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野绅士》·第2章 第二章 神秘老人


    一缕的火热阳光从窗外跳跃进来,暴晒在叶文五哧溜溜的屁股上。
    就这么一小时过后,滚烫感让叶文五抓着红彤彤的屁股爬起了床。
    昨晚奋斗到凌晨四点,硬是搞定了陈晨晨要的曲子。
    他从抽屉翻出药膏,挤出一大坨擦在了屁股上,哎,睡意全无。
    洗刷完毕,他想起今天约了小强出去找工作,拿起手机却发现了30多个未接电话——都是小强打来的。
    于是乎,他打开家门,叫醒了靠在墙壁昏昏入睡的小强。
    田小强打了个哈欠,又一次十分敬佩叶文五雷打不动的睡眠质量,无奈地摇摇头,“怎么搞的,我在这都等你两个多小时了!”
    “不好意思啦,昨晚比较晚睡,走走走,咱现在就找工作去。”
    两人便满怀憧憬开始了充满挫折的应聘之旅。尽管毒辣的阳光洒满了大地。

    他们来到镇上最大的商场,见到门口一侧设有应聘栏,接着两人面带微笑敲了敲人事部的房门。
    “谁啊!”房间里传来一低沉男声,语气仿佛不太愉快。
    田小强笑容可掬地喊了句,“我们是来打工的……”
    他正想转动门锁进去,却发现门被反锁了。
    “你好,我们是来应聘的。”叶文五赶紧插上一句,示意鲁莽的小强站着别动。
    安静了一会儿,只听那男人毫不客气地说,外面等着!现在没空!
    叶文五抓抓头皮,望着商场走动的人们开始发呆。田小强则蹲在地上,玩起了手机。
    “小强小强,你看!”叶文五在服装区一处认出了袁圆圆,惊讶的是她挽着的高富帅竟然不是陈晨晨。
    “哎呀妈呀,红杏出墙!哈哈哈!”田小强幸灾乐祸地大声笑着,不忘用手机对袁圆圆进行了偷拍。
    两人开始热情地讨论起袁圆圆,又从袁圆圆的话题上转移到陈晨晨,尤其是田小强,笑着笑着都泪眼汪汪像哭似的。
    约摸过了半个小时,一中年男人打断了两人,应聘的是吧,进来吧!
    房间有两张办公桌,物品摆放总体感觉有点凌乱,而且窗帘拉上了,使得光线昏沉,一年轻女文员正对着镜子搔首弄姿。
    根据叶文五的观察和判断,这房间里刚才应该发生过一场激战……简直就是侮辱我们30多分钟的时间,我呸!
    尽管心里很不痛快,但他还是规规矩矩地站着。

