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鬼哭》·第2章 第二章 ~吠之夜


    经过这件事后,奶奶和爷爷一致决定我不能再在我父母的屋里睡了,必须去他们那屋睡,说我在他们屋睡觉有啥邪事奶奶可以处理的了。其实后来我才明白,这根本就是爷爷、奶奶的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要说怕有啥邪事也该让我弟弟和他们睡一个屋,其实就是他们太疼爱我了,就是想让我和他们在一起。我们那不是有句俗话吗:“老小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于是自此后我就开始了和爷爷、奶奶生活的日子。当然了爷爷、奶奶自然会偷偷摸摸的将一些好吃的用的都留给我了。

    闲话少叙,那时的**村啊,没有汽车的轰鸣,没有像现在一样的音响和电视的嘈杂,更没有电灯及其他灯光的照射,人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那年的春天的一个夜晚。我躺在炕上听着听着外面的虫鸣鸟叫就睡着了。就在我梦中和小朋友玩耍的时候,我被一声凄厉的叫声吵醒,那声音到现在我都无法用文字把它描述出来,像猫叫又比猫叫凄惨,像婴儿啼哭,又比婴儿的哭声凄厉。听上去就像那声音往你的大脑和心里钻似地,钻进去还抓两把,反正到现在就是连动物世界上我也没听见过那样的声音。在我醒后又听见两声嚎叫,声音更加凄厉,但却一声比一声短,一声比一声低。一共叫了三声,山村又归于平静。这时奶奶翻了翻身好像在和我和爷爷说,又想是在自言自语似地说:“唉,村里又要死人了”。爷爷也翻了翻身不耐烦的说:“睡觉得了,事多。”于是奶奶也没再说什么就睡觉了。我很想问问奶奶为啥这样说呢,可又怕爷爷再次发火,所以也就没再敢问。就就这样沉沉睡去了。


    早晨起来后我们刚吃完饭,爸爸正推着自行车要上班走到大门口时,大门外来了个人,是一个老太太,确切点说是奶奶的一个老姐妹。奶奶解放前后过苦日子时候啊,在村里拜了几个干姐们,目的就是在那个困难得年代互相帮衬着过日子,后来日子好起来了,当然也就走动的更好了,毕竟曾经在一起患过难吗。所以没事几个老姐妹就聚在一起聊天,做针线活。爸爸看见是奶奶的老姐妹就赶紧打招呼:“老姨来了啊,吃了吗。”老太太回答:“是啊,吃了,要上班去啊,你妈在家吗。”我爸说:“在家,在家,快上屋,老姨”。老太太赶紧也说:“行了,你工作忙,快去上班吧,我自己进屋就行了。”说着笑着就自己进院了,这是爸爸赶紧招呼妈妈把这老太太让到屋来。我那时候已经很懂事了,毕竟已经上小学了,看老太太进来了,立刻打招呼说:“姨奶奶来了,上炕吧”。“恩,看我这大孙子啊,多懂事啊,哈哈哈哈”老太太说着话就脱鞋上炕了,和奶奶并排坐在炕头。随便闲聊了几句,那老太太开始问奶奶:“二姐啊,你半夜听见鬼叫来吗。这回也不是谁又要归天了”。

    我立刻来了兴趣,这不和奶奶半夜说的一样吗,我于是就竖起耳朵想一听究竟。这时妈妈也给那老太太倒了杯茶递了过去,并坐下也仔细的听起来这老姐俩聊天。“嗯,听见了,那不是鬼叫,是鬼哭。我也在想是谁要没了啊”。我这是在一旁迫不及待的问:“奶奶、姨奶奶,你们咋说要死人呢。和夜间的叫声有什么关系吗”。奶奶喝口水开始说:“咱们村有个习惯,只要是要死人啊就会在三天内的半夜子时听见鬼哭。这鬼哭声一出现就会死人,绝不会超过三天啊。”我又接着问:“那为啥就说那是鬼哭呢,而不是什么猫或者其他什么动物叫呢”。奶奶很认真的说:“那叫声一般的动物是发不出来的,你什么时候听见其他动物叫声那么抓心啊,还有就是这叫声一共三声,多一声都没有,并且是一声比一声的低,其他什么东西叫都是一声比一声高啊。”我听完好像是明白了。但我还是对这件事的真假有所怀疑。

