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的花花事》·第1章 伤心事


    本人马乐乐,男,21岁。新山村人。个头一米七,黑瘦。家里穷,哥三。

    要说我这开场白咋整个一个征婚启事模样了,您这话可真说对了。我真想找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可是您给参考参考这形势,我上哪儿找去?

    现在的姑娘一个个猴精猴精的。她们随便瞄两眼,就知道哪个是阔老板高富帅。至于我这样儿,她们都不用眼睛瞄,闭着眼睛,随便用那秀气的小鼻子闻,就能判断我是个一命苦还不敢怨政府的矮锉穷。

    这位大哥说了,一米七也不算矮啊。可是大哥,这人穷见人短三分,我想高大魁梧英俊黑得有风格,人家还会搭理咱吗?

    看到这里,各位大哥大爷该明白了。你马乐整个一贫下中农啊。这话您可真说对了。我还几次向人作自我介绍时,都把这新山村说成了山新村。伤心啊。家里五口人,45平米。除去烧饭的厨房待客的堂屋,属于我的世界,只有一张床。这张床还只有一半,因为另一半是我二哥的。

    我们这里呀,人要是想有出息,家长们首先想的是让孩子读书。我父母也不例外,他们看我小时候猴似儿的,见到阿姨叫姐,叫到奶奶叫阿姨,就料准了我是块念书的料。于是兴高采烈地把我送到学校去了,以为这只小股可以给他们带来一路红。


    没承想我到了学校第一天,就和邻座那小子干了一场。原因是那小子是村长的孙子,嫌我身上有股咸菜味儿,死活不愿意跟我坐一起。

    老子那个气啊。瞧不起人不是?谁他妈的下饭不用咸菜。要知道这时我上小学一年级,都十岁了。而那小子才六岁。老子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结果可想而知。还没等那小子哭鼻子,班主任就黑着脸跑了进来,将我一顿猛揍,一边揍一边问:“你小子马乐是什么东西?人家是什么人?人家是小太子爷。”

    我那时小,不懂事。不知道太子爷是什么人物,便忍着耳光打在脸上的疼痛,捂脸问道:“他,他是太子爷,他才六岁呢,都当爷了?”

    班主任气得笑了,指着我的鼻子吼道:“六岁当爷?他不但是你的爷,还是你老子的爷。我告诉你,你小子闯了大祸,收拾收拾赶快回家吧。”

    我还没上两节课,就被班主任撵回了家。

    了解到原委后,我老子还真把村长那孙子当爷了,拿起棍子满院子撵鸡进笼,然后将那个一直是巨大收入来源的芦花鸡逮住了,鸡哇哇叫,我哇哇哭。那鸡可真是一个宝啊,每天一个蛋,准时准点,从来不延误。比女人来月经都正常。


    鸡最终被送到了村长家,我再次挨了一顿猛揍之后,第二天还是去上学了。

    自打那一次之后,我老子肯定觉得我会学乖了,上课认真听讲回家及时作业,热爱国旗国家伟大的党,尊敬老师团结同学了,一门心思用在“大小多少,前后左右,电灯电话”的那本语文和数学上了。

    我也的确做到了天天背书包上学去。可是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那里紧邻学校倒垃圾的地方,一年四季三季臭,臭倒不要紧,反正我习惯了天天打扫学校茅厕的味儿,关键是那绿头苍蝇像是认识我一般,天天围着我和我的书打转。

    砰的一声,我打死了一只。那绿色的**弄脏了书的三张纸。

    老师正在前面讲课,被我吓了一跳。他听音辨位,立即判断那声音是从我那里发出来的,便气势汹汹地走到我跟前,将书拿在手里,猛地扇了过来。啪的一下重重地打在我的脸上。

    班里那叫一个安静啊,我脸上热辣辣的疼,眼睛里冒出愤怒的火光来。要是眼睛能杀人,估计那厮被我开学到现在的十多天杀了上千回了。


    就这样,我上到了小学六年级。现在我经常回忆那六年过得真不容易啊。

    我替老师家栽过秧,承包了学校六年的厕所打扫,替校长抓过十多回青蛙熬汤,还帮女同学背过一长串书包,反正好人好事我做得不计其数,不过先进个人一个也没拿到。

    老师见我辛苦,也不想找我麻烦,从来没让我叫过家长。估计我老子就算被叫,也以为我在学校获得了荣誉,觉得没必要来说那些谦虚的话。

    总之,我六年级就大学毕业了。怎么,这话老大你没看懂?我的意思是说,我只上了六年小学,就和学校讲沙什么那拉了。那是日语,估计您懂的。

    瞧,我这水平还说得过去吧。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要吃奶?”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要吃奶?』回到家里,我没事~~。于是学~瓦匠,学理发,学木匠,学油漆,家里的20多只~~一天天地少~去,我什么~艺也没学成。估计我老子看在~伤心的份儿~,不再让我去学这学那了。他每天看到我不是皱眉就是叹气,我娘估计着我这辈子~不过我老子,也不用正眼看我。 可我已经21岁了。年纪青青,~~~壮,正是发挥大好~~为家庭添砖加瓦的大好时机,怎么着也不能闲在家里吧。再说我二哥25岁了,我再不~~
     >> 阅读第2章 要吃奶?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