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风信子》·第1章 14岁开始喜欢的人(1)


    年少时暗恋的人,如果在经历世事沧桑后还能遇见、相爱,那么就算有再大的阻碍也去争取吧,因为命运有时需要厚颜无耻去佐证。 

    —————————————————————————————————————————————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吹掉书页上的浮尘,打开扉页,碳素墨水抄写的《郑风?出其东门》仍清晰如昨。那一手俊秀的钢笔字却不是出自她手,那套《广陵散》也不是她的书,书的主人远在他国,杳无音信。

    上中学就迷上了武侠小说,金庸梁羽生古龙温瑞安都没落下,尤喜金大侠和梁大师,里面的诗词典故以及围绕家国展开的儿女情长,让简乔娜深陷其中。她做的英雄梦里也有一个少年,白衣翩翩,温润如春水,整个青春贯穿着她始终如一的单恋。只偷偷揣在怀里,不显露,便是远远地看他一眼就足够幻想整个青春。


    一个生了锈的月饼盒子,里面装的是从小到大的日记。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写日记,到高三毕业的点滴,都可以在这些花花绿绿的本子里找到成长的足迹。

    简乔娜坐在地板上,背靠着床,翻开那些几乎自己也忘却的往事,耳边萦绕的是张信哲的声音,一首《信仰》唱得缠绵悱恻,沧桑又伤感,实在太合适这种要跟过去告别的心态。

    小学时总为了老师没表扬而伤心,为了妈妈没给买红皮鞋而失望。初中时学会了爱美,有了怦然心动的感觉,渐渐地,日记里总有一个熟悉的男生的名字,因为他而欢喜,因为他而焦虑。没想到,那个男生的名字贯穿了整整三大本的日记。简乔娜仿佛看见一个青涩的小女孩站在自己面前,没说话就已然低着头的样子。是不是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都有自己的一本日记?是不是每个少女的心中都有一个又甜蜜又不可告人的秘密?终有一天,时光会老去,小女孩再也不会因为一个不经意的回望而心跳加快,再也不会因为一个擦身而过而整夜联想,再也不会因为一个偶然的巧合而相信星座的说辞以及算命书的附会......女孩长大了,在经历世故的磨练和各种现实以及爱情的洗礼后,不再单纯得像张白纸,而是像礼炮筒里打出的彩纸屑,看似缤纷,落在手上,却看得模糊。

    或许每个人都要经历这样的成长过程,那颗无瑕的水晶总是不可避免地成为铝合金。只是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原来也曾这么用心地爱过一个人,关心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全装在小小的心底,不让人发现,只独自喜乐或忧愁。

    简乔娜抬头看着挂在墙上的小礼服,礼服是丁佐专门去苏州订做的,蕾丝和钉珠都相当考究。摩挲着手里的日记本,这些过往的年岁即将要告别了,想着最终还是要烧却的日记本,心有不舍。但是年少时的那份坚持了好几年的纯真的少女心事,也不复存在。

    简乔娜不开微博、不玩微信,身为记者,在公开的场合发心情或评论容易被人断章取义,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空闲时最多也就是逛逛论坛,只看贴不发贴。简乔娜打开常去的论坛,开了一张新贴——《哪个少女不怀春——致我的闷骚的暗恋》:


    明天我就要订婚了,大学时代经历了一场平凡的爱情,毕业后无疾而终。后来,认识了现在的未婚夫,谈了三年不咸不淡的恋爱,明天就要按家乡的风俗订婚了,再过不久,我就要正式成为**。今天整理旧时日记,却发现十几年前那个小女孩青涩得可爱,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少女都有这样的经历。结婚以后就要专心相夫教子了,那样的心境也不会再有,所以想在还是单身的最后一晚,开扒那些还没结成花蕾就凋谢枝头的暗恋。

    我上学时成绩一直不好不坏,这样的学生或许是悲哀的。老师永远记得成绩好和成绩差的学生,而既不优秀拔尖也不调皮捣蛋的孩子是从来不在老师的记忆中长留的,自然在同学的记忆中也不会有多深的印象。我从小就是不是个出众的孩子,没有才艺,也没有活泼的性格,德智体美劳常常是劳动课得最高分,而体育则拖后腿。那时的我不知道理想是什么,也不敢说理想是什么。我不像同桌X同学那样勇敢,在高一第一周“我的理想”的主题班会上高调宣布她的理想是当妈妈,引起全班哄堂大笑后还一脸无辜地反问:“难道你们都没有人想当妈妈吗?”我只能低着头说我的理想是上班。这个答案显然让班主任很不满意,别的同学理想是当科学家、作家、诗人、翻译家,而我只是想做个上班族,一点鸿鹄之志也没有。可是,连班主任也没有想到,十几年过去后,我们班似乎也没有什么同学成了科学家、作家、诗人之类的,但X同学倒真的实现了她的理想——当妈妈,她嫁给了心爱的人,并且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理所当然成为全职的主妇,业余的漫画家。而我也最终实现了我的理想,算是名正言顺的上班族。

