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墓》·第2章 第三人II


    “大张呢?”我索性避开他们的话,问。

    “别提了,被警察看着呢?”

    “什么回事?”

    “就是大张和她女朋友在某个角落谈情说爱,警察说他们有在场的嫌疑。所以就这样咯。”

    色字头上一把刀,我只能这么说了。很快,警察统计了一份资料。

    死者:张曼丽

    性别:女

    民族:汉族

    …………

    想着,想着,突然我发现一个问题,死者张曼丽长得那么漂亮,那么她男朋友在哪里?这么漂亮的女生要是没有男朋友,这才有问题。

    于是我就过去问张曼丽同宿舍的好友,也就是刚才发现张曼丽尸体的杨青。

    杨青很伤痛的说:“啊丽有一个男朋友,不过他在上夜班,没有来。”

    别一边警察也没找到作案工具,我也找不到突破口,明明知道凶手就是人群中的一个,却茫然的不知所措。张曼丽临死前写的那个白字到底暗示什么?真的,去猜一个死人的心思很痛苦。

    看着杨青哭泣的样子,不禁让我心生怜悯,于是问:“你男朋友呢?没人陪你来吗?”

    “没,我是和啊丽一起来的,没想到……”

    她哭得更厉害了。


    我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仔细想想她的话

    ,再看看张曼丽尸体上的小旗,再想想她写的白字,我脑海中出现三个字把一切都给连惯起来了。虽然我不能十分肯定凶手是她,但是也差不多了。

    夜很深了,所有人都想尽快离开这里,奈何警察不让,他们说等案子告破了才能离开。

    看着这帮警察在哪里研究案发现场,我做了一个从出生到现在最大胆的举动。直接跨过隔离绳,来到尸体前。

    “我想,我知道凶手是谁了,你们不用做这无聊的研究了。”

    全场目光集中到了我身上,虽然很紧张,我却故作很镇定的样子。

    “你知道?”老警察问。

    “是的。”

    “那杀人凶手是谁?”老警察问了所有人都迫切知道的问题。

    场面一下子安静极了。

    “其实,杀人凶手是。”我指向何胖子的方向。

    “你?这不可能。什么可能是我?”何胖子喊着。

    “我没说是你,我说的是你后面的人,杨青。”

    杨青站在胖子后面,脸色铁青:“不,不是我,我有不在场证明,当时我在切蛋糕,切好后,我见啊丽不在,我就去厕所找她,找不到我又去楼上找,没想到刚到楼梯……”

    “别装了,我想当时你根本没去厕所,直接到事先你约好张曼丽在楼梯上等你哪里。到哪里后你为了节约时间就趁张曼丽没防备的时候割了她的喉咙,要知道一个被割了喉咙的人几十秒就会死的。这时你脱了她衣服在她背上写了“叛”字,当你做完,时间是很短的,只要你编个谎话说你去厕所找过她,就给你造了个不在场的证明,因为厕所离这很远的,来回的话作案时间不够了。我说的对吧。”

    “你是不是忽略了一个问题,是我杀的话我哪来的凶器?在我看到尸体的时候我就喊了出来,那时所有都过来了,那时候没有人看到我拿什么凶器吧?”


    “是啊,她什么都没拿。”一个男生说。

    老警察看了看我,没说什么,凶器他们可是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凶器?呵呵,刚才你不是告诉我们了吗?你之前说你在切蛋糕。你杀死张曼丽后,就把那水果刀放到裤脚下面,这时你一喊出来所有人都会过来的,看到死人后,我们的注意力肯定在尸体上,这时你再悄悄的到蛋糕那里把刀放下,再回到人群边。谁会知道是你?”

    老警察一听,就到蛋糕那里拿出水果刀,问:“事实真如此吗?杨小姐。”

    “不!这全部是他胡说。”接着她看向我:“你凭什么这么说,你有什么证据?”

    “嗯,小伙子,我们警察凡是都讲究证据,不知你有没有,要不然我们会当是污蔑的。”一个警察说。

    “证据?我有。”我指向张曼丽的尸体说:“是她告诉我的。”

    一个警察笑了出来,说:“你当我傻啊!”

