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床》·第3章 难道有人整我


    单位新领导一来,就要求开展干部竞争上岗活动。所谓竞争上岗,简单的说,就是考试加测评。先是笔试,后是面试,再就是民主测评,并按照事先设置好的权重比例,最后计算出综合得分,排出高低,以此来选拔任用干部。

    对此,君君却不以为然,说什么竞争上岗,最后不都是按照你们领导意图行事吗?我就不相信,会完全按照分数高低来安排你们,所以,这种活动,也是障人耳目的方法罢了。

    但是君君却不知道,如果不开展竞争上岗活动,那一般的干部如我,可能就更不会有机会了。所以,我必须要高度重视这次活动。我本着“临阵磨刀不快也光”的原则,每天除了工作就是看书,还要花一定的时间,来反复修改完善自己的面试演讲稿。这样,我多次推掉了和君君“做运动”的机会。

    她坦言:在男人心里,到底还是“官位子”比女人更重要呀!

    根据竞争上岗活动方案安排,我先是参加面试演讲活动。这之前,所有参加人员必须进行抽签,决定出场顺序。

    我不知道别人是否有和我同样的心态:祈祷、祈求千万别抽到第一个出场呀。同时,内心深处,我还有一种被君君讽刺为“道貌安然”的想法:希望那个人抽到第一个出场!

    那个人,当然是对自己这次调整有威胁的,或是关系不好的人呀!

    抽签结果,很快出来了,十五人参加,我抽到第五个出场。应该说,这个出场,我的自我满意率只有90%。

    君君不理解,说:“你没有抽到第一个出场,就算对得起你了,抽到第五个出场还不满意,你也太贪心了吧。”

    我说:“如果抽到第七以后、第十之前出场,满意率就是100%。出场太早不好,出场太晚也不好。”


    “这是为什么呀?”君君问。

    我说:“为什么说第一个出场,或者说太早出场的不太好呢,我认为:一是因为这个时间段,评委们刚刚入座不久,思维意识可能还停留在,单位里刚刚请他们吃完的那顿档次很高的饭桌上,或是停留在单位主要领导刚刚和他们握手、打招呼的良好的感觉上,简单的说,就是他们还没有进入状态,演讲却开始了,没有集中心思听的话,当然就不可能作出全面地、客观的评价;二是出场过早,演讲者讲得好与不好,相互比照的对象太少,评委们打分就相对比较谨慎了,而且,先打的分数,往往是比较偏低的,如果打得过高,后面的人如果讲得更好的话,分数就不好控制了呢,可能就会出现过高的分数。所以,一般来说,有了头三四名的参考、比较,越往后,评委打分,相对就会越客观、越公正了。”

    “但是,到了十名以后,因为时间长了,听的多了,那评委们的意识里,就多少会有一点审美疲劳了,身体也累,精神更累,容易开小差,这时候,往往希望活动早点结束,自己早点解脱,而且,有的评委还会想:快快结束吧,好早点拿到单位里给的辛苦费呢!所以,这个时候,评委打分,也就相对有点着急了,不那么认真了, 可能会草率从事了,盼演讲活动早早结束呢。”

    “因此,我以为,第五名出场,是有点偏早了,如果第八名出场,那是最佳。”

    “那你最后的成绩怎么样呢?”君君似乎被我的话给忽悠了,用有点崇拜的目光看着我。

    “这个呀,反正,不是最好,却也不差。”我没有具体说明多少。因为我知道,这面试的分数,只能是说明一个方面,还有笔试和民主测评成绩呀。

    “话说七八留余地。”这是我的习惯。

    事实上,我的担心没有多余。笔试的成绩,我并不是很好。这次笔试,是现场写一篇命题文章。我自认为写得还可以吧,但评委们的打分却不是很高。我心里有点不服气,但又没有办法,写得再好,评委不认可也是白搭。但办公室郝主任告诉我,其实我的文章还是很好的,就是在评委阅卷打分时,吃了暗亏。

    “暗亏?难道这其间有不正常情况发生吗?”

