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恋:没有钱你爱我吗》·第2章 掀翻酒宴


    车子缓缓的驶进了村口,老皇头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红三环,迅速的点燃,他是在等着车子开过来的时候,能快速的点燃鞭炮。

    车开得越来越近了,也越来越慢了,村民们围着车后面,都大批的朝着皇家走过来,皇妈妈看着车,紧张的挠挠头发,借着吹来的风,整理整理,天行望出了母亲的紧张,握紧母亲的手,**了难得的笑容。

    砰,砰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伴随着村民们熙熙攘攘的恭喜声,那辆皖A的宾利车终于在老皇头家停住了。天行赶紧的打开车门,裘海珊先下了车,喊了声:“天行,爸,妈,你们辛苦了,这次来要麻烦你们了。”老皇头咧着个大嘴,嘿嘿的笑着,也不知道说什么,就知道楞在那傻笑,从另一边的**口袋里掏出一包金皖香烟,这是村里面过年都抽不上的好烟,至少对于这个村子是这样的。昨天老皇头步行了几个小时,去镇上买到的。

    裘家人都下了车,老裘盯着眼前的这些人,看着面前的那座土砖结构的房屋,回头看了女儿一眼,眼神中充满了困惑,裘海珊很肯定的、认真的点了点头:“爸,就是这了,天行家。”老裘的面部表情很复杂,正在准备打开后备箱的时候,老皇头走过来,递上一根香烟:“老总,抽烟。”裘海珊咯咯的笑弯了腰,这一笑,笑的老皇头更不知道怎么办。“老……老总,不……不抽烟?”老裘看着面前的这个老头,戴着一个边沿都破损了的凉草帽,穿着一件泛黄的白色的确凉,卷起裤管的工人裤,打了补丁的解放牌球鞋。老裘实在想不到这将会是自己的亲家。天行赶紧过来打个圆场“爸,路上辛苦了,到家坐。”老裘没做声,只是打开了后备箱,关上驾驶室的车门,从后面取出了烟酒。

    裘妈妈从副驾驶下了车,虽然已经是半老徐娘的年纪,依然让村长和老柴看得如痴如醉。裘妈妈长发微卷,清香怡人,上面穿着碎花的旗袍,披着鹅绒黄的披肩,虽然复古,但是良好的身材依然显得风韵犹存。村长:“我说老柴,这不是在露天电影里看到的明星吗?”老柴眼睛死死的盯着裘妈妈。完全不搭理村长的问话,那种眼神,就像钉子,要钉的人千疮百孔一样。裘妈妈似乎听到了村长的话,也注意到了老柴的眼神,依然保持仪态轻轻的走下车,微笑的面对村民,走到皇妈妈的面前,握住皇妈妈的手:“亲家母,这次我们都过来,打扰你们了。”皇妈妈的紧张的站直了身子,结结巴巴的:“没有,没……,没有。”

    裘正北是最后一个下车的,他这次是以小舅子的身份过来的。裘正北倒是显得尤为轻松,吊儿郎当的接过老皇头的香烟,也没想着喊人,也没想着跟人打招呼,倒是抚掉车上鞭炮落下的残渣,嘴里嘀咕着:“别把车弄脏了。”然后顺势喝住在旁边盯着汽车的小孩:“看什么看,别用手摸,摸坏了把你卖了。”然后做出一副鬼脸,径直向屋里走去,也不顺势去拎老裘的烟酒。


    老皇家的桌子很小,大概能容下八个人,坐的是农村典型的条凳。家里的地也没钱铺上水泥,桌子撑的是摇摇晃晃,条凳摆的是乱七八糟。按照农村的习俗,裘家父母是要坐在靠东的首席,裘家舅子和裘海珊坐在二席,村长陪客,和老皇头坐在三席,剩下的末席是皇妈和皇天行,天行还要负责筛酒。

    裘正北:“你们这村子这么偏僻,找都找不到,刚才还迷了路,什么破地方,差点开到水塘里去了。”说完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嚼了两口,却又皱起眉头,吐在一边的地上:“这么咸,是给人吃的吗?我家小白都不吃。”