    大张上来拉着我:“你书读傻啦!死人什么告诉你?”

    好多人都不信,我看见老警察在哪里一个劲的摇头,明显否定了我。

    “你真是自欺欺人。就算死人能说话为什么只告诉你,不告诉别人,你和她什么关系?”杨青冷笑。

    “我没有说谎,而且你说错了,她已经告诉了我们所有人凶手是你,只是你们没发现而已……”

    “告诉我们所有人?哈哈,天大的笑话……”

    “别急,等我把话说完了你再笑,其实张曼丽不是用嘴巴告诉我们,而是死前的时候用动作告诉我们,你们看。”我指着她小腿上的白字:“如果单看这个白字的话就算看到死,也不会知道凶手是谁,所以必须要用张曼丽身上的某个地方来解释。”我蹲下来指着她肚脐上的纹身:“这个叫做彩虹旗由红、橙、黄、绿、蓝、紫组成的,其实这个彩虹旗隐藏着一个身份——同性恋。”

    说着,我看向杨青,发现她的脸终于变了。


    我接着说:“所以这个白字,准确的说是白色蝴蝶结,在欧洲彩虹旗和白色蝴蝶结都有代表同性恋的意思,这么说你们应该大体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就是说张曼丽是一名同性恋者,这个纹身上应该是代表她的一层身份,这个白字应该是白色蝴蝶结,我想她伴侣身上应该有个白色蝴蝶结的纹身吧。我说的对吗杨青?最后你杀了她,她只写了这个字告诉我们,凶手是你,我想为何写这个字而不是你名字,应该是她对你有亏欠,对于你杀了她没有多大怨言,从而写这个字如果能破案就破案,不能破案就算了,这应该是她临死时的心理吧!”

    我说完了之后,气氛跟微妙,我不知道在场的人什么想,不过我知道杨青心理一定很不平静。

    “他说的是真的吗?”老警察略带质问的语句对杨青说,明显他的立场是我这边的,只能说他相信我的话。

    “唉!”杨青套了口气:“能告诉我吗?你叫什么名字?”

    “夏进。”

    “呵呵,夏进,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我真的想笑你这样的男朋友。”她说着,已经默认了。这时几个警察分别站她周围,防止她逃逸。

    “你是什么时候怀疑我的,能告诉我吗?”杨青的话带着一点请求。她看着我的眼神没有没有哀怨。老警察似乎也很感性趣,他很想知道我的逻辑,当了几十年的警察,还没那件案子能像今天这么顺利的,所以他很想知道我破案的突破口。

    “就在刚才我问你张曼丽的男朋友的时候怀疑的。”

    “什么怀疑的?”

    “那时你说张曼丽的男朋友没来,是你陪她来的,当时我心里想难道她是同性恋?而后她的纹身证实了我的想法,这时我联想到了这个白字,白应该代表白色蝴蝶结,她死前写的这个字就是给我们一个暗示,杀她的人是她的性伴侣。而你是这里单身的女生,而且和张曼丽是同宿舍的好友,我就怀疑到了你身上。”我说。

    “前年的校园的案子是不是你杀的?”老警察突然质问道。

    在我们认为是她的时候,她摇摇头苦笑道:“不,前年的案子不是我做的,前年被杀的女生我都不认识。张曼丽背叛了我,我只不过参照前年的案子杀她的。”她信誓旦旦的说。

    “不管是不是回警察局再说吧!带走。”

    “等等。”杨青说着,就拉上衣服,一个白色的蝴蝶结纹在她的肚脐那里。很明显的蝴蝶结。

    以后她就被警察带走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着手校园案”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着手校园案』这件事已经过去一天了。那天晚~胖子千催万催的让我送陆梦媛回去。他~说着不让我~车。 我只好去送陆梦媛回去了,由于我有些~怯,开始时真的很~张,说白了是我心里作用,过了好一会儿我们才聊得开,最后她给了我~~号码。最可恨的是这胖子和大张竟然都关机了,有没有的士,害我白白的在大马路等了一个多钟才打到的士,事后我兴师问罪,胖子却懒懒的提着眼皮说:“谁让你当时吓我来着。” ~~
     >> 阅读第3章 着手校园案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