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雄列传》·第1章 第一章 武将出生


    对于武家的人来说这个夜晚异常忙碌,佣人们慌忙地准备着。虽说他们请的是有名的接生婆,可是武老将军依旧在自己屋里徘徊往复,他很着急是因为这或许是最后一次决定他家是否有香火延续了。因为此时的他已经过了甲子之岁了。

    突然房间里传出“哇”的一声哭叫。武老将军随即看到一位家丁跑过来告诉他生的是个男婴。听到这个好消息以后话武老便声泪俱下,向天高呼:“武家有后也。”说完随即想奔到产房里立即见到这个让自己苦等了九年的儿子。可是由于产婆并没有完全把孩子接生下来,而且当时封建思想礼教的束缚(在替孩子剪完脐带之前是不能让男的看见的),武老只能继续焦急地等在门外了。

    大约过了一刻钟以后,产婆终于缓缓走出房间示意武老可以进去见自己的儿子了。此时的小武雄微微地睁着眼,脸上已经没有了哭泣时的悲切,还隐约有一丝的笑意。武老看着儿子的表情,凭借着多年审人查事的经验发现了小武雄的脸上隐含着一丝寒气。因此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孩子以后必定是一员虎将,必定可以帮助大宋王朝收回所有失地,他肯定会继承自己的骁勇善战,便给他取名为武雄,子天长,意味着雄才之气可以与天共长。

    其实在此之前武老是有过两个儿子的,可是不幸的是都早年夭折了,而现在是人到晚年才又有了这么一个儿子。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照顾这个孩子,恰逢此时前线战事趋于缓和,便准备留在家里亲自叫小武雄学习武功和兵法,所以就奏请圣上准许自己弥留家中培养儿子。

    恰巧此时朝中的一些主和派官员弹劾武老将军,他们也假慈悲的纷纷上书:武老护子心切,希望圣上看在他老年得子的份上,准了他告老还乡的请求吧!正好皇帝也怜悯武老幼年得子,觉得他为国家立过赫赫战功,所以就答应了武老的请求,并且还册封了一个“勇武将军”空头衔。

    由此,武老便开始在家专心培养儿子武雄。在武雄三岁以前武老总是带着小武雄一起出去打猎,每次都让他在旁边看,而小武雄更是表现出了对杀戮的痴迷,每当父亲有收获的时候,他都会笑的很灿烂。三岁以后武老就开始给他讲解一些兵法,幼年的武雄每天都生活在父亲的阴影之下,从小就表现出了对于杀戮的渴望以及对于兵法的好奇之心。

    在父亲的苦心照料下,武雄在长到七岁的时候已经颇诣人事,不过也助长了他的孤僻的性格,因为从小在父亲的宠爱下成长起来,所以就看不起家里的其他人,甚至连母亲对他也有几分畏惧。


    九岁以后,武老就开始带着武雄一起去山里打猎了,记得有一次武老苦苦追了一只兔子半天也没有能够射下来,年幼的武雄只**一箭,兔子就倒在那里了。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更令武老将军惊讶了,只见小武雄走过去捡起兔子就把她的头给拧了下来拿到父亲面前说:此兔竟然害了父亲跑了那么多的路,真的是死不足惜啊!所以我特意将她的头拧下来献给父亲了。这一下武老真的傻了,他的内心不惊冒出一丝悔意,或许真的不应该那么早的教他武艺,他没想到一个十岁的孩子居然会这么残忍,他都不敢想象以后的武雄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了。不过他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对着小武雄笑笑,摸了一下他的头便说:我们回家吧!。

    自从有了这个发现以后,武老将军就觉得自己以前教给武雄的东西或许太过于凶残了,觉得自己都是在教他如何去杀戮,这样子可能会害了这个孩子,所以决定给他请一个老师来教他一些诗书礼义有关的东西。可是武雄又如何会去听这些儒生的话呢?在他看来只有武力才具有说服力,学习诗书礼义的人都是没有什么大用处的人。

    每节课开始的时候武雄都会假装很认真的听,其实在内心是在盘算着如何捉弄这个老师,记得又一次新来了一个老师,看到武雄认真听讲的样子就说:孺子可教也,老夫必定把毕生所学之术教于你,让你成为一个有学识的大将军。

    听到老师的夸奖以后武雄很开心的笑了,他从自己的桌子里拿出来一杯茶递到老师面前说:老师您辛苦了,喝杯茶吧!

    “嘿嘿,好啊!没想到你这么体谅为师啊”。说完便拿起茶喝了起来,“噗......你往茶里加了什么东西啊?怎么会这么辣啊?

    哈哈哈,老师你好傻啊?你难道没有发现那杯茶很红吗?哈哈,那个老师看到武雄不仅捉弄自己而且还嘲笑自己,气的头发都竖起来了,大叫道:你这小儿居然敢捉弄我,你眼里还有为师吗?