    皇妈妈赶紧的起身,夹起一块红烧鸡,“不好意思,小舅子,那个是咸了,你来尝尝这个。”裘正北拿起碗摆摆筷子,说:“你不要夹,我自己来,谁知道你筷子干不干净!”裘妈妈呵斥道:“小北,有点礼貌。呵呵,亲家母,你也别生气,这孩子就这样,打小惯的,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皇天行怒视着裘正北,攥紧着拳头,他实在接受不了母亲受到这样的欺辱,裘海珊大概看到了天行的怒色,吼道:“正北,你不吃就别吃,没人逼着你吃。”说完夹起红烧肉,有滋有味的吃起来:“真好吃,妈妈的手艺真好。”皇妈妈尴尬的笑了笑。

    村长为了缓解此时尴尬的局面,就问起裘正北:“小舅子,你刚才说的小白是你家什么人啊?今天怎么没来啊。”裘正北乐的喷出一口饭,那饭粒弄的满桌都是,所有的菜都沾上了。“小白是我家的一条狗,哈哈。”

    村长呆滞的盯着裘正北和一桌子的饭菜,而此时的老裘再也坐不住了:“菜都弄成这样了,还怎么吃?饿死我们啊?”此时的老裘完全没有了厅级干部的仪态,他更多的可能是借题发挥,他从来就没有答应过女儿的这门亲事,也对目前的这两位亲家绝无好感。


    “亲家公,别动气,我这就去重烧。”皇妈说完,起身准备回到厨灶,天行和海珊都拉着皇妈:“妈,我和天行来烧吧,你做了半天,那么辛苦,歇息一会。”说完,恶狠狠的盯着裘正北一眼,而此时的裘正北依然吊儿郎当的拿出苹果手机,在那自顾自的玩起了愤怒的小鸟。

    “你烧,你烧什么烧,你从小烧过饭吗?”老裘怒道。

    “还是我来烧吧,你坐车那么辛苦,没事的,几个菜,很快就弄好的”皇妈惊慌的说道。

    “老总,老总,抽根烟,歇歇气。”老皇头不知所措的从口袋里拿出烟,不小心拿错了,掏出了一根红三环,老裘鄙视的看了一眼,没有接过香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九五至尊,自顾自的点燃,抽了起来。

    一旁的村长赶紧来给老裘来倒酒:“亲家公啊,你也别生气,喝喝酒,菜呆会就烧好了。”


    裘正北拿起老裘丢在桌角的九五至尊,抽了起来,边抽边继续玩着游戏,裘妈妈拿起裘正北的香烟就丢在地上:“小小年纪,就抽烟,抽什么抽,你就不能学学你姐夫,不抽烟不喝酒。”

    裘正北哼了一下,嘀咕道:“学他,哼,学他,饭都没的吃,房子都没得住。”说完瞟了瞟头顶上茅草搭的屋顶。

    皇天行再也控制不住了,怒了,怒了!怒的是那么不可遏,怒的好像受到了无尽的羞辱,怒的就连天王老子摆在面前,他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天行站起来,瞪大着眼睛,那眼神的恐怖,让裘正北停止了游戏;那眼神,让老裘感觉到了寒意。

    皇天行蹭的从桌面推翻桌子,一桌的饭菜全部倒在了地上。老皇头站起来就是甩了天行两个大巴掌“你给我捡起来,叫你浪费。”

    天行愤而出屋,他依稀听到了母亲的哭声,听到了脚步声和村长的挽留声。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弥天大谎”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弥天大谎』裘海珊是老裘家的掌~明珠,老裘还有一个不争气的儿子,~裘正北。 老裘~格乖戾,可能跟~所任职务有关。老裘是合肥市的厅级~,至于具~的什么职务,我是不大清楚的。平时出~老裘办公室的人很多,甚至出~他家的人也很多,这些人带着高级的的茅台、中华,拎着野生的鹌鹑、王八,就连裘家的老家人过来,最低的也是带~几十斤的柴~蛋、几只~~,这就纵容了老裘霸道的~格,只有别人求我办事,没有~~
     >> 阅读第3章 弥天大谎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