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越双霸》·第2章 太醉人


    公元前494年越勾践三年春

    吴国和越国都是水上蛟龙,所以当吴国顺流直下到了越国都城会稽时。

    吴王夫差吩咐在离城十里处扎营,休整两天后——攻城

    为什么要休整两日后再攻城呢?

    是的,吴王等不及了……

    唉!果然视察敌情(?)什么的以后打死也不亲力亲为。好在帝人氏是个好师傅。要不然早被越皇宫中的侍卫抓了还等得了寡人恢复……

    “哥哥,哥哥,你看,好美的向日葵。”女子软糯而甜美的声音传入耳膜。

    梁上君子抬头,正是夫差,他终于看见了那个日思夜想的人——

    修长的人影,如水的颜容,染上黄昏色的黑色袍服高贵,五官过分秀美的男子站在万花丛中,犹如此处已是天上人间。涂抹曼莎珠华的泪痣撩人,形状优美的唇微微笑弯,一手轻沾葵花,含糊的应着“比不上我们的夷光……”身后,树影婆裟的凤凰树落下一地赤红,宛如一条艳红的路通向斜阳余晖。

    此景只应天上有。

    夫差抿唇苦笑。

    啊执,许久不见,一切安恙,长得越来越祸害了。

    姒勾践,又名姒菼执。

    天下第一美男子——

    一别十年,再见已是兵戎相见之时……

    纷飞的凰花,翩翩然的就像火红的蝴蝶围绕着那人,艳丽美貌的仿佛已经跳出红尘,不入三界……

    真想看看你穿红衣会怎样!


    “喀拉”夫差已加冠,代表男子已成年,有着一定的重量。。

    现在他压坏了殿顶瓦片。

    “谁?”越王转头看向殿顶方向,温润如他,怒斥也显得温柔。现在是非常时期,有暗杀混进来就糟了。“来人,来人啊”

    “夷光,你先回去,待会哥哥再来找你。”宛如和煦的春风拂过,低声意缠绵……

    “嗯”女子乖巧听话,特别的惹人爱。

    耽误了这些时刻,夫差已经爬墙(姿势不甚雅观,万望见谅)溜了,一路往回走,伴着夜幕出城。

    温润如水的颜;乌黑如墨的发;纤细修长的身段;美得天地失色的左眼下方。

    陷入回忆的吴王夫差被夜风一吹,陡然惊醒,不知不觉已经到自家大营,亮出佩牌,畅通无阻的回到大帐。

    月朗星稀,望着烛光发呆的吴王脑海总是想着那个人。

    那个同为王袍加身的人。

    那个姒勾践……

    只能怪皇袍太夺目。

    勾践太醉人……

    君王的眼光是很狭窄的,所以,吴王由此至终只看见了一个人。

    而姒勾践身旁还有一个人,那个女子,那个四大美人之首,以后的西施,现在的施夷光。

    被他忽视了。

    越皇宫


    “王,王啊……”急促的脚步和哀怨的呼喊声,打破了床第之间的温存。

    勾践皱眉,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也是,正在ooxx却突然有人撞进来~~

    寡人后悔让他三宫六院畅行无阻了。

    来人正是范蠡,已经是不惑之年的他(42岁了哦),一点也不显老,高束的黑长直,英挺的剑眉斜飞入鬓,细长的丹凤电力一点也不输当年。

    总之一句,还是很帅……

    怪不知得还有那么多大家闺秀夜夜盼望(这才是重点),可他为什么就是不、娶、妻(妒忌,**裸的妒忌)

    “现在已经是……”勾践仔细侧耳倾听打更声咚咚咚、铛、铛。“二更。”

    “找寡人何事?”“王,臣认为,吴练兵三年就为今日,现在他们锋芒正盛,我们应暂且避一避!”范蠡很少逆越王的意。

    “何需避,三年前我们胜,三年后一样能胜。”

    “王……”骄兵必败。范蠡抬头,这位越国著名武将眼里充斥着佩服。

    佩服什么?

    “我心意已决,无须在议。”勾践坚决的语气,带动他的衣袖天真,无知的一拂,赶人……

    出到宫门之外“唉,文种,你真料事如神。”你持才傲物果然是够资本。

    原来,在来此之前

    在文种家已经谈过一次——


    “不必去劝了,王不会听的。少年得志,是该让他尝尝苦头了!”身穿紫色礼服的清秀男子说道。

    “不劝?越……”身穿银灰袍服相貌俊伟的男子在衣袖底下正捏指算着什么。

    “我都算过了,不会错。”下巴扬起45°自满但并不自负。

    “是,但这劫未免太险,王还小……”

    “好,好,那你去还是我去?抓丑决定!”

    何为抓丑,就是一根长的小竹,一根短的小竹,同时握在手心,然后自定规矩。

    “长的去,短的留,你先来。”紫色礼服男子笑道。

    银灰袍服男子随手抽出一条“会①,长的……”脸犹如哭丧(↑……↑的哀怨由此来。)

    “喏,你去。”紫色礼服男子掩嘴咯咯的笑。

    “去就去,哼!”银灰袍服男子一拂袖,夺门而出。

    紫色礼服男子摊开手心,**另一根小竹,长的……

    “少伯②还是如此纯情可爱,忍不住让人想**啊~~~”

    会稽大战仍然不可避免的开打,以卵击石的后果显而易见,越国惨败。

    吴国军临城下。

    ①文种,字会

    ②范蠡(lǐ) ,字少伯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那日,你说欢喜我”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那日,你说欢喜我』咚、咚咚、咚咚咚。三~战鼓响,夫差~地睁开双眼,~额的冷~…… 不是战场。太好了,好…… 在桌~~着是常有的事。他站起~,~了个大懒~,扭动了~僵~的关节,便对着帐外~了句 “传伍相--” 从前,有一个人在集市~看见一个商人在~卖——卖宝珠。这个人很喜欢,问价。商人答三十两黄金。思索片刻掏钱买~。后。把宝珠还给了商人,拿走了那个~工~~~
     >> 阅读第3章 那日,你说欢喜我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