    只见武雄淡定的说道:我就是故意捉弄你的,你这种儒生只知道一些大道理,对于打仗什么都不知道,你有资格骂我吗?如果你受不了的话你可以走了,我不需要你这种老师。说完就走了。


    这下就剩下那个老儒生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了,看来他也辜负了武老将军对他的期望啊!“哎,此等小儿虽有大勇,但以后终究会因为这种骄傲自大而丧命的啊”。说来也巧这个预言在以后还真的会实现的。

    其实在这个儒生之前武雄也已经把很多老师赶跑了,只是这一次特别严重,他居然公开说:学习诗书礼义没有任何用处,加上那个老师是一位很有名的儒生,所以在也没有人敢到武家来教武雄了。

    这下武老将军也无奈了,他把小武雄叫过来问道:你为什么对于诗书礼义这么不感兴趣啊?

    武雄回答道:父亲,因为我觉得那些东西都是没有用的,现在我们大宋王朝这么柔弱备受外兵所欺,那些儒生还不是只会一味的求和,大宋江山还不是得靠武力来保持吗?所以我不要学那些没有用的东西。

    “那么你是想学习武艺吗?”“是的,我觉得保家卫国非用武力不可,所以父亲请您帮我找几个武艺高强的师傅吧!其实武老将军是很不情愿武雄只是一味的学习武艺的,可是他对诗书礼义那么的排斥,与其不学无术还不如让他学一些对他自己有用的东西好了。

    所以几天之后,武老将军就替武雄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武师,这个人就是他以前的部下郑勇猛,字天水。武老将军希望郑勇猛可以教武雄御马之术,当天他就把郑勇猛带回家了。

    武老将军带着郑勇猛刚进家门,就把武雄叫过来告诉他:他已经跟随了我有十几年的时间了,本来早就当上偏将了。可是因为之前的一次战争,敌军利用他的妻子和儿子来迫使他放弃了攻城,延误了战机。后来朝廷怪罪下来本来是要斩立决的,还是在我的斡旋下免了杀头,最后只是贬为庶民。他的起码技术比我还好,所以吾儿以后可要好好跟着他学习哦!


    “好的父亲,我肯定会跟着师傅好好学习的”,武雄连看都没看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师傅的就满嘴答应了父亲,其实他的内心是不服的,他不觉得有谁可以超越自己的父亲,不过当他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人的时候,他疑惑了。这个人虽然有九尺高的身躯,可是一张黝黑的脸上却写满了岁月的沧桑,看上去简直像一个小老头了,武雄不清楚父亲怎么给自己找了一个这种老师,可是他又不好表现出来什么加上他对父亲的信任,所以就和武师打了一个招呼就走了。

    晚上武老将军和那个人在房间里商量着什么,隐约可以听见武老将军说:“天水啊,你觉得我这孩子怎么样应该是一个武将的材料吧!

    “恩恩,是的”那个人急忙的点头说道:“我看小将军走起路来身轻如燕,看人的眼神微笑中带有一股冷酷之气,想必以后必将是可以继承将军您的雄姿的啊。”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就放心了,你以后可要好好教导他哈,记住千万不能让他为所欲为,”武老将军,站起来拍拍天水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

    “是,属下一定办到”,好了你回去休息吧!明天就开始带他去郊外,教他怎么骑马吧!

    次日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武雄就感觉自己被谁敲了一下脑袋,还在他耳边大喊:起床了,今天教你骑马去。武雄无奈只得迷迷糊糊的起了床,连早饭都没吃就被带到了野外的草地上。到了以后郑勇猛就叫他带着马去吃草,武雄还以为是让马吃完草以后他就会叫自己骑马了呢?可是没想到的是直到回家的时候还是没有学骑马,只是叫他干一些给马洗澡、喂草之类的琐碎的事情。这让年少的武雄郁闷了,他本来就觉得眼前的这位老师不怎么样,现在他更加确定了,他认为这个人顶多只会一点点武功,或许自己都不会骑马呢?抱着这个疑问,武雄决定明天趁他不注意去捉弄一下这个老师,顺便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能力教自己。想到这里武雄又狡黠的笑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二章 武艺飞涨”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 武艺飞涨』回到家以后的武雄偷偷地把一~针藏在了自己的~袋里,准备第二天用它来~郑武师的马,看看他到底有没有真的本事。 到了第二天的清晨,武雄一大早就起~了,等着和郑武师一起去郊外。郑勇~起~以后发现武雄早就在等他了,~欣喜万分,就对武雄说:看来你很~衷于学习骑马~!那么今天就教你怎么骑马好了! 其实本来郑勇~还是准备让他先~悉怎么样子才能把马调养的很好的,以便于以后在行~~
     >> 阅读第2章 第二章 武艺飞涨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