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墓》·第1章 第三人


    自从上大一以来,我就很努力很拼命埋在书玩里很少有时间去找乐,因为高中的经历让我深深的感到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书上,会让我取得更优异的成绩。

    每天晚上的校园,可以说的恋爱的天堂,放眼过去,那些树下,黑黑的角落里都有甜蜜的在发生,大胆一点的甚至在草地上滚。

    一对对情侣在亲密,而我苦笑着和书本亲密。现在想起来好像是同一件事扼杀了我的童年、纯真、爱情、理想——学习。

    人的成长过程本来就是很奇怪的,明明不喜欢的事,却拼命去塑造它,把它包装的华丽,所以爱情、理想、玩乐在书山面前早已枯萎了!

    以前因为这样性格就变得有点孤僻,最近一年才慢慢改掉的,至今我的初恋还是玩好无损的种子印在心房的深处,所以就算不经意和某个对视一下,我都会脸红,用宿舍大张的话说“我是二十一世纪最纯洁的大学生,将来谁嫁给了我,那她赚死了!”

    今天的太阳热得有点欺负人,在学校图书馆看书都搞得我大汗淋漓,没办法,七月中旬简直是烧烤不用火的天气,尽管有风扇我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真不知该什么说这个学校了,连个空调都不装。

    “真抠门”我悻悻的走回宿舍。

    “哟!小处回来了”何胖子一看见我惊道“丫的,我说今天什么刮了西北风,原来是要把你刮回来啊!”

    宿舍里面只有两个人,何胖子和舍长王新成,何胖子说的小处那是大张给我起的外号,以前他们都小处男 小处男的叫我,听着我受不了了,他们就改叫我小处。

    我给何胖子比了个中指:“瞎说,这里夏季刮的是东南风,冬季刮的是西北风。”我很挑衅的看着他,意思是你这文盲。

    “哈哈!”舍长在电脑面前傻笑起来:“小处你真是一个幸运星,一回来就爆粉了!”

    他看着地下城与勇士的那装备兴奋不已:“靠,218万,小处我爱死你了”他手舞足蹈的怪叫着,就差点没跑过来亲我一口了。

    而我和何胖不约而同丟下一句,幼稚。

    “小处,跟你商量件事?”何胖子神秘兮兮的跑到我床铺边上坐下来。

    “什么事?”我爱理不理的吹着风扇。

    “今晚我们学校有个女生过生日……”

    “过生日?**什么事?”


    “你听我说完呀,老实说我每天看着你独自一人,怪可怜的,做兄弟的我今晚帮你介绍的女朋友……”

    “哦,原来是给我说媒来了!”

    “也可以这么说,告诉你那个女生很优秀的,现在单身哦,我是怕她被蛤蟆吃了,所以,肥水不流外人田,就便宜你咯。”

    “我可以吗?”我的心莫名的跳动起来。

    “行的,就算你不相信你自己,也要相信你胖哥啊,是不?色长。”说完他坏笑的看着我,眼睛竟然往下瞄。

    这样看着我心里直发毛:“滚,恶心的家伙。”我捞起一个枕头就砸了过去。

    ……………………

    我不知道,从我答应的那一刻,我的人生开始被一团团迷给笼罩……

    ……………………

    整个下午,我有点紧张,很期待。何胖子看我这样哈哈大笑,硬说我发春了搞得我满头的黑线,于是反驳说:“小胖子,你也别得瑟,想你这般换女朋友如换衣服的,小心像前年的那桩人命案!”胖子听我这么一说,竟然也有些害怕。

    一年前的那桩惨案,一个女生满脸模糊,尽是刀伤,嘴巴里含着被割断的舌头,眼睛睁得大大的,那是死不瞑目,光着身体,面朝下背朝天躺在草地上,背上还有一个血淋淋的字“叛”,在背上写着叛字,整体来说是背叛,根据事后警察说,这是一桩情侣背叛后被谋杀案,到最后也没察出凶手,所以这事久而久之就不了了之了。校方因这事赔了三十一万的补偿。

    “切,少来了,那是前年的事,我们那时还没来呢!好了,别说这种伤气氛的话,赶快准备,等大张回来就出发。”

    胖子告诉我今晚大张也带着他的女朋友去,让我们等他一下,至于色(舍)长吗还沉浸在游戏世界里,大张说色长是守护地下城的勇士,将来世界的和平就靠他了。

    七点十分大张就回来了。

    “哇靠,小处男,今天会化妆了哦,嗯,就是感觉头上没有发蜡。还有……”

    艹!我直接一脚送他出门,

    一会儿后,学校门口,胖子和大张分别带着女朋友,而我自己一个人,显得特不自在。


    “哎,小处,等下姐和啊何给你介绍女朋友,你该什么感谢我和啊何啊!”

