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雄列传》·第2章 第二章 武艺飞涨


    回到家以后的武雄偷偷地把一根针藏在了自己的口袋里,准备第二天用它来激郑武师的马,看看他到底有没有真的本事。

    到了第二天的清晨,武雄一大早就起床了,等着和郑武师一起去郊外。郑勇猛起床以后发现武雄早就在等他了,感到欣喜万分,就对武雄说:看来你很热衷于学习骑马啊!那么今天就教你怎么骑马好了!

    其实本来郑勇猛还是准备让他先熟悉怎么样子才能把马调养的很好的,以便于以后在行军过程中可以自己照顾战马。可是他发现武雄这么的热情,而且昨天也一直叫着要学习骑马的本领,就放弃了之前的想法。所以他就领着武雄到了一块空地旁边,前面就是一整片悬崖,他想教会武雄如何在面对悬崖的情况下还是能够不慌张地完成骑马训练。

    他把武雄叫过来说:“现在我给你示范一次怎么骑马,我会从这里我等一下上马的时候会从这里骑到前面的山崖前停下来,然后你跑过来自己一个人骑回到这里吧!记住看我的动作。”说完郑勇猛就一个侧身上马,准备开始示范了。

    听到这个计划以后武雄暗自窃喜,他心里开心的想道:看来不用自己给他下套他就开始骑马了哈哈,不过我得给他的骑行提高点难度才行。有了这个计划以后武雄就走到郑教官的面前去了,跟他说:郑教官,我想要在你的身后看你骑马的动作,可以看得更清楚可以吗?

    郑教官还以为武雄是真的因为怕在其他角度看的不清楚呢?所以想也没想的的答应了他的想法,然后再一次的提醒他:要仔细地看哦,说完就提起马鞭准备朝着马背挥鞭了。


    说时迟那时快,看到教官准备策马奔腾的时候,武雄立马拿出了提前准备的那根针,死命的对着马的屁股扎了一下,连针都没来得及**来,可怜那马被狠狠的扎了一下以后就开始死命的奔驰了,这可把骑在他身上的郑教官给搞傻了。

    只见那马飞也似的朝着悬崖的方向奔驰而去,郑勇猛现在真的纳闷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匹马会突然发疯似的跑了起来,可是不容他多想,因为只那么几分钟自己就离悬崖不远了,他甚至看到了自己掉下悬崖时的惨状,“看来自己真的得使出看家本领了,否则要葬身悬崖了啊!他的嘴上轻轻地说道。

    其实此时现在站在后面的武雄也吓傻了,他害怕自己的一个小玩笑会葬送这个父亲为自己挑选的教官的性命,虽然这个教官可能没什么本事,可是毕竟跟了父亲好几十年了啊,他不知道如果真的出事了自己该如何向父亲交代,正当他的心纠结万分的时候,随后发生的一切让他觉得自己的担心多余了。

    只见坐在马上的郑勇猛没有表现出一丝慌张的情绪,他只是狠狠地勒了一下缰绳,那马奔跑的速度就慢了下来,然后他又弯下身去在马背上摸了几下,又好似在马的耳边说了一些什么东西,那匹马居然就停下来不走了,只是低着头在嚎叫。而现在马所停的位置距离悬崖仅仅只有几步之遥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自己的教官居然能够毫不慌张的就让马停了下来。看到这一幕的武雄对于自己的这个教官真的很佩服了,他觉得此人正是自己需要的好教官啊!不过同时他也很好奇究竟郑教官对马干了什么会让一匹疾驰的马瞬间就听了下来呢?引起好奇心和愧疚感驱使他决定主动向教官承认:刚才是自己想要看看他有没有真本事才弄得恶作剧。所以看到教官骑着马回来以后,他就立马跪在了郑勇猛的面前,哭泣的说道:“教官我错了,我不应该用针扎你的马,害得你差点葬身悬崖,我以后再也不这么干了。

    其实不用他说郑勇猛也知道是武雄搞得鬼,因为他对于自己的马是很了解的,这还是自己挑的最温顺的一匹马,没有特殊情况不可能发狂的。而且在骑着马回来的时候发现马屁股上居然插着一枚闪闪发亮的银针,他顿时就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刚才的那个险情了。不过他想看看武雄这个在他眼里的孩子是不是真的想害自己还是怎么样,所以他也没有说什么,而且现在看到武雄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了,他也就不生气了。

    他跳下马过去扶起武雄,告诉他:嗯,为师不会怪罪你的,这也正好让你看到我的能力吧!不过以后这种恶作剧不要再干了哈,这样子可能会让别人丢了性命的。


    听了郑教官的话武雄觉得他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了,于是就站了起来对郑勇猛说:“教官你这么厉害要不今天就教会我如何在马发疯的情况下控制住他吧!

