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歧途》·第2章 他要勾他


    高主任头点得象鸡啄米:“是,是,我们一定努力,一定努力,还请吴局长多多关心。”

    坐了一会,再也想不出什么话说了,两人面对面坐着有些尴尬,他就说:“你,还有什么事吗?”

    高主任也是个明白人,连忙站起来说:“没有了,那我就走了。”

    吴祖文指指办公桌下的塑料袋:“这是什么?每次来都拿东西?这样不好,快拿回去吧。”

    “一件羊毛衫,还有……”高主任难堪地转身往外走去。

    吴祖文连忙站起来,走过去拎了塑料袋塞还给他说:“去给胡局长吧,我,嘿。”两手一摊,以示不是正局长,帮不上忙。

    没想到高主任压低声音说:“都说明年,这正局长的位置,就是你的了。嘿嘿,不说了,我走了。”

    吴祖文心里一跳,严肃地说:“谁这样瞎说的?你要我好,就拿走,好不好?还有,你告诉一下金校长,他上次打的那个人事调动报告,局党组还没有研究,再等一下吧。”

    高主任只好尴尬地拎了塑料袋走了。吴祖文回想着他刚才的话,心里说不出的愉悦,同时也感到有些担心,环视着这间普通却又神奇的办公室,心里想,就是这样一间办公室,弄得好,就是你政治前途的摇篮,弄不好,却是你人生命运的囚牢啊。


    他平静了一下心情,埋头看了两份报告,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是吴局长吗?我是彩霞印刷厂的张和平啊。今晚有空吗?我这里有个饭局,请你赏个光。刚才,我转在你办公室门前,看你忙,就没敢进来打搅你。”

    “是张厂长啊?别客气了。”他习惯性地推拒说,“晚上,我还有事呢。”

    “罗局,你就不要再推辞啦,我已经请了你多少次了?” 张厂长突然压低声,有些神秘地说,“今晚,我有特别的安排,保证不让你白来。”

    “什么事啊?”他警惕地问,“你别搞得神神秘秘的。”

    “先不告诉你,你来了就知道了。”张厂长留下一个谜,就挂了电话。

    拗不过张厂长的死缠硬磨,也为他神秘的口气所吸引,吴祖文答应了。他知道张厂长一直要请他吃饭,无非是要他帮忙,把教育系统的一些印刷业务拉给他做。他怕有行贿受贿的犯罪行为发生,就一直推辞不去。今晚却被他的谜吸引得心浮脚痒,去了。

    去之前,他给方雪芹发了一个短信:不好意思,今晚我有事,以后再联系吧。

    她要钓我,我也要钓她,不能轻易上钩。不易上钩的鱼才是大鱼,才能引起钓者的兴趣。

    果真,方雪芹马上来了回信:领导就是忙!那好吧,我就回去了,本来,我想跟你好好聊一聊的,晚了,就住在电大。希望局长大人,下次一定不要再推辞,好吗?


    六点半,吴祖文按约来到张和平说的那个饭店包房里。这是市里最高档的饭店,他吃过好几次了,不足为怪。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么大一个豪华包房里竟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好奇地问:“还有人呢?”

    张和平坦然地说:“没有了。要多少人做啥?闹哄哄的。今晚,我是专门请你,吴局,请你,可真不容易啊。”

    说话间,几个小姐来上菜,一放就是一桌美味佳肴。吴祖文赶紧说:“两个人吃得下这么多吗?别浪费,啊,少要一点。”

    张厂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又不要你付钱,你心痛什么?”

    开始喝酒吃饭。几杯五粮液下肚,吴祖文见张和平还不开口进入正题,就单刀直入地问:“什么事?说吧。”

    张厂长说:“没什么事啊,今晚就是请你吃饭喝酒,洗澡,放松放松,不谈任何事情。”

    这有点出乎吴祖文的意外,他以为今晚酒一喝,张厂长就会从包里拿出一个红包塞给他,然后直奔主题。既然不谈事情白吃饭,那就放心大胆地吃吧。当官,出来吃饭是最正常的事,你只要高兴吃,有功夫吃,天天都能撑死你。

    这就是今晚的神秘之处?吴祖文一直在怀疑地观察着张和平的反映。不会吧?现在这个社会上,好象没有这么好的人了吧?让你白吃饭,不办事,就谨慎地说:“我可要跟你说清楚,我只是一个副局长,没有权力给你办什么事,你不要搞错了。

    “哈哈哈。”张和平突然哈哈大笑,“哎呀,吴局长真逗,笑死我了。来来,喝酒。”


    几杯酒下肚,张和平眨着眼睛,有些神秘地说:“谁看不出你们局里的发展趋势?稍微有点眼光的人,都不会把感情投给快要下台之人的……”

    “你,这是什么话?”吴祖文一听,心里有些不高兴,这也太势利了吧?况且人家还没有退休,我还不是正局长,官场上的事情谁说得清?现在的人怎么都这样啊?这样下去太危险了,就沉着脸说,“你们这样做,到底是好我,还是坏我啊?”

    张和平打着哈哈说:“吴局,别太认真了,这里,不是没有外人吗?在外面,我会注意的。来来,吃菜,吃菜。”

    喝得头脑晕乎乎的,张厂长就把他带到市里那个最高档的浴场去洗桑拿。吴祖文来过几次,都是别人请的,所以再高档,他都无所谓,也很熟悉。前面的一套程序,他熟门熟路就自己完成了。所不同的是今晚洗好澡,张厂长没有把他往休息大厅里领,而是领进了一个幽暗的小包房,里面只有一张床。

    这时候,张厂长真的一脸神秘,不跟他说什么,就关门出去了。一会儿,他领进来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小姐,亭亭玉立在他面前。张和平俯下身,附耳对他说:“刚从四川来,才十六岁,包你舒服。”说着,就转身带上门走了出去。

    “喂,喂,张和平,你搞什么名堂?”吴祖文赶紧喊道,“我从来没有这样过,我不要,我不要……”

    正这样叫着,那个稚嫩的小姐走上来,往他大腿边一坐,看着他说:“大哥,别不好意思了,我才来三天,就被那个张大哥相中,说今晚,让我来好好服伺你。”

    “不行,我可从来没有这样过,他,纯粹是瞎搞。”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味道不错吧”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味道不错吧』这是假话,他以前除了搞邢珊珊外,还时不时地到这种场合来临时娱乐,品尝新鲜。只是到这里当了副~后,他谨慎多了。也不时地有人想请他到这种场合来放松自己,他都~~了。今晚,这个张和平也不事先跟我说一~,就自说自话地把我带~包房,还请来了一个鲜~稚~的小妞,真是气~我了。 可他刚~站起来走,小妞一只~~白~的~就盖~了~~~。一~~~立刻传遍~~,刷一~,~~~迅速膨~,不~~
     >> 阅读第3章 味道不错吧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