    郝主任没有理睬我的问题,只是微微一笑,说:“你们的试卷本是密封的,评委们也看不到名字,但是负责密封的人员却能知道。对于他们想‘关注’的人,他们一定是可以做些动作的。”

    “这点倒是,如果这其间,监考和密封试卷的人员做点小动作,是不容易发觉的。”


    “这次笔试阅卷打分,你的试卷是被放在第一个,也就是密封编号001,第一个被评委打分。”郝主任意味深长的说,“至于其他的动作,或许还有吧!”

    我一想,有点明白了。这不是和面试演讲第一个出场人,总会有点吃亏的道理一样吗,对于命题文章来说,第一个被评委打分的,至少想得高分是相当的不容易的。

    “当然,文章如果写得特别好,那又另当别论。可是,文章的好与不好,判断的标准,也是因人而把握的。所以,第一个被打分,你吃暗亏了。”郝主任如是说。

    “虽然,谁都可能会被放在第一,被第一个打分。但是这个被打分的第一个人,却单单是你,而不是别人呢,你想过吗?”郝主任冷笑了一声,“而且,你的面试演讲成绩还那么好!”

    “还有,单位这次竞争上岗活动,主要是由人事科负责进行的!”

    郝主任这话让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发麻的感觉,“难道,这其间有人,对我有意见,整我?”我有点不相信,但是看着郝主任的目光,又有点相信了。

    郝主任在办公室已经当了三年多的主任。她的个子高高的,身体丰满而性感。我第一天来到单位上班,是她接待我的。那天,她穿着一件粉红的线衫,脖子系着一个蓝色的丝巾,坐在办公桌边看文件。当我走进来来时,我还以为走错了门。在我的印象中,机关单位工作的女人,打扮得总是有些保守的。而她看见我,起身招呼我时,那对高耸的**轻轻的晃了晃,差点花了我的眼睛。我不好意思看着她,只好微微地低下头。

    “你还有点害羞呀。我们单位,你这样的人,也不少,来报到时可没象你这样的呢!”她笑了起来,很好听。

    “我已经看过你的资料,领导也有了明确指示,让你在办公室里工作。你有什么想法吗?”她让我坐下后,拿一个纸杯,要给我倒水。

    我说不用不用。但她还是倒好了水,递到我手中。

    “你的文笔不错。我们办公室里也缺少这样的人。你呢,有什么个人想法吗?如果我能解决,马上解决,如果解决不了,我会汇报给领导的。”她坐下来,看着我说。


    此时,我们已经面对面了。我仍是微微低着头,努力地保持着脸上的笑容。但我的鼻子里,早已充满了她身上的体香。这是让人舒服的香味!

    “你可别拘束。如果你现在觉得不方便说,以后说也行。反正我们以后是同事,天天可以交流的。”她笑着说。

    接着,她就开始向我详细解说单位的工作性质、人员编制、科室情况以及工作范围等。这其间,我很少说话,只是时不时的点点头,表示她说的我已经听明白了。

    而她呢,边说边带着微笑,说话思维清晰、语句清楚。当有电话来时,她就会笑着说:“我先接个电话,好吧!”。这样的话让我的心里,热乎乎的!

    现在,郝主任跟我说到竞争上岗之事,也是笑着的。不过,却是冷笑。我很少看到她这样的冷笑呢。

    “看来真有人整我了!”我想到之前发生的一件事了。

    当然,这种可能被人整的事情,我没有告诉君君。

    但我告诉妙妙了。

    妙妙何许人也,我不知道;芳龄几何,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她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起个网名叫“大风起兮””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起个网名叫“大风起兮”』有人说:完全的人,是肉~和心灵~和谐统一。我现在有个苦恼,就是肉~和心灵有时不合拍。比如,我看到你时,想的是和你聊天,谈谈好的人生、成功的事业和大量的钱财什么的,这是我心灵的~望呀。但为什么,聊着聊着,我肉~的~~,却会坚~起来呢。我并没有想什么你是~神,想和~神一起~呀什么的,可它就怎么就不~心灵控制而坚~了呢? 呵呵,相反,当我的心灵里有了和你~的~望时,我肉~的~~~~
     >> 阅读第4章 起个网名叫“大风起兮”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