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娘子》·第2章 离奇邂逅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我向南拜,向北尿;南拜之时到无乐子,北尿之时却甚是壮观——天干地燥,黄土松散,热尿一激,土尘弥漫,也有“升紫烟”之气氛;我虽非等闲之辈,也不及三千尺,只有三尺小瀑布罢了;不过,李白的是银河,本少爷的是“金河”,略有炎症,小便微黄,味甘苦……

    炎夏太热,当午尤甚,实在不忍酷暑,便自行解衣宽带,与山溪肌肤相亲,极为凉爽,绝对痛快……

    贪一时爽快,却受了凉,晚上略感不适,有点低烧,只好早早睡下。但此夜必定不安宁,从未听过夜猫子咕咕叫得这么欢,更没一次感冒发烧手机还欠费停机上不去网……

    有点虚,身子骨有点虚弱……

    迷迷糊糊就入梦了……

    突然,我一睁眼,棚,不对,是屋,木屋不见了!西瓜地里全是坟,坟头上全是出丧用的白布和黄纸……抬头一瞧天,一只秃鹰栖在弯刀残月上瞪着我,够渗人的……

    一个激灵爬起来,却见四周腾起一团团鬼火,瞬间又消失了。我望着前方,坟头上的草随风一抖,唰啦啦,跟有东西一样,艹,果然是草,吓死爹了……

    不好,我感觉我后面才真正有东西,不知是什么,貌似在看我……我想回头,却不敢,万一……万一是我祖宗想我了……

    “公子……”我哩个去,我额上滑下一道冷汗,她说话了……我身后的东西竟然说话了,还是个娇嫩嫩发嗲的软妹子声……

    1,2,3,回头……

    的确是萝莉,腰柔,斜刘海,45度角……

    45度角慢慢抬起来,吓我一哆嗦,大眼睛,带眼影,血色的,还嘀嗒,嘴角也流着鲜血……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鬼了,还是个母的……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度一切苦厄……”我眼一闭,双手合十,淡定默念从六小龄童版《西游记》里学来的《般若波罗密多心经》……

    “公子,不必如此,我信耶稣。”她在胸口画了个十字,给我鞠了个躬……

    “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

    女鬼一笑,血又漏了一地,“冤仇且谈不上,但公子的确碍着我了,愿托梦与公子协商。”

    碍着她了?我一愣,“现在是梦?”

    女鬼刚开血口要回答,突然传来一阵歌声,“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

    手机闹铃响了,什么都没了,女鬼和这环境渲染都消失了。我揉揉眼睛按死手机……

    该死的凤凰传奇!

    我惊醒之时已有七点十分,环视四周还在木屋床榻之上,安然无恙,便长舒一口气,平静下来……

    还是进村到卫生室拿点感冒药吧!

    卫生室的大夫姓牛,是我爹那辈的人,我叫他牛二叔。


    “牛二叔,我着凉感冒了!”

    “奥哟!感冒了,想打针还是想吃药……”牛二叔正在给住村西头的付瞎子扎针……

    这付瞎子,人称“付半仙”,掐指算命天天神神叨叨,更不喜与人交往,故独居村头。

    “哟,怎么付仙爷也来打针啊!这神仙都得病啊!”我笑着逗逗这老头,反正闲得无聊。

    牛大夫瞧瞧地瞪了我一眼,意思是别让我弄得这老头太难堪,以免被骂丧气话!

    “哼!你且别管老夫,老夫倒看你印堂发黑、鬼怪缠身、小命都悬!”付半仙撇撇嘴……

    我一听吓我一大跳,“付爷爷,您能看见啊!”

    “马克思曾经说过‘有的人瞎了,他还能看见!’,你岂能不知?”付半仙饱含深情地望着我,仿佛那双瞎了的眼隔着黑色眼睛都水汪汪……

    “……付爷爷,我还有救没?”

    “哎呀!!”付半仙一叫,原来是牛大夫拿针往他屁股上猛一扎。真是活该,来这里是看病的,不是看命的,难免人家牛大夫会生气,下手重了些……

    “哎哟……随你造化了……”付半仙边哼哼着回答我,边提上**,系好裤带,拄着瞎子棒就要走……

    “不是,付大爷,您老药费……”牛大夫真想拉住他,但是又不敢碰他……


    “赊着……不赖你的……”

    “不是,付爷爷,我还有救没?你还没说清楚呢……”其实我更想拉住他问个明白。

    “天机不可泄露……”

    等这瞎老头走后,牛大夫叹了口气,“活该遭狗咬,满嘴没一句实话……”

    “牛二叔,这瞎子让狗咬了?”

    “可不是么!这不来打狂犬疫苗么!”

    “这么解恨啊!谁咬的?”

    “村长呗!付瞎子不让人家叫他瞎子,也不办残疾证,村里发低保金的时候,给他的没给王瘸子的一半多,他就不乐意了,到村长家里去闹,结果让村长家里的狗咬了……要不是村长家里的狗天天吃得饱有出息,早把他咬得跟王瘸子一样断条腿了……”

    我点点头,“是这样啊!哎,牛二叔,你看看我,没大事吧?”

    “瞎子瞎说的,我给你来两盒药,绝对好起来……”

    就这样?看来我真的该吃药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那不干净”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那不干净』“萦损柔肠,困酣~眼,~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又还被莺呼起。”——小~鬼这事儿的确~得我心里七~八~的,为此,我坚决执行“撸虚~”三大过程,凄凄~~的就~画了,就好似那才子东坡的《~龙~》,人家词中少~也是半~不活的样子,在思念客~他乡或~在妓院的丈夫,还害怕黄莺打扰梦里与之相会;而我,是想着那个~鬼,小心着晴天霹雳般的神曲…… 公子的确碍着我了!这话到底是啥意思?我~~
     >> 阅读第3章 那不干净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