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鬼哭》·第3章 第三章 庙前仪式


    爷爷、奶奶、爸爸一直在东院帮了三天的忙,直到三天后的上午十点老李头的灵柩才被村里的人抬到东山下葬。在老李头出殡前得一个多小时的时候,奶奶匆匆忙忙的回到家,告诉母亲弄点灶膛里的锅底灰在我家的大门口撒上一道印记,把整个大门口都得档上,不得留一点缝隙。妈妈按着奶奶说的样子把灰撒好,我问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妈妈说她也不知道,让我等奶奶回来问奶奶。这又使我的内心中留下了一个疑问。

    终于在老李头出殡后的那天下午爷爷、奶奶、爸爸均回来了,我立刻缠着奶奶让她告诉我为什么老李头死那天会出现集体的狗叫呢。奶奶慢条斯理的开始给我讲了起来:“孩子,我给你讲这些事你就当听听笑话吧,也别当真,也别害怕,嗷”。“奶奶,你讲吧我不害怕,老师都给我们讲过多少遍了,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鬼神,我就当听故事了。”我立刻和奶奶说。

    奶奶听我这样一说点点头开始和我讲起来:“那天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每次我们村里一出现鬼哭就会在三天之内死人,那是鬼在召唤即将似地人。在老李头死那天啊,我们不都听见狗叫了吗,那是因为狗这东西啊比人的眼睛好使,人的眼睛啊是不会看到鬼神和邪门外碎的,而狗却能看的见。那天啊,你没听见狗是从胡同外叫到胡同里的,又从胡同里叫出来一直叫到村外吗,那是狗在咬来捉拿老李头魂魄的黑白无常呢。一般人在死前都会有黑白无常来把他的魂魄用锁链锁走,然后呢暂时寄存在我们村里的庙里,等到亲人在这个人死后的第二天太阳落山前到庙上送盘缠后才能去阴曹地府报道呢。”“哦,那么您也就是根据这些狗的叫声判断出老李头要死的了。”我继续问奶奶。奶奶回答道:“是啊,狗一直叫到胡同里,并且我还能听见啊这些狗一直在老李头的家门口叫,叫了一会才往外叫。”

    我好想好像明白了似地点点头,接着又问:“奶奶,那啥叫魂魄啊。”奶奶继续慢条斯理的说:“这说起来可就多了,你未必啊能听的懂。人啊有三魂七魄,这三魂就是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七魄就是人身的血,第一就是眼睛的血;第二就是耳朵的血;第三就是鼻子的血;第四就是舌头的血;第五就是身体的血;我们的脏腑分成红内脏和白内脏,那两魄分别是两脏的血。这七魄既然是血当然就存在于**里啊,随着认得死亡而凝固,也就不复存在了。而三魂则不然,在我们这地方有这样一个说法‘一魂走、二魂游、留下三魂守坟头’。这一魂走啊说的就是天魂,在人死后升天,也就是佛学所说的上了西天极乐世界;二魂游说的是地魂,在人死后被黑白无常带走的就是这一魂,暂存于庙内,等送完盘缠就去阴曹地府里游荡;留下三魂守坟头就是说的人魂,在人死后,入土为安后在坟头守着,人们上坟祭奠的就是这一魂。”


    奶奶的这一番话说的我是云里雾里的,似懂非懂,毕竟当时我才上小学二年级,怎么会明白这些故事呢。我又问奶奶:“那您让我妈往咱大门口撒灰干什么啊?”奶奶很认真的说:“灰这东西撒上后对于死人的魂魄来说那就是一堵墙,因为死人在出殡时会找他的邻居啥的告别,可是一旦进了邻居的家啊有无法自己找到出去的路,就会留在邻居家里,给邻居带来灾难。所有,就在门口撒上灰,他的魂魄就无法进来了。”“哦!”我点了点头。

    对,刚刚说到送盘缠这事了,就得跟大家说说我们这死人送盘缠产是咋回事啊。这所谓的送盘缠啊就相当于现在人们生活中老年人要出门逛逛,儿女们帮着凑点路费和路上吃的用的。可是在死人这是没法亲自送到本人手里啊,所以就想出这样一个办法,去庙里送。因为人们都相信人在死前会被黑白无常用锁链锁到庙里暂存,所以就把这些盘缠送到这里来啊。

    这送盘缠的事可是很有讲究的啊。要送的东西也很多,仪式更是很多。就从大件说起吧,要由死者的女儿到纸张铺去买用纸扎制的马或牛,还有车,这要是男的死了就是一套马车,要是女的死了就是一个牛,当然要是女儿的经济条件好的呢也会给自己的母亲啊买上一套马车。为什么女人要买牛啊,据说女人这一辈子在世上要洗好多衣服、蔬菜啊等等的东西,会污染好**,到了阴曹地府会受到惩罚,阎王会逼着死者把在阳间所污染的水全部喝尽,才能超生。而牛这种动物有一个特点就是可以喝脏水而不吃脏草。我小时候放牛时就有体会,这牛吃的草必须是山上的野草,并且要毫无异味。有一点让牛闻着有味的草牛是说啥也不会吃的。而牛吃饱后啊需要喝水时就好办了,什么样的水它都喝,即使是粪坑里的水它都能照喝不误。

    所以做女儿的为了不让母亲在阴间受罪,不喝那么多脏水所以就买个牛给烧了帮助自己的母亲把脏水干掉。除了这些纸车、纸马、纸牛外,还要烧纸人,也就是给自己的父母雇的赶车的还有佣人。还要烧上大量的纸钱。还有不可少的是草料,当然了你不能光让牛马干活不给草料吧。