    当时我心仪的男生坐在我的后排,准确地说是坐在X同学的后面,我的斜后面。班主任编了座位后,我就觉得这一定是上天的缘分,让我可以离他如此的近。其实,像他那样的男孩子,无论是在哪里都是少不了女生的目光的,这一点,我从上初中时就知道,因为我们初中就做了三年的同窗,即使三年间说过的话不曾超过十句,可我仍然深深地记住了这个男孩子。我会假装不经意地听到同学们聊关于他的话题,然后牢牢记在心里;也会在经过球场时悄悄看他打球的样子而不被人发现;会偷偷算计着他上学的时间,假装是巧合骑车在他前面……这种傻事我一直在做,甚至连X同学都不曾知道。如果说初一初二的两年我是在跟X同学得过且过的混日子,那么初三就是我为了他而发奋学习的一年,因为我知道他肯定会以最好的成绩上本校的高中,作为百年老校,母校高中的入学竞争是白热化的,以我那颤颤微微的成绩,考上的机率不大。但是,我再一次相信上苍是懂我的心事的,初三一年的抱佛脚,再加上考试的超常发挥,我还是以超出录取线的二十分上了高中,这个结果让本来以为我没有希望上大学而一心让我上个自费中专的父母喜出望外。而我知道,我只不过想再多偷看他几年,就算终有一天要离别,我也希望那一天不要早早到来。而我的死党X同学由于家里赞助了学校一笔不菲的建校费,自然也继续着做同窗的美好缘分。当然,后来我也明白了,他坐在我的后排并不是什么上苍的安排,而是班主任的安排,目的是为了让成绩排名靠后的X同学能得到全校第一名的帮扶。

    算起来,我倒是个早熟的孩子,初三就已经对他一往情深了。看了日记,才记起来原来是那样的一次偶然。初三时,学校要求早上六点三十分前一定要到校,冬天的早晨寒冷而晦暗,早上七点前还是路灯凄惶,行人稀少。我是在一个淫雨霏霏的早晨,披着雨衣踩着单车往学校赶。很不幸,车子掉链了,离学校还有十分钟的路程,路上没有一家修车店是开门的。我推着单车,沮丧地想着怎么跟老师说迟到的理由,我实在难以想像。正在我无助之时,身旁急刹车的尖响让我侧目,是他!他穿着雨衣,雨虽不大,但凝结成行的雨水顺着头顶往下淌,滴在他的棱角分明的剑眉上,把眉毛都润**。

    “你车子坏了吗?”他的话从来是不急不缓。

    “哦,掉链子了。”我无奈地回答,心里就没敢奢望能有什么转机。


    可是他下车了,接过我手上的手把,把车子立起来,在路边找了根木棍,一边往回绕脚踏,一边用木棍把链子挑起来,试图搭回齿轮。雨水淌到他的脸上,流进嘴里。我站在旁边不知所措,也没有雨伞,于是拿起车篮里的书包,遮挡在他的上方。

    很快,车子就修好了。他绕了几圈,把车把交还我,瞧着还愣在一旁的我,还不走吗?要迟到了!

    说完,他已经飞身上车,踩得飞快了。

    也许是那天早晨的路灯太暧昧,也许是那天的小雨太浪漫,记忆中那个站着的我和蹲着的他,两台单车,两个穿着雨衣的少男少女,像一桢黑白照片,虽然久远却不裉色。也许就是那一天,我心里的种子在悄悄地发芽,而我还未知晓。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14岁开始暗恋的人(2)”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14岁开始暗恋的人(2)』简乔娜敲~这段文字,记忆的~闸像被打开一样,洪~汹涌而来。有些记忆就像存在电脑里的文件,你无法删除,它就静静地~在某个角落,等着你在某一天开启,让它重见天日。 ~机的铃~打断了简乔娜的思路,是李仙仙,~x同学。 “怎么样,姑娘,嫁妆收拾得差不多了吧?行了,也别收拾了,我娘说了带嫁妆的都~赔钱货。你可不能当赔钱货,我们~向丁家~彩礼,少了还不给拉走。” ~~
     >> 阅读第2章 14岁开始暗恋的人(2)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