    她说完,我立马盯向胖子,丫的,这胖子太不靠谱了,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绝对不会和别人说我这外号的。

    胖子被我盯着心虚的缩了缩硕大的脑袋,不好意思的说“嘿嘿,大家快上车吧,在不去都晚了。”

    大张家里蛮有钱的,有不然什么能开越野的丰田呢。

    五个人坐在车里不什么挤,一路上大张说着几个黄笑话,直笑翻了我们。

    七点四十的时候就到了,这里是一个豪华的别墅,胖子告诉我过生日的女生是这家的主人的女儿,听说为了给女儿过生日,他们准备了好久了,就连那蛋糕半径都有一米半。

    站在外面都能听到那巨大的音乐声,没容我想太多,就和胖子他们走进去,一进门他们都笑着和他们打招呼,因为事先过生日的女生说过不要送什么礼物,所以我们都是空手来的。像她家这么富有,就算像送什么礼物,也想不出。

    一会儿后,我坐在沙发上小小的抿一口啤酒,由于不认识什么人所以根本没什么话题,看着这家别墅,真他娘的,人比人气死人,这豪华简直没的说。

    一会儿后,胖子就拉着我出门口去了,一到门口胖子的女朋友就拉着一个漂亮的女生到我面前。

    “夏进,你看吧,我够意思吧!”胖子付声在我耳边道。我看一眼面前的女生,身材高挑,秀发如丝,嫩白的脸蛋带着娃娃的可爱形象,那双大眼也看着我,直弄得我脸上发烧,心砰砰的跳。

    “你好,我叫陆梦媛。”她率先开口了,伸出友好的手。

    “我叫夏进。”和她握了一下手,友好的笑了笑。这时胖子到陆梦媛面前说,把握机会,那小子初恋初吻什么都在呢。

    他这一说,陆梦媛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我可怜的心又忐忑起来。

    “啊!”这时一声尖叫声响起来,分贝可真高,音乐关了起来,不明所以的我们都进去看一看究竟,

    死人了!进门听见的第一句话。什么?我跟着人们走到楼梯口上面。

    这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光着上身的女生躺在哪里,最明显的是她的背,一个血淋淋的字“叛”。喉咙早已被割断了,流了一地的血,现在还在不停的冒血,这证明她死的时间不久,是刚死的,在看到的一瞬间我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前年学校的那桩杀人案,绝对是同一个人所为。

    人群早就乱七八糟了,那个过生日的女生脸上早已没有一丝血色了。


    不知所措的坐在地上,估计这个打击谁也无法接受,原本是高高兴兴的聚会,请来了同校的一百多同学,竟然出了这等事,又是在家里。至于她父母那样子也好不了多少。

    一些女生吓得怯怯的躲在男生的后面,在我观察尸体的时候血水扩张把我的鞋底全弄**,我没发现先在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尸体旁,所有人或是厌怕,或是不安尽可能离现场远点。

    我翻上她的脸,和前年校园的那桩命案不一样,她的脸没有被刀割,也许是凶手没有没时间割吧,所以我能清楚的看见她的面容扭曲的很大,这是惊恐留在死前的痕迹。嘴巴大张,可能是被割喉后,想拼命叫喊,或是想拼命呼吸吧。

    这时我发现她的肚脐哪里纹着一面小旗帜,仔细数了一下,有六个颜色,分别为红、橙、黄、绿、蓝、紫。我看着这个小旗,竟然有种印象,可是就是想不出。

    这时警察和救护车终于赶来了,我只好起身离开。一回来胖子给我一个拇指,说我胆子大,连死人都敢接近。

    医生看了一下连摇头,警察已经拉好了隔离线,一个上了年纪的警察,看了好久,最后十分肯定的说“这案件和去年的校园案是同性质的案件。”

    这话差点就让我笑出来了,这傻子都知道。

    一个年经的警察偶然发现一个字,写在死者小腿上,一个“白”字,是死者写的,或许她在传梯某个信息,也许在暗示我们杀她的人是谁。

    看到这个字后,警察们迫不及待的查了我们所有人的名字,很巧的是没有一个人名中带有白字的。

    之后,他们一个个拉着我们独自问话,录口供。最后排查在那段时间二十一个人有嫌疑,不过大多都为情侣,其实这些都在某个角落亲热。

    自从发现那个白字开始,我就在想这个白字代表的某种信息。死者在小腿用自己的血写了一个白字,也算聪明,写完后裤脚就,把这个字给遮掩起来了,凶手根本看不到也没时间查看。关键就在这里了,这个字是死者不希望凶手看到的,所以说这个字是和凶手有一定联系的,既然死者能写出这个字来暗示我们凶手是谁,所以凶手是死者认识的人。从这里我已经知道凶手是死者的熟人了,那么接下来就从和死者要好的人查起……

    “嘿,夏进,想什么呢?”陆梦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我前面了,正对这看我。

    “没”我急忙看向地面,没敢和她直视,一低头,就看见她修长,圆润的大腿。

    “你脸红了。”

    “没,是天气太热了。”

    “哎,”胖子看不下了,说“处……就是这样,我都感到丢脸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三人II”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人II』“大张呢?”我索~避开他们的话,问。 “别提了,被警察看着呢?” “什么回事?” “就是大张和她~朋友在某个角落谈情说爱,警察说他们有在场的嫌疑。所以就这样咯。” 色字头~一把刀,我只能这么说了。很快,警察统计了一份资料。 ~者:张曼丽 ~别:~ 民族:汉族 ………… ~~
     >> 阅读第2章 第三人II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