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贞女纵情都市:城色》·第2章 ~彻心扉


    温暖的太阳不知不觉滑落到了西山的背后,大群大群的倦鸟也早已飞回了自己的巢穴。天幕上弯弯的月亮抖落一身皎洁的光芒,一部分细细簌簌的洒进了村西边的蜿蜒小河。

    程富贵和老伴拖着疲惫的身子从农田里除草归来,此时程羽菲早已做好了晚饭。桌子摆好,菜已端上,程羽菲招呼着父母赶紧吃饭。

    程富贵早已盘腿坐在炕头上,耷拉着脸,似乎有些不高兴,正往杯子中缓缓的倒着散白酒。

    菲菲妈端详着热气腾腾的饭菜,笑容满面的感慨道:“都说养儿子好,我看养姑娘要比儿子好。看看这热乎乎的菜,姑娘知道疼妈。人说,姑娘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一点不假!”

    程羽菲得到妈妈的夸赞,有些不好意思。盛了一晚米饭,递给母亲,说:“这都是女儿应该做的,再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再说了,我快要结婚了,以后也不能常给你俩做饭了,能多做一顿是一顿。”

    程富贵阴着脸,喝了口酒,说道:“这话说的,就跟我们老两口子快没了似的。”说完,又夹了口菜。

    程羽菲感觉父亲话中有股火药味儿,看了一眼母亲,也没有说什么。

    菲菲妈狠狠地瞪了一眼程富贵,说:“喝你的酒得了,这一下午就拉拉着脸,也不知道谁着你惹你了!”

    “我自己惹自己,行不?”程富贵又是一口酒下肚。

    “行!喝死你个老鬼!”菲菲妈骂了一句程富贵,然后对程羽菲说,“菲菲,别搭理他,一天就知道灌猫尿!咱吃饭。”

    程富贵也不言语,任凭老伴骂,依旧低头喝酒吃菜,我自岿然不动。

    程羽菲吃了一碗饭就下桌了,回到了西屋。

    程富贵半斤酒下肚,面色深红,俨如涂了猪血。见程羽菲只吃了一碗饭,然后不吭不响的去那屋了,冲着老伴说道:“现在这丫头是没治了,几天不见对象,你瞧瞧,这饭都吃不下了。唉,世道啊……”

    菲菲妈歪着脑袋盯着程富贵如猪肝的脸,说:“老鬼,你这阴阳怪气的,想咋的?遇到正经事蔫了吧唧的,等到没啥事儿了,反倒闲屁烂话一筐一筐的往出倒!”


    程富贵是有名的面瓜,怕老婆也远近闻名。任凭老伴咋数落自己,你骂你的,我喝我的。

    “菲菲为啥就吃了一碗饭?看看你那猪肚子脸,谁能吃下去第二碗?”

    “你都吃三碗了。”程富贵边咀嚼嘴里的菜,边嘟囔道。

    “一边去,我那是饿了!”菲菲妈声音开始严厉起来,回身把里屋门关上了,“瞅你那脸拉的跟长白山似的,谁看不出来你是冲菲菲啊?菲菲咋得罪你了?菲菲和俞斌的事儿你不是都点头同意了么?还有啥岔头啊?你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

    “这桩婚事我本来就不中意。”程富贵停下酒杯。

    “那你还同意他俩结婚,你这不是自己扇自己的脸蛋子么?”

    “我不同意能行么?你这老姑娘真能耐啊!不是今天上吊,就是明天喝药!要是因为这事儿真要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这姑娘这么大不白养了?”

    “说多了没用,你别老拉着脸跟别人欠你多少钱似的。菲菲还有半个月就结婚了,你给我脸上带点儿笑模样!”

    程羽菲在西屋的炕上躺着,一张一张的浏览手机相册中她和俞斌的合影,时不时的会笑一下。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口渴,便起身拿着杯子去厨房倒水。来到厨房的时候,正好听见了母亲和父亲的对话,对话的内容是关于自己的。程羽菲放下水杯,站在那侧耳听了起来。

    程富贵酒喝的已经过量了,说话都有些大舌头,明显已经醉了。此时酒杯已经空了,程富贵还要倒酒,却被菲菲妈一把夺了过来。

    程富贵看了一眼老伴。

    菲菲妈右手紧握着酒瓶子,仰着脖子说:“程老蔫,你不服啊?”