    就在听见那叫声的第二天夜里,我们胡同发生了一件好像是很怪异的事。什么事呢,那就是在那天我们熟睡中又被惊醒,但这次被惊醒不是和昨天一样的叫声,而是几乎全村的狗一起叫起来,并且是一起聚集在我们胡同里狂吠了起来,就想在追赶一个什么入侵它们领土的东西一样。所有得狗叫是从胡同口叫到胡同里,又从胡同里好像约好了似地叫到胡同外,接着又叫到村外,而后就一切归于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样的事情不免让我感到很奇怪,于是就问睡在身边的奶奶:“奶奶,咋回事啊,这狗叫咋这么邪乎呢,好像全村的狗都来咱胡同叫似地。”奶奶说:“一会你就知道了,等着吧。”就在这时我们这个胡同最里边的那家人家忽然传来嚎啕的哭声,好像是女人,对,是女人,而且是一群女人的哭声,依稀可以听见有的哭她爸爸的,有的哭她爷爷的,还有哭喊着太爷的。这哭声我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在我们这块啊,谁家死人,也就是人刚刚咽气后,被亲人确定死亡后家里的女人都会传出这种哭声。我一下子坐了起来,和我奶奶说:“奶奶,莫非是里院的老李头没了。”奶奶说:“应该是,从昨天夜里的事和今天的事我就觉得要出事,但没想到是老李头。”这时爷爷也在一旁说了:“应该是老李头,都八十多岁了,这几年一直就在炕上躺着,连地都下不了啊。还听说这几天突然加重,村里的先生(村医)也没啥办法,都好几天汤水不进了。”

    就在我和爷爷、奶奶唠嗑的时候,我们家外面传来脚步声,是从胡同里传来的,接着我家便传来敲门声和呼唤声,是在喊我爸爸:“大叔,大叔,起来一下,我爸找你有事”。我一听声音就能听得出来,来的是我们里院老李家的孩子,比我大两岁,平时我们老在一起玩。也就是我和爷爷、奶奶刚刚谈论的老李头的重孙子。这时听见爸爸在西屋回答:“哎,谁啊,等等啊。”一会就听见爸爸从西屋出去开大门。“哦,小亮啊,你爸喊我啥事?”爸爸边开大门边问。我这时也挑开窗帘透过玻璃往外看,在皎洁的月光下就见小亮在没回答爸爸话之前先跪倒地上给爸爸磕了个头。这下我全明白了。看来我爷爷、奶奶猜对了,是小亮的太爷爷死了,因为在我们这有这个习俗,家里死人要找人帮忙必须先磕头,就连走到大街上看见人,无论老少,无论男女都要给人家磕头,这叫“孝子头,满街流”。这时爸爸赶紧把小亮搀起来,边说:“快起来,孩子,怎么了啊”。小亮便起身说:“大叔,我太爷过去了(在我们这地方管死了叫过去了或者叫没了),我爸爸让你去给帮帮忙”。爸爸赶紧说:“行,亮啊,你回去吧,我这就去”。接着爸爸回到屋穿好衣服就出去了。


    这时候,爷爷、奶奶也同时起来穿衣服。我问爷爷、奶奶:“爷爷、奶奶你们干啥去啊”。他们同时回答:“孩子,你睡吧,我们也得去东院帮个忙去。”那时候我就已经很明白了,但凡村里出现白事是少不了我爷爷、奶奶这样的老年人的,毕竟经历的事情多了,又懂得好多老理。所以一般这种事都是有这些老人家们帮着忙里忙外的。爷爷、奶奶都去了东院,我一个人躺在炕上久久无法睡觉。我在想为什么,昨天夜里听见那声音后奶奶就判断村里要死人呢,为什么今天狗叫后我问奶奶,奶奶却说一会我就知道了,难道奶奶说的我一会就知道的事就是老李头死这件事吗?等奶奶回来我一定要把这些事问清楚。带着这种种疑问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毕竟小孩子得睡眠还是很好的。第二天早晨起来,爷爷、奶奶,爸爸都没回来吃饭,因为给白事帮忙是不能回来吃饭的,传说如果空着嘴巴从死人那家回来是不好的,回到自己家吃饭也会给自己家带来不吉利的,所以一般这种事所有的帮忙的都不会会自己家吃饭的,。这样我的疑问也就在第二天没有得到解释。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 庙前仪式”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 庙前仪式』爷爷、~~、爸爸一直在东院帮了三天的忙,直到三天后的~午十点老李头的灵柩才被村里的人抬到东~~葬。在老李头出殡前得一个多小时的时候,~~匆匆忙忙的回到家,告诉~亲~点灶膛里的锅底灰在我家的大门~撒~一道印记,把整个大门~都得档~,不得留一点~隙。~~~着~~说的样子把灰撒好,我问~~为什么~这样~,~~说她也不知道,让我等~~回来问~~。这又使我的内心中留~了一个疑问。 终于~~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 庙前仪式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