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迷途》·第1章 (一)


    “不该,为什么你这么喜欢孤独呢?来和我们玩吧!”稚嫩的女娃儿声,好似清风吹来,带给所有人一阵清爽。

    “不需要。”不该没有抬头,还是盯着地上的蚂蚁,一动也不动的看着。这时,女娃儿伸出白嫩的手,还是那般温和地说:“不该、来吧!我拉你起来。”

    不该还是没有抬起他那小小的脑袋。“我说过的话,不喜欢再说第二遍。”

    女孩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伸出的手不知道是该收回,还是继续伸着。

    “喂,你牛什么牛啊!如果不是迷途,老爷子怎么会让你这个丧门犬进到温家。”

    不该一动不动,身体微微颤抖着。

    “哼,丧门犬,克死了自己的全家,有本事别进温家的大门。”男孩甩甩头发,眼神中流**些许不屑。

    不该突然像疯狗般冲了上去。拳头如雨般落在了男孩的身上。

    不该不顾旁边的一声声尖叫,不顾迷途的劝告,不顾旁人的捶打。


    不该的脑海里,只清楚地记着常客说的:克死了自己的全家…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此时的不该一边捶打着,一边咆哮着。在平时一直用冷静示人的他,此时放弃了所有父亲的教诲:“不该,不论遇到什么样的事,在任何时刻。一定要冷静。没了冷静,你就如一只被放在搁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不该好似要把所有的怒火,发泄到常客的身上。

    “丧门犬!你月不该就是一只可怜的丧门犬!月不该!你连给我擦鞋的资格都没有!”常客没有还手的余地,只能在嘴舌之争站上上峰。靠着只会让不该更加丧失理智的嘴舌之争,来表明自己的不服。

    满头的红色,让不该更加像疯牛一般。不该不停的出拳,不停的出拳,忘记了身体上的疼痛。

    “住手!”一个沧桑有力的声音传了过来。男人看到不该没有停下出拳的双手,头上凸起的青筋显示出了他的愤怒。

    “月不该!停下你的手”不该被一个孔武有力,满脸严肃的男人提起,送到了温家老爷的面前。不该挣扎着,像一头愤怒的小狮子。

    倒在地上的常客,被身着黑色礼服的男人扶起。男人眼中满是心疼,却在转向不该那一瞬间转变为愤怒、凶狠。

    “常阁主,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不该所犯下的罪,受到严厉的惩罚。给你和客儿一个交代!”温凌途不等常澳开口,便拿定了主意。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不该的身子像是陀螺般,倒血泊的地上,头一歪,昏睡了过去。

    “哼,这就是温爷所谓的严厉惩罚么?还真是让常某大开眼界。”常澳看着倒在地上的不该,又看了看自己的亲外甥。不仅讽刺道。


    这也难怪,众所周知,常客是常家唯一的继承人。在家宠的就跟小皇帝似得,常客要星星,常老爷子都不敢给月亮。又哪里受过这样的罪,被打了不说,自己还没有还手的余地。且不说,自己比打自己的年长,就说打自己的是笑掉全市大牙的月不该。就这么一条,也足以让常客受尽大家的嘲笑了。

    常澳看到自己带来的随从——月何,满眼心疼的看着月不该。不禁有些恼火。

    “常阁主,不该也只是一个孩子。您大人有大量,干嘛要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呢?咱们是做长辈的。这事若是传出去,怕是会拂了您的面子,影响也不好,不如……”温老夫人站在一旁,不禁为不该担心起来。

    “常伯伯,你就不要放过不该吧。迷儿求你了…”温迷途嘟着嘴,双手扯着常澳的袖子。替不该求着情。

    “迷儿!谁让你上来的!来人!把小小姐带下去!”温凌途不禁气恼起来。常家也不止一次向温家提亲了。当年就是因为自己太草率才害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失了性命,这一回他不能再这样草率了。

    常澳蹲下身来,笑着看着温迷途。只是,这样的笑,让温凌途不禁感到后背有一丝丝的冷汗落下…

    果然不出温凌途所料,“迷儿,告诉伯伯。你喜不喜欢跟客儿哥哥玩啊?”这时,一直在旁边喊屈的常客,不禁竖起耳朵细细听温迷途的回答。

    “当然喜欢啦,客儿哥哥人很好啊!”温迷途一脸的稚嫩,单纯。又怎么会想到,她这一答,把自己送进了地域……

    “温爷,你也都听到了。迷儿她,可是很喜欢客儿呢!”不等同于常澳的春风得意,温凌途的胆战心惊,众人也看在眼里。虽说常澳进到这行的资历尚浅,但是,近日里只要常澳到过的城市,一个一个独占鳌头的帮派都会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常澳现在的魄力,一点都不亚于当年的常劲和以前的温凌途。只可惜,他们都老了,常劲有常澳发展家业,没有什么可愁的。可是…温凌途,自从温馨死后,他再也没有剩下过其他子嗣。温凌途常常在想:这何常不是老天爷在惩罚自己呢?只怪自己作孽作的太多。


    “只是,迷儿的年龄太小了吧!”温凌途硬着头皮。此时的他。早已没有了当年的豪迈不羁,天不怕,地不怕的豪爽之情。更多了一些老年人本应该有的畏畏缩缩。

    “温爷,不必担心。我想没有人敢议论什么。”常澳笑的很冷静,但却也意味着是他发怒的前兆。

    “既然、澳儿你这么说了。那就按你的意思办吧。”温凌途笑的很牵强。他知道,如果迷途不嫁,那么就意味着不该的命运,会就此扭转。不该、不能再受到任何伤害了。他是温馨唯一的儿子啊!如果连不该都保不住了,那地底下的温馨还会原谅自己么?如果当年不是自己执意要把温馨嫁给宇韩,温馨也就不会因为和月河私奔而丧命。幸好,在温馨死后的半个月,有人送来了不该。不该,算是上天送给他的一份安慰吧!

    “温叔叔,那常澳就告辞了。”常客恋恋不舍的向温迷途看去,却发现温迷途正在小心翼翼的用手帕擦拭着月不该脸上的血迹。不由的皱了皱眉。

    扶着常客的侍者看到常客不悦的神色,对常客说道“小少爷,您还气什么呀!迷途小姐马上就要嫁到咱们常家了。他,您就当时可怜可怜路边的一只小狗。”

    常客不由得一笑,到与常劲有几分相似。

    常客跟在常澳身后,望着躺在地上的不该,眼神中流**厌恶的神情。

    温凌途在常澳走后,望着蓝天,不由得仰天长叹。闭上了充满沧桑的双眼。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二)”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二)』常澳的~是清一色的黑色。与他很相称。黑色,~样的颜色。常澳,~般的~。你永远不会猜到,~一秒,他会~什么、怎么~。 “关~门。”~子~~物,扔到一旁。像是疲惫极了,~了~太阳~。倒在黑色的双人~~。旁边站着的~,不知所措的看着常澳。似乎从七年前他们的关系就变了。原本,他们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可就在他认识~馨后,一切都变了。原以为他喜欢~馨,所以月何一直对常澳~有愧~~
     >> 阅读第2章 (二)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