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最好年龄的人》·第2章 被故事选中


    在手机的铃声中醒来爬出被窝,看看手机已是9点半了。昨晚听着歌声,一曲接着一曲,也不知何时睡去的,只有酒精的作用还在隐隐作怪,头晕晕的、涨涨的。拉开窗帘,外面又是一变大好的晴天,悲伤一下子被晒干,心情大好!

    洗漱完毕已是10点了,好像总是感觉有什么是忘了干,突然想起昨天古月的电话,确实没什么印象到底说了些什么。匆匆拨过去,在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电话终于被接听了。对方声音懵懂,才从睡梦中醒来,很不悦的吼了一句:“洛洛,好像是你要陪我去试婚纱,怎么你这么兴奋,感觉你才是新娘似得。”

    “好呀,你把新郎让给我吧!都10点多了,还早你个大头鬼呀!”我没好气的回应到。

    “十点?你没搞错吧?现在明明刚好九点呀!”古月看了一下手机再三确认后说,“你是不是回来后还没跳回来呀?”


    这才想起,自己在日本待了将近一年,回来后竟忘了改时间,又东扯西扯聊了几句,约定下午3点一起去是婚纱,就结束了电话。

    据约定的时间还早,在房间也没什么意思,肚子也在抗议了,于是走出了酒店,去觅食。因为高中毕业后,就很少回到这里,就算回来也是匆匆而过,有些地方竟然已不在了,比如说曾经最爱去得小吃街,已被装潢雅致的西餐厅替代。

    漫无目的地转来转去,不知不觉就来到母校的侧门。霎时,被一种亲切感包围,因为学校一直有补课得习惯,所以就算是暑假这里依旧是书声琅琅。

    思绪被牵引,记得我们真的交集时从高三的暑假补课开始的。也许是注定了的,一直主张自由安排座位的老班竟强制的题我们安排好了座位表。而令我更为吃惊的是,我的左边是袁木木,而右边是你。老班是不是吃错药了,一个女生旁边坐两个男生,是何目的呢?不懂,不过我一直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所以当时也没在意。


    因为左边的袁木木是转班来的,所以对我们有抵触,于是间接地我们两都是老二班的于是就显得亲密一些。上课,老师让讨论问题,也是我们的交流多一些。渐渐地我们熟了起来,可是毕竟是男女有别,我们也不能算是无话不说。

    真正的成为好朋友是从补课来了之后的正式开课开始吧!记得补课后的那次考试我考的不是很好,一直对我很好的数学老师有把我叫道办公室去,说了很多高考怎么怎么重要的话,心态不好的影响之类的,于是我的压力两个大,便再也笑不起来。你给我说话我也是爱理不理的,你问的多了,我就不耐烦的瞪你一眼,你知趣的什么也不说。

    说实话,你的沉默真的让人害怕。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是水瓶座的特性。后来一段时间我们就这样没有硝烟的冷战着,哈哈!其实现在想起来都当时野蛮搞笑的,没有争吵却有互不理睬。

    借着地理位置的优势,渐渐地,我和袁木木熟络了起来,经常就是我们一起讨论问题。其实说实话我觉得在很多方面,我和袁木木有着惊人相似,性格方面都有些腼腆,而在很多事上却都仿佛是上帝的弃儿,比如说,在这次高三的分班上,他以一份之差被踢出了快班,而我也以一分之差没有进快班,就这样我们经常在一起自嘲、自讽又互相安慰。更多的是我们在许多的问题上我们的观点往往一致,于是我们就这样成为了朋友。


    然而和梅筝的关系却越来越远了,没了交流就像陌生人一样,见面的时候特别尴尬,我也不知这是怎么了。而卧有事那种个性比较要强的人,他不愿说话,我也不愿低头去讨好。

    后来,也不知谣言是如何起来的,对于十七八岁的孩子,恋爱是一个多么奢侈又敏感的话题。有一天,袁木木回到座位上,神秘兮兮的对我说:“以后我还是离你远点儿吧!梅筝这几天在寝室看到我,真是恨不得揍我一顿。”我当时也没在意,后来他说的次数多了,我变有些信了,因为一句话别人说一次的时候,可能是假的;说的多来便成了真理。于是,我有些信了。

    可是这种感觉很懵懂、很美丽、又带着一些苦涩。而我此时却是怕了这种感觉,前车之鉴,那种苦痛还未走远。我只有等,故事没有结束,谁也不知道结局会怎样!或许是我们都误解了呢!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那一秒专属的剧情”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那一秒专属的剧情』时光总是在不经意划过指尖,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就这样溜走,一切不变的都在时间的尽头磨出棱角。而令我们感动的却是一些所谓的小事。 十一国庆终于在我们的盼望中到来,很多住的近的都回了家,相反我们这些住的远的却只能在学校度过这漫长又短暂的三天。袁木木那个~因为家住的近,一迫不及待的在老班的一~号令~奔了回去。只能用一句话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我哩个羡慕嫉妒恨呀! 人总~~
     >> 阅读第3章 那一秒专属的剧情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