    “你们两个想做什么啊?”人事部邱经理喝了口茶水,点着了香烟。
    “什么都可以啊!”田小强大大咧咧地笑着,以掩饰他第一次应聘的紧张。
    邱经理笑了,“给个经理你做,要不要?”
    这句话听着挺不舒服的,田小强顿时收起了笑容,而那女文员却“扑哧”一声花枝招展地笑了。
    叶文五是闯荡过江湖的,对这些刁难有一定的免疫力,“邱经理,我们是来应聘营销员,或者保安也可以。”
    “哦?这样啊,可以啊,那你们就做保安吧,你们就适合做保安!”邱经理吐出一口浓烟,看着叶文五一阵阴笑。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上班?”叶文五微微一笑,只想赶紧完事走人。
    你们就适合做保安!这句话真的强烈打击到田小强的自尊心了,此刻他胖乎乎的脸憋得通红,要不是五哥拍拍他的肩膀,估计他要破口大骂了。
    “明天八点,带上证件,到这里报到。”
    邱经理对田小强的窘态感到很是满意,而且在女文员面前耀武扬威了一把使他心情倍儿爽,又问了一句,你们多大啦?
    这时田小强忍不住了,眼睛死盯着邱经理,声音稍微洪亮地答道,我们是90后!
    田小强的表现是让邱经理出乎意料的,他掐灭烟头,走到田小强跟前,表情狰狞地说“小子,我们这里什么人都招,就是不招90后!脑残,赶紧给我滚蛋!”
    既然搞砸了那就再砸烂一点吧,叶文五决定原形毕露,一本正经地说出了他的想法,“你可以侮辱我们,但不能侮辱90后,而且我们也不代表90后!”
    “什么什么?跟我讲道理啊?”邱经理觉得动起手来自己会吃亏,赶紧坐回了沙发上,语气变得稍为温和,“ 走吧走吧,扯什么都没用了! ”
    叶文五对田小强耳语了几句,果然田小强从墙边的垃圾筒里翻出了一只避孕套!
    “哟!五哥,新鲜出炉的。”田小强一手提着避孕套,一手捂住鼻子,发出了他招牌式的淫笑声。
    只见邱经理与女文员的脸色‘唰’下就白了,紧接着邱经理气冲冲地站起来指着田小强,“你你你……放下那只避孕套!”
    叶文五怪笑着,像个侦探般开始了推理和分析,“现在流行办公室**呀,我没猜错的话,姐姐你是趴在这张桌子上的,因为这两样东西不应该放反的,是刚才收拾得太过匆忙了吧?我还没有说完,你看这墙上的裂缝与这桌边的破损刚好吻合,很好地解释了墙壁是经过桌子的猛烈撞击,才导致墙壁裂开一条缝的。所以,邱经理,你老人家经常玩的是老汉推车吧?”
    “哇靠,五哥,这得有多深的内力啊!墙都搞裂了,牛!”田小强仍然一手提着避孕套,一手捂住鼻子,脑子里邪恶地想象着。
    这时女文员娇羞而又气愤地骂了句,“臭流氓!关你们屁事!”
    “大家快来看哇……”叶文五张大嘴巴提高了嗓音,当然,立刻就让邱经理给打断了。
    “你们明天上班,明天上班,营销员和保安都可以,随你们挑,你们看行么?”邱经理态度诚恳,语气亲切,他脑子里闪现出自己被老板炒鱿鱼收拾包袱滚蛋的画面。
    都弄成这样了,呆下去也没意思,叶文五就大胆地提出了两百元封口费的建议。
    邱经理毫不犹豫地掏出钱包,夹出两百元塞进了叶文五的口袋。合作愉快, 双方也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五哥,刚才你酷毙了啊!真他娘的痛快,哈哈!”
    “五哥,你不觉得两百太少了点么?要我,至少得五百啊!”

    “强哥别搭我肩膀行不,你没洗手吧,赶紧给我把手挪开!”
    两人的应聘之旅还没有结束,他们漫无目的地走在火辣辣的太阳之下,实在走累了就驻足在某高档餐厅外面稍作歇息。

    “哎呀妈呀,找个工作怎么就那么难!”满头大汗的田小强抱怨着,**的无力感让他想起在校园把妹时的快活。
    田小强身材肥胖,长相一般,特征在于他跟观音菩萨一样,额头正中央有一颗黑痣,而他的黑痣又有特点,痣上稀稀疏疏地长了一撮毛,毛还是金黄色的。
    餐厅里传来悠扬悦耳的钢琴声,这首世界名曲是乔治·温斯顿改编的《帕尔贝尔的卡农变奏曲》,熟悉的旋律勾起了叶文五许多脑海深处的记忆。遥想当初,他对钢琴的痴爱程度,可以一弹就是四五个小时不知不觉。
    不知怎么的,曲子后段部分有许多弹错的和弦,他皱起眉头转身就走进了餐厅。
    餐厅宽敞明亮,墙上挂有一些欧洲名人的画像,总体设计给人感觉风格典雅精致,环境高雅舒适。
    珍珠白的三角钢琴摆放在餐厅中央,一位十七岁的女孩优雅地弹着钢琴,甜美的笑容挂在她脸上。午后两点的餐厅,只有一位老人在用餐。
    "小妹妹,你弹错了,你坐旁边点。”叶文五一屁股坐下去,挤开了满脸愕然的女孩,快速地弹奏了一段,“你这个地方的和弦弹错了,还有这里。”说完,又熟练地弹奏了一段。
    这名女孩叫谢芷微,是在校学生,暑假期间偶尔来她父亲的餐厅兼职,现在的她看着叶文五感到头有点懵。
    “这钢琴不错啊,要不我给你弹弹我改编的卡农?”叶文五表现出了极大兴趣 ,自顾自地又表演了起来。
    走进餐厅的田小强同样满脸愕然,“五哥,你干啥啊?”
    谢芷微才回过神来,于是千金小姐的脾气爆发了,“你有毛病啊,这是我家的钢琴呢!”
    几个服务员闻讯赶来,守护在谢芷微左右,“小姐,怎么了?你不认识他?”
    叶文五二话不说准备离开,谢芷微叫住了他,“喂,你就这样走了?”
    “哦,谢谢提醒,请问你们这还招工吗?”叶文五不自然地比划着,他发觉谢芷微长得还蛮清纯的。
    谢芷微虽然对叶文五身上的汗味很是反感,但她有点仰慕他挥洒自如的弹奏。
    “不要岔开话题!不过你不用紧张啦,我想说你改编得还挺好听的,你可以教我吗?”
    田小强立即**了他一排蜡黄的牙齿,擦拳磨掌一展他把妹多年的深厚功力,“你好,我叫小强,我是他经纪人,关于这个你可以跟我商量。”
    餐厅里另一边,老人已用餐完毕,他打个手势让叶文五在他对面坐下。

