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娘子》·第3章 那不干净


    “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小女鬼这事儿的确弄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为此,我坚决执行“撸虚睡”三大过程,凄凄迷迷的就入画了,就好似那才子东坡的《水龙吟》,人家词中少妇也是半死不活的样子,在思念客死他乡或爽在妓院的丈夫,还害怕黄莺打扰梦里与之相会;而我,是想着那个女鬼,小心着晴天霹雳般的神曲……

    公子的确碍着我了!这话到底是啥意思?我怎么碍着她了?今晚梦里再去问问她……

但……直到我睡到第二天天亮自然醒,而且没有凤凰传奇,而她根本没出现……
    难道这仅仅,这从本质上就是一个普通的梦,不是什么鬼怪托的“梦”?

    ……

    又试了几夜,还是见不着她……

    于是,我怀着试试看的心态去找付半仙,还给他带了两个熟透了的沙瓤大西瓜……

    “付爷,和您聊天长姿势!”

    “嗯,说得好!哟,我看看,哎!这印堂又白了……”付爷伸手在摸我送的西瓜有多大……

    “问个事儿啊!什么人才能见到鬼?”

    “快死的人!”付半仙张口就答。

    “……”


    我稳定了一下下情绪,哽咽,“看到而已……”

    “这个嘛!其实,有前途,人品好,功力又深的文艺青年也可以看到的……”付半仙捋了捋胡子,“比如我……我可以看到鬼,也可以驱鬼……”

    “那当然!”我表示出崇拜的样子,虽然他看不见,“付爷V587!”

    “其实身子虚的人也经常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你小子搞对象了没?别累着……”

    付爷爷果然人老心不老啊,这都懂!不过,这正提醒了我!想见她,就要虚!

    今儿我一天不吃饭,到晚上撸撸再睡……

    完成所有睡前准备时,果然很虚!

    ……

    “亲,你来啦!”我终于等到她了……

    “公子……”

    “看来,这的确不是普通的梦了,的确有鬼怪啊!”我自言自语道。


    “话说我怎么碍着你了?”我问她。

    “请公子撒尿不要朝北撒!”

    “为何?”

    “因为北边地下埋着我的尸骨……”她话里有股愤恨……

    “不朝北难道朝南,尿我祖宗么?”我此时倒也不惧怕此鬼,因为这里挨着我家祖坟,打起群架也不吃亏,所以态度强硬、毫不妥协……

    “公子可以朝东朝西,何苦纠结于南北?”此女鬼反问,说话有一定技术含量……

    “不行!我习惯了!”梦里的我竟如此蛮横!

    “求求公子了……”她快哭出来了,看那样子一哭眼珠子准掉出来……

    “免谈……”

    “好,朝北尿也罢!但公子必须答应我另一件事!”

    “说!”


    “你每晚撸完可否洗洗……”她九分害羞,一分勇气,还是说了出来……

    我石化了,“毛线啊!”

    “尿,我能忍……但你那只是尿么?你的尿不干净,里面有东西……”她委屈死了……

    我大惊,坏了,被她戳中我软肋了!

    “你……你还怕怀孕不成?”

    “答应还是不答应?”

    “好吧……”

    今晚的谈判,我还是妥协了……

    第二天早上,我强忍痛心删空了手机2G金士顿内存卡里的片儿,以后不撸了,保持纯洁,但更为了我那个承诺……

    其实,即使我在梦里两次见到她,我也不敢百分百确定这是真的!这个世界太可怕了,再离奇的事情都可以用一种叫作“科学”的东西解释,我怕浪费感情额……其实不光我还怕,那些观众、听众也害怕,最狗血的剧情就是明明是鬼故事,突然一觉醒来,原来是做恶梦!

    以后的日子里,我没有再让自己变虚,也就是说我没再去梦里找她!因为如果找不到,就恰恰证明了前两次是偶然的精神恍惚,或者是幻觉症……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惹大事了”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惹大事了』“一屠暮行,为狼所逼。道旁有夜耕者所遗行室,奔~~焉。狼自苫中探爪~。屠急捉之,令不可去。顾无计可以~之。惟有小刀不盈寸,遂割~狼爪~皮,以吹豕之法吹之。极~吹移时,觉狼不甚动,方缚以带。出视,则狼~如牛,~直不能屈,~张不得合。遂负之以归。 非屠,乌能作此谋也!”——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不是屠夫这种狠人,怎会有如此~段!”这是蒲松龄鬼故事三百首里《狼三则》里的最后一则,讲~~
     >> 阅读第4章 惹大事了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