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和尚》·第1章 揣着一根棍儿


    凤凰屯,坐落在东北偏远的一个山里,据说那里四面环山,山明水秀,风景宜人,西山下面有一泉眼,碧波荡漾,水泽诱人,凡是饮用了此泉水的女人,皮肤便会变得**光滑、身材曼妙生姿。因此,凤凰屯的女人基本都出落得十分水灵。

    而在这泉眼流出来的水蔓延而下,在山间形成一条河,名唤泷泉河,河面宽广,波澜壮阔,水乳交融,又与其四周的崇山峻岭相辉映,恍若世外桃源一般地存在。

    平日里,凤凰屯的大姑娘、小寡妇、新媳妇都会来次戏水,特别是在七伏天,烈日高悬,天气闷热,而村子里又没有别的水源,所以,她们大都会结伴来到这泷泉河里面洗澡,偶尔渴了,就会饮用几口泉水,若是累了,就在附近的河滩上扑一小褂,躺在那里吹吹风,看看天空,倒也惬意。

    这一日,一个穿着一身单薄僧衣的和尚路经此地,渴了,本想去河边弄点水解渴,但不料却看到一群“老虎”在河里嬉闹,立马钻到附近的草丛中,不敢再上前一步。

    这和尚年纪不大,最多也就二十一二的样子,光秃秃的头顶熠熠发光,犹如明镜一般,在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串佛珠,这佛珠总共有十八颗,俗称“十八子”,而这十八指的便是十八界,即为六根、六尘、六识。

    说到这个和尚,不得不提的便是西山的山顶的枯叶寺,都说和尚少的地方叫庙,和尚多了才叫寺,可这个枯叶寺里面的和尚却只有七个,一个师傅六个徒弟,而眼前这个和尚便是排行老六的智空。


    临下山前,师傅交代了,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可是师傅又说他尘缘未了,必须寻找到自己的佛缘才能真正地皈依佛门,将其撵下山去,让他去山下的村子寻找一个胸上有颗黑痣的女人,说只要找到这个女人便可了却一切尘缘。可师傅之前又说了,这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老虎的胸,可摸不得!

    而偏偏这个时候,智空忽然感觉下盘有点不大对劲,股间似乎有股气要冒出来,想要尽力克制,可却还是始料未及地释放了出来。

    “啊!谁……谁在那里?”这时,泷泉河里有一赤身果体的女人下意识地把手挡在胸前,眼睛盯着河边的那个随风微微蠕动的草丛,叫道。

    智空本不想露头,可在里面实在有点憋不住了,那味道简直可以熏死八头牛了!

    探出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后脑勺,说,“阿弥陀佛,贫僧路经此地,实在口渴的很,还望老虎能赏贫僧一口水喝。”

    “老虎?哪里有老虎?!”那女人一惊,环顾四周,见四周除了青山绿水,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之外,并无什么老虎,不免有些不悦,“小和尚,别怕,这里没老虎,你快走吧,我们在这里洗澡呢,你一大老爷们,在这里算咋回事啊。”

    “老虎也要洗澡的吗?”智空有些费解。


    听到这句话,河里的女人都笑了,这小和尚二虎吧唧的,居然把她们当成了老虎,看来是个啥事也没经过的主儿。

    “小和尚,你先到草丛里面去,我不叫好,你可千万不要出来。”那个模样清秀的女人朝河边喊道。

    哎呦呦,这老虎模样还挺俏的!还会说人话,真是稀了奇了!

    智空心里虽然有点讶异,但却还是乖乖地钻到了草丛里面,由于有风的缘故,草丛里面的味儿都跑没了,智空蹲下去的时候使劲地用鼻子吸了一口气,那感觉简直美极了。

    不一会儿,那个清秀的女人上了岸,换上干净的衣服,精神抖擞地走到草丛旁边,莺声细语地说,“小和尚,你可以出来了。”

    智空一听,也不懈怠,这就从草丛里钻了出来,看到面前的女人,顿时惊慌失措地叫起来,“老虎,你可别吃我,我的肉不好吃,而且……我刚才放了个屁,很臭,你肯定吃不下去的。”


    女人一听,笑得花枝招展,许久才道,“我可不是什么老虎,我叫秀珠,还是个黄花大姑娘呢,对了,小和尚,看你这模样,敢情是饿了、渴了,要不,跟我回家去,我给你倒碗茶水,再帮你弄俩馒头吃,咋样?”

    智空没想到“老虎”居然对他这么好,还要带他回家,管他吃喝,当即便把师傅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规规矩矩地跟在秀珠的身后,朝路口走去。

    由于是夏天,秀珠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小褂和一条碎花小裤,再加上凤凰屯的女人都没有戴文胸的习惯,所以走起路来的时候,里面的波涛汹涌便一览无余。特别是她那骨肉匀称、肤如凝脂的的后背和浑圆陡峭的臀,堪称尤物。

    智空看得有些呆了,在寺里,他所面对的那些师兄和秀珠可是迥然不同的,他们的裆部总是揣着一根棍儿,走到哪里揣到哪里,而且后面也没那么翘,前面的位置更是一马平川。

    智空想到这里,朝前紧凑了几步,和秀珠并列走在一起,歪着脑袋朝着秀珠的身体瞅去……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这一蹲下来就坏事了”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这一蹲下来就坏事了』秀珠年岁虽然不大,但~前的那~~包却是~得极为成~,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将那件单薄的米蓝色小褂撑得鼓鼓的,仿佛随时都会~~而出,与日月争辉。 看到这里,智空忽然发问了,“你那个地方怎么鼓鼓的,好像是塞了~大白馒头,你看我,我的咋就啥也没有呢。” 秀珠一听,噗嗤一笑,道,“我是~,你是爷们,咱俩能一样吗?” 智空呆了半饷,然后又把目光~~
     >> 阅读第2章 这一蹲下来就坏事了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