰公主慕容红玉之长女。

    萧皇后素真在安宁宫潜心礼佛,很少出宫走动,因而雨若去到之后她自然欢喜,雨若在那儿少留一阵方离。

    缓步朝东宫而去时候雨若的心情五味杂陈,心中既有与心上人小别相见的欢喜,同时又有着一份要面对其对方兴许依然如故对自己的横眉冷对,不管怎样雨若都要去看他。

    东宫崇德殿,此时太子慕容惜言正在书房里读书,忽然听到门外有人禀报说,太子殿下,萧家三小姐求见。

    慕容惜言微微抬起头来,双眉微挑,沉吟了片刻,才挤出了一个字,宣。

    一个宣字没有一丝的温度,仿佛对于来人完全的不在乎。


    少顷,房门缓缓的开了,雨若被一个一身紫衣,身材高挑,鸭蛋脸面的女孩儿领了进来。

    雨若不是第一次来东宫,进这个书房了,她一抬眼就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只见一把红色雕刻着团龙图案的木椅之上端着一男子,一身华丽尊贵的黄袍,身材上下匀称,看上去约莫都有七尺上下,宛如扇面,往脸上看,此男子生的好相貌,天庭饱满,地可方圆,双眉如弯月,二目如深潭池水,冷光凌琳,眉宇之间带着一团锐气,鼻直口方,面如寒玉,端坐在那儿不怒自威。

    雨若缓步走向那男子,可对方坐在那里仿佛无动于衷。

    到了切近,雨若轻轻的叫了一声言哥哥,百转千回,几许情丝。

    慕容惜言把目光从面前的书本之上微微的挪开,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

    雨若今日依然着一身红衣,衬的她肌如雪,志清冷。

    惜言沉吟了片刻,才淡淡的说,听闻你又病了,看脸色还未痊愈啊,不在家好生休养还到处乱跑。声音低沉却也带着微微的温度,虽是责备,却带着心疼。


    看着雨若依然略显苍白的脸和单薄如风中荷叶的身子惜言冷冷的眸光里带出了微微的温柔。

    这时候带着雨若进来的女子忙把椅子搬到了雨若面前,然后又送上了一杯茶。

    雨若冲女子温柔一笑,说了句多谢丽珠姐姐,我想和言哥哥说会儿话。

    那个叫丽珠的女子立刻心领神会,知趣的退走了。

    此时屋子里就剩下了雨若与惜言俩人。

    原本他们一个俊美绝代,一个国色天香,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可谁料想慕容惜言在一年多以前却心有她人,看似美好的的情感瞬间**了一道裂痕。惜言打小就疼爱雨若,当初雨若出世不久就省了一场大病,而惜言也就跟着病倒了,太医们束手无策,就在大街都以为这兄妹二人不测时突然来了一僧一道,他们给这二人服用了一剂药丸,说也奇怪俩人居然都奇迹般的好转了,而同时一僧一道把一块心形玉佩掰成两半,让他们一人佩戴一半,这玉佩写着不离不弃四个字,雨若身上的是不离,而惜言身上那块是不弃,一僧一道说过玉在人在,玉毁人毁。从此二人的命紧密相连,可那一僧一道再未出现过,正因为如此慕容剑辰才选定了雨若为惜言的太子妃,原本是要雨若的二姐雨婷的,因为雨婷与惜言年纪更相近,而身体健康,雨若是一病西施,慕容惜言的妻子乃是大正皇朝未来的皇后,怎么能选一个病秧子,可因为一僧一道和那块玉佩的缘故只好选定了雨若。


    雨若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幸福的和心爱的言哥哥一生一世的,可谁知道一年多前那个梅花盛开的时候,自己亲眼看到心爱的言哥哥把一个叫做香儿的宫女拥入怀中,当自己质问究竟时,慕容惜言指着怀里千娇百媚的女子对雨若义正词严的说,香儿才是我真正爱的女人。

    那一刻雨若心支离破碎。

    “我可是你的未婚妻,你怎么能对我这样残忍?”雨若泪眼婆娑的问。

    慕容惜言冷冷的说,你虽然是我的未婚妻,可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给你妻子的身份,我的心给香儿。

    雨若痛彻心扉,第二天就病倒了,这一病就是好久。

    慕容惜言与宫女香儿缠缠绵绵,导致香儿身怀有孕,天宁皇帝慕容剑辰为了替雨若出气,也恨儿子与宫女乱来,因而就把香儿赶出了宫,而在半路将其暗杀,自此后慕容惜言把一腔怒很洒在了雨若身上,原本亲密无间的彼此却仿佛不相干的陌路人似的。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四章只愿君心似我心3”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四章只愿君心似我心3』雨若以为小别之后慕容惜言也会对自己有~~的思念,可是此刻面对惜言的一如既往的冷漠雨若的心有种被~的~~,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自君别后她思念他成灾,可他却对她可以云淡风轻。 慕容惜言冷冷的凝视着雨若依然有些苍白的脸,却也看到了她头~戴着的那一朵浅黄色的珠花,那是雨若十三岁寿辰时他送给~。 “言哥哥你这次去江南一路可顺利?”雨若柔柔的问。 慕容惜~~
     >> 阅读第4章 第四章只愿君心似我心3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