    他看着老人的脸,忽然觉得有点脸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听着,年轻人,我接下来所说的话你可以不信,但你必须要帮我这个忙。”老人身穿休闲服,神情举止间透着一股端庄威严,“你叫什么名字?”
    心存疑问的叶文五看着表情严肃的老人,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词汇就是“骗子”,但他倒是很好奇他能耍出什么把戏,“为什么必须要帮你,呃,我叫叶文五。”

    “因为缘分。如果你没有出现,我可能会暴露行迹甚至会被警察抓住。要是我被抓住了,那会有一帮无辜的好人受到更大的迫害。我相信你也是一个好人,对么?”
    叶文五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是的。”
    “那请你相信我也是一个好人,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想问的,但我现在什么都不方便说,我以后会告诉你,我会找到你。”
    老人的几句话让叶文五竟然感到了一丝紧张,难道传说中的电影情节发生在我身上了?他还在思考着,神秘的老人又开腔了。
    “你帮了我,你就会成为英雄。你想要那样子的钢琴么?”老人看了看餐厅中央的那台珍珠白三角钢琴,对叶文五深沉地笑着, “这是你帮我以后,我能给你的报酬。”
    在“英雄”和“三角钢琴”的双重诱惑之下,叶文五惊讶了动心了,“怎么帮?”
    “服务员,买单。”然后老人站起身,慈祥地摸摸叶文五的头低声说道,“帮我把单给买了。你叫叶文五是吧,后会有期。 ”
    服务员来到叶文五的面前,有点奇怪但还是礼貌地说道,“您好,一共是三百三十八。”

    “什么?”叶文五猛然回头找老人时,他已消失在街道的转角处。
    叶文五掏出身上所有的钱,也还差个几十元 ,于是叫来小强帮忙,结果一头雾水的小强也只拿出了十多元钱。

    服务员提高了声音,重复了一遍,“先生,还差三十八。”

    叶文五十分尴尬地笑了笑, 拿出钥匙给田小强,“你去我那,把我银行卡拿过来。”

    “不是,五哥,这老头子跟你什么关系啊,你帮他买单?”田小强感到非常郁闷,还是接过了钥匙。

    叶文五引用了一句老人对他说过的话,“我现在什么都不方便说 ,以后我会告诉你。”

    “算我的吧!”谢芷微支开服务员,对叶文五坏笑道,“现在开始,你欠我的!”
    就这样叶文五和田小强才得以离开餐厅,两人走在喧闹的大街上,已无心再找工作。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 英雄梦”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 英雄梦』虽然这两天东奔西跑没有找到一份工作,但叶文五并不~沮丧,他始终相信不管怎么样都还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天无绝人之路,二是车到~前必有路。只是时机未到而已,他~美好的生活不会太遥远。就像他相信神秘老人讲的神秘故事,有一天他真的会带着三角钢琴回来找自己。 事实~~银行卡里只剩一百多了,不知道自己还能维持几天。 他家在村子里开了十多年的小卖~,虽然不富裕但~~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 英雄梦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