    程富贵醉意的笑了,说:“服,服,我这辈子就服你!不喝就不喝。人家小品上都说了,听老婆的话,跟党走,才是好同志嘛。”

    “不喝酒时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喝点猫尿了比谁话都多!还一套一套的!”菲菲妈说道,“我告诉你程富贵,你要是再和菲菲拉拉着脸,别说我和你离婚!”

    程富贵边卷着旱烟,边眯缝着醉眼说道:“你瞅瞅这话说的,多大岁数了还离婚,让不让人笑话啊。你知道我为啥拉着脸不?”


    “为啥?”

    “我心里难受,我憋屈!”

    “菲菲都要结婚了,你憋屈啥?你应该高兴才对。”

    “你要是听了那些话,你肯定也得憋屈!”

    菲菲妈眉头一皱,问:“你听着谁说啥了?”

    “说了一堆难听的话!”

    菲菲妈有些急了,眼珠子一转,说:“是不是有谁说咱家菲菲啥了?肯定是有人说菲菲了,净他妈扯老婆舌。你告诉我,谁说的,都说菲菲啥了!”

    程富贵把卷好的旱烟叼在嘴里,欲说还止。

    “死老鬼,你赶紧说!”菲菲妈一把扯下程富贵嘴里的旱烟,更加急眼了。

    程富贵长长的叹了口气,说:“今天中午我路过春凤家的小超市,几个老娘们坐在门口唠嗑。我赶得也巧,正听到他们正聊咱家菲菲呢。”

    “说菲菲啥了?”菲菲妈紧追不舍的问。

    程富贵吞吞吐吐的说:“说菲菲早就和俞斌骨碌到一块儿了,说菲菲已经怀孕了,要不然我不能同意这桩婚事。你说我能不来气么?”

    听到这,菲菲妈火冒三丈,拍了下桌子,怒道:“老鬼,这是谁说的,你告诉我,我去找他,非得把他舌头扯下来不可!”

    “一群人,你找谁去啊。”


    “你说你,你也算个老爷们儿?让人家说坏话,当时不吱声,回家生闷气。要是我,当时我就上去一人一个大嘴巴,把他们那破嘴全都抽歪歪,让他们没事儿乱放屁!”菲菲妈气的两眼有些发红了。

    “你说一群老娘们儿,我还能跟他们见识啥呢?你说嘴长她们脸上,我是能管着咋的?”程富贵双眼有些睁不开了,说话也乱了节奏,“再说了,我认为,无风不起浪……”

    程羽菲在厨房听到这,她的内心一阵刺痛,她知道无风不起浪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菲菲妈怒视着程富贵,问:“啥叫无风不起浪?你说的还是不是人话?我看你是喝猫尿喝傻了吧?”

    程羽菲怕父母因为这事儿打起来,便推开了东屋的门。当程羽菲站在那得时候,程富贵两口子愣住了。

    “菲菲……”菲菲妈失声道。

    程富贵醉意十足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们说的我都听着了。”程羽菲内心十分的难受。

    菲菲妈尴尬的说:“你爸他胡说!”

    程富贵此时仗着酒意,突然抬起头,耷拉着眼皮说道:“谁胡说了,无风不起浪!要是没那么回事儿,人家能说?咱家能让人在背后戳着脊梁骨说道?丢人呐!”

    程羽菲再也受不了父亲这些毫无理性的说辞了,泪水顷刻奔涌而出,转头出了屋子。

    “菲菲……”菲菲妈想喊住女儿,但是此时程羽菲已经跑出了院子。菲菲妈转过头来,用手狠狠地指着程富贵,骂道,“你赶紧死吧,你死了我就省心了!”

    此时,任凭老伴如何骂,程富贵也无动于衷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黑夜被凌辱”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黑夜被凌辱』茫茫的黑夜里,只有一丝丝朦胧的月光。程羽菲哭着奔跑在村中的石板道~,没有方向,不知道自己~去哪儿,唯一的目的地就是前方。程羽菲的脑海中依旧回~着父亲尖酸的话语,她伤心到了极点。跑着跑着,她跑累了,站在了一棵树~。 程羽菲用~擦了擦已经被泪~所模糊的双眼,~意识的向家的方向望去,才发现自己已经跑出四五百米远了。程羽菲忽然~自己浑~没了~气,背靠着树~,一~~坐了~来。她环视了~~
     >> 阅读第3章 黑夜被凌辱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