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吻》·第3章 心中一震


    秋日的晨阳泛着微酸,给寥廓的大地抹上了一层伤怀依依的清霜;无妆秃裹,几分凄凉,几滴泪痕。凉凉的秋意漫不经心地袭扰着每一个晨起行路之人。

    董郎此次返回乡下桃木村来,不知是欢喜少还是惆怅的多。

    他沿一条秋水溪流,足踩踏着一崎岖乡野荒道上枯黄的野草,洒了一身秋霜,无兴无致,只顾低头往南缓行。

    董郎正低头行走之际,忽闻有女子的哀叹话语之声从身侧溪边的草丛之中传了过来,伴着晨起的秋风,只闻道:

    “尽庭花浓过,已然昨日,空留两鬓秋意。”

    那女子的声音凄婉动人,似要哭倒世间尘埃一般,充满伤感和无奈,幽浮于秋霜别色的寥廓长空。在如此秋日晨曦,令人闻之伤肠不已,黯然神伤。

    董郎心儿一动,便停下脚步来,心中也是一片萧然。

    话说这董郎也是流年不吉、时运不济。

    他苦读经书,花却十载寒窗,一举中了榜名,官拜七品县令。本欲造福一方,作为一番后世功业;哪曾想为官仅四载没余,便因实诚太过,不会往上捧送银两而得罪了上官知府。于是,知府便拟了几宗董郎其失职之过,草了一纸公文递上了上去,不久,董郎便被革职返乡,又成了一个光头草民。此番光景返乡,正逢董郎心中郁闷难解之时。

    倏忽间,这女子话语传来,董郎似乎豁然而悟!吁出一口心头憋闷之气,便顺口应了一句,道:

    “不知楚馆风情何物?似已去,凉了心意!”


    话音刚落,那女子的声音便自溪边轻柔的飘了过来。

    “见先生如此秋霜晨阳,可是急于赶路吗?”

    董郎闻言便走下了乡野荒道,径往溪边那女子走去。

    只见:一绝色女子正临溪默坐,眼神之中似有无限伤楚和惊怕。她衣袂零破,有几块破露之处居然以草茎挽绳别之;但她樱唇轻启,一头秀发于秋风中共舞拂扬,美目含怨,迎观东天晨阳。

    让人诧异的是,她一双玉手捧一驴尾巴毛尖,看其心痛之情似损了她的秀发一般,着实令董郎有些惑之不解。

    这女子见了董郎,忙直起身子,对他凄然一笑,美目深注,道:

    “小女不知有路人经此,胡乱念上了一句,怕是惊扰了先生!”

    一向沉稳多智的董郎,此时,一见眼前这个女子,不知缘何?心中异样情绪甚浓,且有呼之欲出之势,唇角竟有几分抖颤,沉醉在一种久等来期盼的美妙之中,心中竟涌生出一丝丝爱意来。

    董郎深吸一口气,方**这份激动来,道:

    “姑娘这是说哪里话来,我有幸于此野荒之地,巧巧遇见姑娘,自是在下的福分呢!谈何什么惊扰呢!”

    那女子脸颊绯红,生出一片迷人的霞云来,害羞一般低下头去。

    然而,转瞬之间,这女子却又面声哀伤之色,两只秀目凝望她手中所捧之物,那份神情,让人可怜不已。


    董郎见这女子神色有些变了,又望了一眼她那一双玉手捧着的驴尾巴毛尖,心中很是不解,忍不住又问道:

    “姑娘睹物伤心,可是失了心爱之物?”

    女子眼圈一红,又落下滚滚泪珠来,尽滴在驴尾巴毛尖之上,沉吟半晌方道:

    “一头驴儿,然,竟是救我性命之恩物。”

    “驴儿救了你的性命?难道……”

    这女子见董郎一脸的疑惑,便把昨日傍晚时分,险些被两个汉子打劫了色相、夺了容颜美貌之事,一一道了出来。

    董郎听后,感慨不已。他喟然长叹一声,道:“驴子尚能忠主,人却难能啊!”

    这女子腾出一只手来,抹去泪痕,微低粉面,**一片钦佩之容。

    “看先生刚才对答之词句,你我似皆是天涯沦落之人,不知小女子是否猜得对?”

    “姑娘所言极是,我是一介被革了职的落魄之民。”

    “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唤我董郎便是。姑娘是……”


    “董郎?董郎?”

    这女子一听董郎,口中便梦呓了几句,似忆起了什么来,不觉沉吟片刻不语。

    想了半天,但没想起来!。

    “怕是我不小心,惊着姑娘了吧?”

    董郎不解,但一脸歉意之色。

    见董郎话语既有些歉意,又有几分呵怀,这女子不禁俊脸微红,强**心中愈发剧烈的异样情绪,故作坦然道:

    “哦,哪里话来,我……我……,唉,羞死自身,我……我艺名莺窑,得一好心之人相助,才得以逃出春窑的青丝。”

    “莺窑!好熟悉的名字!莫非……莫非你就是那个突然失踪了的……”

    董郎闻之“莺窑”二字,便是心中一震。

    他这一震不要紧,却震出一大段曲折的旧事来……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日夜云雨”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日夜云雨』江湖是一个大染缸,各色人物沉沦其中,腥臊并举,杂尘一方。 话说,在江湖混~年间,江湖~~~不堪,绺子老大昏庸,不理家政,整日沉靡于酒缸色窑之中;绺中小匪勾心斗角、相互倾轧,匪同伐异。即便有一些直言刚正的江湖之人,也是鳞~凤角、曲指可数,黑道江湖大业已呈日落西~之势。 单说石天莺小时家居之地,乃是一~环~面~、熙熙攘攘之所。 据说,几十年以前,一个~~
     >> 阅读第4章 日夜云雨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