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泪:南云 白飞 虎子》·第1章 ~是~~上一根肋骨


    当她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身体时,那时候,她才十八岁,一个如花似月的季节。

    那时候,她还小,小的可以一个人躲在浴盆里,漫无目的的打量着尚未发育成熟的身体。

    “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语文老师站在课堂上将道。

    那个时候,她还跟同桌争私下辩道,“呸!呸!呸!鬼才相信你的话!”

    紧接着,就听到老师在上面板着脸说道,“南云,有什么故事可以大家一起分享吗?”

    一句话,整的大家哄堂大笑。她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把头**地藏进了梦里面。

    可是,转眼夏天来时,当那清晨的第一缕清风,吹乱了她梦中的思绪时,她豁然明白了,女人啊!你为何做那男人身上的那根肋骨?

    现在的她,已经不怎么爱照镜子了。她有一种莫名的担心,担心看都那情思凝结的白发,会将她的冰封的故事,再次拉回到那个曾经让她伤心过的城市。

    “听说,男人是女人身上一根肋骨扯下,捏成的!”

    “快拉倒吧!那是女人!”


    “不对,不对,是男人!”说着说着,南云竞噘起了**,嘟囔道。

    “好好,我白飞就是你身上的那根肋骨,永远都扯不散!”

    ... ...

    说着,南云右手搂住了白飞的胳膊,闭上的双眼,陷入了爱的沉思。

    南云轻咳了一声,白飞见状,关切的问道,怎么?身体不舒服,感冒了?

    南云连摆手,说道:“多年的病根子,又犯了!”

    “奥!病根子?”白飞眼珠子一转,说道:“小时候家里没有看过吗?”

    “看过是看过,不过都把钱瞎了,治标不治本啊!”

    鼻炎,过了那阵儿,身体就好些了。然后,又转悲为喜,脸上**久违的笑容说道,“看不出,你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嫖客啊?”

    白飞笑了,不说话的沉默。因为,南云胸前的那一纸白色的文胸,亦如她的名字——南云一样,飘过他的心扉。

    凭着白云对男人的知觉,她觉察出了这个男人的不对劲,也不说一句话,任由着他猥琐的眼神,从情思凝结的发丝,顺着篮球似的胸脯,溜过了平原,淹没着她青春的记忆。


    月色近了柳梢,听着白云此起彼伏的鼾声,白云一直辗转反侧,询问着自己一个问题,我是不是已经爱上这个男人了?

    不?你不肯能爱上他的!你知道,他喜欢你,只不过因为你长的漂亮罢了!

    没有一个女人能够经得住她秀腿的诱惑,更不必说,那些视色如命的男人了。飞子人都睡了,可是手还是不老实的在她的身上游离着,如是一团无名的烈火,燃烧着寂寞的柴禾,叫白云矜持着**着夜的芳香和愁思,想说又说不出的惆怅,纵容着男人对她的抚mo。也许,明天他就能解决自己的工作问题。

    “云妹啊!你就放心吧!你的工作问题全包在我身上了!”

    想想都是这么美。有了工作,就有能够自食其力,不再伸手向家里要钱了。女人,一定要有钱!

    她终究是要离开的。这座城市藏满了她太多的希望,当然,还有失望。

    她用水冲去身上的污点,那些男人们吻够了,总是留下些污迹的。

    城里的水,虽然不干净,也是可以冲洗衣服的。村里的水,虽然干净是干净的,却容不下红尘俗世。所以,她流淌过的地方,多是莲花盛开的地方。

    虎子前些天又来过了,说她是一个美人的胚子,不愁找不到好工作。

    南云有些恼火了,说,不愁,那你怎么不给我找一个呢?哪知道,虎子翻脸就把她摁在传上,不顾她的反抗,就把她那件蓝色的雪纺裙给撕个稀巴烂。嘴里还吵吵道,臭**,反了你,敢跟老子叫了!


    当然,虎子的脾气,南云是知道的,虽然嘴上骂娘叫的难听,可是,办完事情后,他还是甩出一沓子的钞票说,给你这些钱,买件好看点的衣服。

    如今,光那些撕碎的画格子都堆砌了一箱子。她想好了,等找到一个好工作,能够养活自己的, 就把他们全部的典当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白飞蒲扇个纸板,说道,夏来了!

    南云惊奇的问道,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

    白飞笑了笑,不紧不慢的说道:“你没看见大街上的穿**的人多了?”

    南云差点没把嘴里的面条吐出来,说道:“这个你都能想出来!”

    不过,细想也是:如果不是夏天来了,谁会穿上短裙在街上呢?北方的天冷,大家都捂得严严实实的,个个都像北极熊。

    等的现在我一个坐在办公室里,躲在卷叶窗中,品味着夏日的阳光,别是一番热的滋味在心头。

    南云想:夏天来了,不是说出来,而是穿出来的;梦想,我想也应该是做出来的,而不是说出来的吧?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二章 虎子的故事”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 虎子的故事』~铃~响起的时候,白云还~着那件白色如云文~~在~~。毯子也不盖着,反正是~吗!~了还不都一个样,还不如~个镂空的内~,好遮挡住世俗的眼睛。 “喂!是白云小~吗?” 听着~那头~张兮兮的样子,白云长出了~气说道,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吧! “吆!还是白云说话~快!” 那头的虎子,整了整白色的衬~,说道,我是咱们公司的那个虎子,咱们啥~~
     >> 阅读第2章 第二章 虎子的故事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