    把这些东西在人死后的第二天的下午,太阳落山前摆到村庙前,为什么要太阳落山前呢,这里还需要解释一句,人们传说啊在太阳落山前啊死人在西去的路上比较安全,太阳落山后啊那些恶鬼就会出来拦路,使得路上不顺利。把这些东西摆好后,在底下堆上一些柴草,起到助燃的作用,但这时还不能点着了。首先要有人宣读《文书》,也就是相当于给这个死去的人在阳间开具的介绍信,上面包括此人的姓名,生前住址,生前的所有功绩、此行所带物品等等吧。宣读完毕将这个《文书》后要放进车里等到点燃纸车的时候一并点燃。接着要在庙前烧上香,放上一张饭桌,然后摆上饭菜,由儿女、亲人到庙门口呼唤,请老人家出来吃点喝点上路。如果死者是女性的话还有在饭桌前摆上洗漱有的镜子之类的东西。还会让不到七岁的孩子透过镜子看有没有这个死者在梳头什么的,好像百分之八十的孩子都说看的见。具体是真是假不得而知,毕竟那么小的孩子一定会受到大人的暗示。

    在觉得死者吃完,喝完后,亲人会喊亲人上车,当然是买的纸车了。在上车的位置放上一个凳子。在凳子上人们会用筛子筛上一些纸灰,再在纸灰上盖一张纸。据说在死者上车后拿开凳子上的纸张会看见纸灰上有死者的脚印,反正我是没看见过。在做完这些工作后还要给纸马、纸牛、纸人开光,就是用棉花粘上酒在这些东西的眼睛上象征性的擦一下。因为传说只要开了光的牛、马、人才能在阴间看清道路。接着由死者的长子站到一个凳子上,手持一根扁担指向西南部,这叫给死者“指路”,由村里的老人告诉“指路”的人说啥词句,那词好像都是固定的,不知道大家看过一部电影叫《红高梁》吗,在那部电影的结尾那个小孩在他娘死后说的那段像歌诀的话和我们这地方指路的词基本上差不多。在指完路后,开始点燃所以得纸马、纸钱,亲人等基本燃尽大哭一场,这场仪式算结束了。在我们这地方至今还保留着这样的习俗。送盘缠的时侯会有很多人围观的,等到送完盘缠围观的人会哄抢庙前桌上的点心,饺子之类的食物,说这些东西回家给小孩子吃了,能治疗小孩子睡觉磨牙的毛病。

    就在老李头死后第二天给他送盘缠时出现一件让其家人不愉快的事。老李头其实在年轻时还比较风光,因为那时还没有解放,他们家也是我们这地方很有名的地主,据我爷爷说李家有很大的产业。这方圆几十里的土地都是他们老李家的,我爷爷那时候就给他们老李家做长工。


    这老李头在四十岁前就没下地干过活,老李头的父亲哥五个就这一个独苗,所以从来就不让他从事一点劳动,一心想让其好好读书将来出人头地。可是这老李头年青时候说啥也读不了书,被他老爹送到私塾若干回没坚持三天就跑回来了,没办法就任由他自己在家闲着。即使家里还有很多买卖啊也没法让其去管理,为啥啊,就是因为其大字不识一烟荷包。后来解放了,共产党得了天下当然不会惯着这些地主了,来个打土豪分田地,就这样他们老李家就不能再作威作福了,并且还不时的被揪出去进行批斗。于是自那以后这老头才学会干农活,只是一直干的不怎么样。

    这老李头啊年前是光媳妇就取了三个,谁让人家那时有钱来呢,那个社会又允许。这三个媳妇啊最小的要比他小二十多岁,三个媳妇一共生了三个儿子。还很平均,每人生一个。至于这个老李头有几个闺女我就不得而知了,因为他的闺女早就出门子了,我也不认识。等到这老头老了以后,也就是七十岁以后,本身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这时候老头的生活就成了问题,因为三儿子、儿媳妇不肯再养活老头了。这就麻烦了啊。老头的大儿子肯定不行了,因为老头的大儿子已经五六十岁了,且体弱多病。后来啊还是老头的大孙子和大孙子媳妇把老头接到了家里一直管到老头生命结束。

    且说那天给老头送盘缠,一切仪式和平时一样都结束后,亲人们大哭一场,尤其老头的老儿媳妇那是哭的惊天地泣鬼神啊。让围观的所有人啊无不为之动容。有很多女同志啊上前拉扯解劝。就在这时啊,那些点燃的纸马啥的已经烧完,就剩一堆纸灰,突然来了一阵风把所有的纸灰都卷起,围着正在哭的伤心的老李头的老儿子、儿媳妇转了三圈,然后把纸灰散了他们两口子身边,形成一个规则的圆。这下俩口在都吓傻了,也不再哭了。立刻和大家往村里跑,这件事在村里被人议论好多天。当然人们也议论不出什么来啊。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四章 人神共愤”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四章 人神共愤』农村的事就是这样,关于老李头~后送盘~这事人们当~茶余饭后的笑料议论了好久,知道人们~没啥劲的时候也就不再议论了。再过了一段时间人们好像把这事已经彻底遗忘了一样,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件事让人们又把这件事想了起来。 就在老李头~后三个月后的一个傍晚,好多人都在街~乘凉,~们互相吹着牛,~们则聊着家长里短。这时老李头的老儿媳~突然从家里跑着出来,就像疯了一样,披头散发的。边跑边~~
     >> 阅读第4章 第四章 人神共愤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