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娘子》·第1章 有为少年


    “十里平湖霜满天, 寸寸青丝愁华年。 对月形单望相护, 只羡鸳鸯不羡仙。”这四句诗是女鬼聂小倩和宁采臣叽歪出来的,甚是痴情、十分感人,但又满是幽森凄怨……

    本少爷又岂是等闲之辈?本少爷哪里不及那宁采臣?本少爷又怎能忍得住不提提那些风流韵事?

    本少爷的爷爷的爷爷曾是山东大户,虽不及石崇王恺奇宝斗富之势,但也是独显一方,自成天地,天上人间,唯我氏族,无所不能!大地主?大土豪?如何形容?就连三品府上的官,王爷院里的差,后宫妃家的亲,都与我家恭恭敬敬,处为世交!

    但到了我爹这一辈,继承下来的只有一片西瓜地了,还是挨着我家祖坟的一块地。好歹我爹够仗义,中间没扣下“中饱私囊”,年过四十便完完整整地把这块地交托与我,自己靠院子里那棵枣树和喂的那几只鸡换钱度日……


    此地由我开,此瓜由我种!

    大夏天,瓜正猛长,个个急着熟!为防贼,为防猹,我便紧靠祖坟扎了个棚,夜宿此棚看瓜。后几日给棚围了几面墙,再后几日为棚按了个门、开了扇窗……如此看来,棚已不再是棚,它成了一小木屋。

    我就住在了这里,每晚一人离村三里路,偶尔听到野狗学狼叫。但我可以使用移动无线流量包上网上Q逛贴吧,听歌看图看AV!这全归功于上次进城买化肥时捡到的那个塞班^3系统的智能手机……

    你知道,A片看多了,前列腺就容易出问题,于是我出现了尿频尿急尿不净等症状……

    那夜,睡的朦胧,起而小便,不料南北未分清,走错了方向,朝我家祖坟尿了一泡……当我一个冷颤清醒时,感觉不妙,更不孝!于是我拿来铁锨把尿湿的这片土铲走了,怕污了祖宗,完事后又补了一铲净土,回去继续睡了……


    第二天,我在地头望见一人平躺着,怀里抱着一大西瓜,近一看,是村东头的混子柴狗子……

    弄醒他后,他给我板板正正地磕了个头,然后竖起大拇指,“行,哥,以后我再不敢惹你!”

    ……

    话说是这么一回事:柴狗子是来偷瓜的不料半夜看到我在祖坟上这么一折腾,不禁惊怕至极,慌张要逃,又不成想被瓜藤绊倒,摔晕了……


    送走柴狗子时,我送他西瓜他都不要,他边远去边回头念叨我,“哥们,知道你祖宗有钱,但挖祖坟真遭报应啊!……你还嫌土硬,撒泡尿湿呼湿呼再挖,够绝的……”

    我凑!柴狗子的误解反而让穷困潦倒的我还真有点动心……但挖在家祖坟遭天谴啊!死后也没脸面对列祖列宗啊!咦……万一我是捡来的呢……Stop!有这种想法的人都得死!

    我从小就是一个性格开朗的阳光好孩子,只是患有轻微的忧郁症、焦虑症、失眠症、恐慌症、孤僻症等……你知道,二十岁左右的小青年最蛋疼了!大我几岁的都结婚有媳妇了,小我几岁的都特么早恋着……跟十六七的小混混玩不到一块,跟三十岁的大哥汉子志趣也合不来,孤孤单单吊儿郎当,自命不凡却真心屌丝!

    整日闲得蛋疼!除了下地干农活,剩下的时间我就改装我的小木屋……我相信有房有车才会有白富美,现在暂且不考虑车!我小木屋的木墙上,挂着一把刀!我爹传给我的,下面说一下此刀的来历!我爹当初年轻的时候,在工地上干苦工,捡了一段粗钢筋,然后带了回来准备卖铁……那个时候盖房子很少有钢筋混凝土,钢筋很少见的!搞不好全村就这么一根……但是那个时代人民公社和生产队里管得严,不让个人乱买卖,这个都懂!于是我爹就找铁匠打扁了钢筋,锻成一把刀!这把刀长得丑,但是易上手。别看CF里的狗腿刀很叼爆,成就了无数小学生的梦想,真要是火拼起来,指不定谁先挂呢!刀旁边,是一张东京热的海报,以用怡情……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离奇邂逅”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离奇邂逅』“日照~炉生紫烟,遥看瀑布~前川。飞~直~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我向南拜,向北尿;南拜之时到无乐子,北尿之时却甚是壮观——天~地燥,黄土松散,~尿一~,土尘弥漫,也有“升紫烟”之气氛;我虽非等闲之辈,也不及三千尺,只有三尺小瀑布罢了;不过,李白的是银河,本少爷的是“金河”,略有炎症,小便微黄,味甘苦…… 炎夏太~,当午尤甚,实在不~酷暑,便自行~~宽带,与~溪肌~~~
     >> 阅读第2章 离奇邂逅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