    郑勇猛听到武雄说出这句话以后只能无奈的笑笑,走过去拉着武雄的手说:“你今天还是把最简单的骑马学会吧!以后再学更厉害一点的御马技术吧!”听到师傅这样说了,武雄也不好再争辩什么了,他只能老老实实地从最基础的学起。

    接下来的时间武雄每天早上学习御马之术,下午跟着父亲学习兵法,晚上自己一个人去练习白天学过的骑马动作,如此的不辞辛苦,终于三个月以后他已经完全学会了郑勇猛会的一些御马之术,而且还自己琢磨出了很多的骑马的诀窍,现在的他已经可以驯服任何一匹马了。

    其实因为前线战事紧张,而且缺乏优秀的将领,所以郑勇猛在一个多月之前就回到前线为国效力了,郑勇猛在离开武家的时候特意把武雄叫到一旁告诉他:你是不是很想知道那一次我是怎么制服那匹发了疯的马啊?武雄听到教官要把之前的称为秘密的事情告诉他的时候,他表现出了欢呼雀跃的神情,可是随后的回答却让他失望了。因为郑勇猛只说了简单的一句话:只要你对他好一点就可以了。“这句话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吗?”武雄眨巴着大眼睛问道,师傅你耍我啊?哈哈,你以后就会明白的,就记住我走之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能荒废习武哦!好了,我要走了,以后的路靠你自己走了。“师傅再见”知道郑勇猛走了很远,吴雄才喊出这句话。

    自从郑勇猛到前线打仗以后,武雄便开始自己琢磨怎么样才能把马驯的服服帖帖,一年以后,武雄居然凭借着自己出色的御马技术获得了乡里参加省里武状元的名额推举,不过由于武老将军觉得武雄的年纪还太小了,参加武状元比赛如果受伤的话那以后的从军计划就全部泡汤了,所以武雄主动放弃了这一次的武状元考核。不过他一点也没责怪父亲因为他自己也觉得自己习武不精,现在只不过学会了骑马罢了,根本没有资格参加省里的武状元选拔。

    经历过这一次的乡里的武状元选举之后,父亲也觉得武雄是一块练武的好材料,所以,接下来的三年时间武老将军又给武雄请了好几任的武教官,而武雄也挺争气的,很快就毫无例外的学会了这些人的武艺。而武状元选拔之后更加使得武雄的名气在那个县上不胫而走,武雄顿时名气大噪,在当地小有名气不仅很多同龄的孩子都希望武雄可以教他们一起习武,甚至有一些比他年长的人也跑到武雄面前说:自己要和武雄一起混。他们甚至称比自己年幼的武雄为大哥,更有一些当地的武师过来结交武雄,对于这些人武雄全都接收了,他们还以武雄为领导者成立了自己的帮会,名字叫做叫做“武帮”。


    武帮的成员们一开始还只是跟随者武雄一起在郊外习武的,可是后来居然有几个成员打着武帮的名号,到乡里的店铺里面吃霸王餐,有些成员居然还出手伤人,并且被他们打伤的人说:“我们武雄大哥叫我们来你们店吃饭是给你面子,你居然还找我们收钱,你活得不耐烦了啊!”这些人的肆意妄为把武雄的名声顿时就搞臭了,许多人都觉得武雄是一个欺行霸市的人,他们甚至觉得这是武老将军的纵然所导致的。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有一次武雄带着一帮人去一家店铺吃饭,店主一看到他居然躲开了,直到武雄叫了好几次以后才战战兢兢得从后面走了出来,唯唯诺诺的问:武雄大哥,您想来点什么啊?武雄看到店主貌似在有意的躲避自己,忽然想起来最近好像自己走到哪里那些人都会有意无意的躲避着自己,心中的怒火不禁涌上心头,看着店主那副对自己近而远之的态度,他发火了。只见他站起来踢了一脚桌子,怒道: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躲着我,今天不说出来的话我就把你的店砸了。

    看到武雄发怒的情况下店主哪里敢说说出真实的情况啊,他只是呆呆的站在一边不说话,看到这一幕以后武雄就更加生气了,他伸出手去想要打店家,不料人群中有一只手拉住了他。现在的武雄真的很火,居然还有人敢拉他,他倒是要看看这个胆大包天的人是谁。顺着手的方向武雄看到的是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县令大人儿子的手,本来想要报复那个拉自己手的人的想法顿时就没有了,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钟英为什么会阻止自己打店家,他应该了解自己最讨厌不说实话的人啊?

    不等武雄考虑明白,钟英走到武雄面前,把他拉到了一旁。告诉他最近有很多人打着他的名号到处骗吃骗喝,以至于乡里的百姓对他都有几分畏惧感,所以刚才的店主并没有错,错的是你不了解实情罢了。还没等钟英说完话,武雄就已经火冒三丈了,他立马走到店主面前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就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同行的人都知道武雄肯定是去找那些打着自己旗号为非作歹的人了,他们觉得武雄这一去肯定会闯出祸端,所以就立马跟了过去想要叫武雄冷静一点。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 怒火中烧”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 怒火中烧』虽然说武雄的那些朋友已经~命的追着跑在他们~的武雄了,可是他们又怎么能够追的~武雄这个在武状元选拔中跑步也是第一名的人呢?看着武雄和他们~的距离~拉~长,有些人就放弃了追赶,慢悠悠的朝着郊外的训练场走去,只有几个人还在坚持着想~赶~武雄,这其中就包括了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钟英。 说到这里~有必~介绍一~钟英这个人,他是县令钟如~的儿子,因为以前钟如~是武老将军的~~,后来~~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 怒火中烧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