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情三姐妹》·第1章 第一章:彪子跑了


    凌晨的夜街,行人几乎绝迹。偶尔几辆出租车经过,也是不做过多停留便急速而去,夜又变得寂静起来,弄堂里路灯昏暗无力,沉闷得有点让人崩溃。

    “塔塔……”弄堂口走来一时尚女孩,一身红色紧身短裙,在昏暗的灯光下,那曲线更显妖艳动人。

    这么晚了,一个女孩怎么会出现在这无人的弄堂里?再看这女孩,眼神里明显有些不安。她时不时向身后张望,好像怕有人跟踪她似的。

    “你母的,跟苍蝇似的。还没躲几天就被发现了,真是一群瘟神。”女孩子熟练的从坤包里掏出一支烟,巴拉巴拉就是几口。一时间,弄堂弥漫了一股难闻的烟草味。

    夜色远处,三个戴墨镜男子在街口也是四下张望。很明显,他们也在找人,不出意外,找的应该就是弄堂里这红裙女孩。

    “又被这三八给跑了,抓了她非剁了不可。走,我们去那边找找。”一群人往夜间排挡那边找去。

    不一会功夫,地上已经多了三四根烟头。看样子,女孩烟抽得差不多了。她扔掉最后一根烟头,对着路灯补了补口红,便迅速地离开了昏暗肮脏的弄堂。

    女孩消失后,一股烟味夹杂着浓烈的香水味飘散在弄堂里。远处,几声狗叫响起,划破寂静的夜,原来是几只公狗为争一只母狗在街口撕咬。

    “小兰,怎么还没睡呢?”红裙女孩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却发现她的姐妹小兰正呆呆的坐在客厅沙发上,脸上还残留着斑斑泪痕。很明显,小兰不久前哭过一场。


    这深更半夜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彪子跑了。”小兰有气无力的回了句。

    听完四个字,红裙女孩像触了电一般,丢下客厅的小兰,开始在每个房间**的翻起东西来。

    “你母,这个没良心的,把老娘的家当全卷走了。小兰,他该不会是连你的也一起卷走了吧?”红裙女孩小心翼翼地问到,看小兰的神情,八九不离十。红裙女孩一下子瘫软在沙发上,不停的喘着粗气,胸口不停的起伏。

    “报应啊,怨不得谁。菊姐,我们还是搬走吧。我不想再呆在这地方了,也不想再见到那混蛋。”说话间,小兰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

    “小兰,都怪姐姐对不住你。彪子是我男朋友,我没有好好看住他,他拿了我的东西我自认倒霉,想不到那挨千刀的竟然连你的也拿。别让老娘碰到他,非阉了他不可。”阿菊越说越起,慌忙的点起根烟来,猛吸了好几口,也许是吸得太猛,一个不小心,呛着了,辣味充斥着阿菊的咽喉。

    “咳咳……”阿菊俯身猛咳了几口,整个身体随之在沙发上不停的颤抖着。

    “反正这几天也不想工作,明天我们就去找房子。放心,你的钱我一定会追回来的。夜深了,睡吧。”阿菊起身把小兰扶进了凌乱的卧室。

    “彪子,你给我等着,老娘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嘟哝着,阿菊再也抵不住困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富华宾馆门口,一群人围坐在门前石狮下面。每个人手里都拿了几张扑克牌,有的神情自若,有的却一声不吭……


    “彪子,你怎么还有钱?这个月,你输得可不少啊。”一戴墨镜的中年男人对一穿西服的男子道。

    “赌个钱哪有那么多废话?又不欠你一分钱,快下注。”西服男子不耐烦的催促到。

    “我跟五百,你要不要?”中年男子冷笑到。

    “我……”西服男子摸了摸口袋,又看了看手中的牌。牙一咬,从口袋里掏出几张老人头。

    “我就不相信一晚上的运气都这么背,跟了。”很明显,西服男子要孤注一掷了。

    “不好意思,一对二,大你。”中年男子把牌一甩,乐呵呵的从地上把钱装入怀中。

    “妈的,这么背,不玩了。”西服男子骂骂喋喋的起了身,走出人群。

    哎,一万五就这么没了,加上前几晚输的,少说也有六万多了。怎么跟阿菊交代啊?

    掏出烟,彪子烦躁的猛吸了起来,接下来怎么办呢?回去找阿菊,以她那脾气不宰了自己才怪。哎,说实话,有点对不住小兰,怎么说也是一个村出来的,竟然连她的钱也拿,真是没脸回去了。


    “先不回去了,去外地躲几天,等阿菊气消了再回来。”彪子狠命的踩了踩烟头,拦了辆的士,便消失在夜色中。

    城郊,一幢灰色大楼里人来人往。城中的房租都很贵,所以一般小职员都会来这一块租房子。几个人合租一个套房,想住舒服点的,房间住满了就不再找人。想省钱的,客厅都要隔出几个房间来住人。

    “菊姐,我们两个人住一个这么大的套房是不是有点浪费?要不再去找几个人来一起租?”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小兰觉得实在太浪费了。

    “你以为我不想啊?老娘又不是跟钱有仇。我们俩都是卖啤酒的,一般女孩子不愿意跟我们合租。男的来合租我们又不愿意,再招来第二个彪子,我们俩到时真是哭都没有眼泪了。”阿菊边收拾行李,边无奈的和小兰说。

    “也许,也许还有老实的男人呢?我们认真找找。”小兰从沙发上跳到阿菊面前,一脸的不死心。

    “这个世界上还有老实男人?醒醒吧,傻丫头。我们晚上多卖点啤酒就是了,至少住着舒服。”阿菊不再理会小兰的意见,埋头只顾整理自己的行李。今天好好睡他一觉,明天就去上班。这几天因为找彪子那混蛋,好几天没有上班了,再不上班真是要喝西北风了。

    “你……你又要裸睡了?”见阿菊把内裤胸罩全脱了丢在沙发上,小兰尖叫了一声。

    “裸睡凉快,傻瓜。”阿菊翻了一个小兰的白眼,便直顾进卧室睡觉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二章:排挡卖酒”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排挡卖酒』“小南,~班后一起去喝两杯如何?”郑小南正关着电脑准备~班,同事阿辉急匆匆地找了过来。 这个阿辉~,都成家了,还总喜欢在外面玩。真是拿他没办法,谁~他是自己的哥们呢?别说喝酒,~刀~~火海也得去~。 “可以~,不过说好了你请客,~到时又说没带够钱。”小南也想去放松一~,整天对着电脑,~~真吃不消。~班喝点啤酒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看你那小气样,~~
     >> 阅读第2章 第二章:排挡卖酒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