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迷途》·第2章 (二)


    常澳的房间是清一色的黑色。与他很相称。黑色,迷样的颜色。常澳,迷般的男人。你永远不会猜到,下一秒,他会做什么、怎么做。

    “关上门。”男子**衣物,扔到一旁。像是疲惫极了,揉了揉太阳穴。倒在黑色的双人**。旁边站着的男人,不知所措的看着常澳。似乎从七年前他们的关系就变了。原本,他们是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可就在他认识温馨后,一切都变了。原以为他喜欢温馨,所以月何一直对常澳抱有愧疚。直到四年前。在他和温馨决定私奔的前一个晚上,他告诉了常澳,请求他的谅解,他非常非常爱温馨,请求常澳放心把温馨交给自己,他不记得那天晚上是怎么让常澳生气的,只知道,常澳在最后从他的后面抱住了他,对他说“月河,你为什么那么傻,那么傻。我爱的是你。”

    “那个…”话还没说完,月何便被常澳拉倒了。常澳闭着眼,准确无误的找到月何的唇,轻轻用手堵着她的嘴,说:“让我休息休息好么?我真的好累。”

    “放心,月离不会有事的,怎么说,月离是温凌途的外孙。如果你不放心,我们明天借着去接温迷途为由,去看看月离。可好?”常澳知道月何不放心月离。于是轻声安慰道。

    “恩。”月何自觉地往常澳那边靠了靠,抱住了常澳。

    “怎么了?为了感谢我么?”常澳睁开眼,温柔的望着月何。月何脸红红的样子,真的很诱人。

    “不是,就是觉得有点冷…”月何不希望常澳对自己抱有太多幻想,他怕,有一天会伤常澳很深。


    “原来如此。”常澳闭上了眼,却更加用力的抱住了月何。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静静的。

    “澳,你…睡了么?”月何试探的问了一句。

    月何没有听见常澳说话,却听见了常澳均匀的呼吸声……

    月何轻手轻脚的爬起来,望着熟睡的常澳。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抚mo着常澳完美的脸。是的,他爱他。可是,他不能不管所有人的看法。一意孤行。这样,常澳的位置就可以一直做下去!想到这,月何觉得无论怎么,为了他,值了。脸上浮起了幸福的笑容。但是,一想到不该小小的身体倒在血泊时的场景,就会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儿子。竟然,要他受那么多的苦。

    月何,趴下。在月光下,注视着常澳。望着常澳熟睡的样子,慢慢闭上了眼。

    在听见月何睡着的声音后,常澳慢慢睁开了眼。他知道,他都知道。重新用双臂圈起月何。在月何的额头上,缓缓落下了一个吻。

    月光下的两人,脸上都带有幸福的笑容。哪怕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他们也毫不惧怕。因为,他在他的身边。


    与此同时,在温家,温老夫人叮咛着温迷途。温家上上下下都在为温迷途的忙活。

    除了靠近月不该的房间的近几个楼。

    月不该在上了药之后,就又昏睡了过去。

    不该梦到了母亲、父亲、弟弟……那时的日子很美好。虽然他和弟弟见不了人,只能每天呆在花园里玩闹。但是,那时候母亲、父亲和弟弟都在他的身边……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雨,他很庆幸,至少现在,他还不是一个人……

    “啊!”不该在惨叫声醒来,朦胧的双眼显示出他的困意。

    只见夏克捂着脚,坐在地上泪流满面。。。


    “你不长眼的么?”月不该看了一下夏克的伤,还好,只是轻微的划伤。

    夏克委屈的看着自己的脚,说:“人家是不想吵醒你嘛。”

    “不想吵醒我,是应该看着地,慢慢的走吧。”月不该低头看着夏克的脚,一动不动的说着。

    “额、这个……”夏克红着脸。总不能说,看着他裸睡的样子着了迷,才没注意到地上放的刀,划伤了脚吧……

    “算了,我再睡一会。等下叫我。”月不该起身,把药水放好。径自走向诺大的双人床。

    说是双人床,但看起来,貌似……要比双人床大吧,至少可以睡下20个青年人的……

    月不该的房间比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三)”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三)』~~途的~里,传来一~~哭泣~。 “~~,不该哥哥是不是不喜欢~儿~。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他还不来~?”~~途靠在~老~人~~,掩面哭泣。其他人认为这是楚楚可怜,可是月不该可不是这么~,他~这是惺惺作态。不该这样想,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夏克和不该感情好。~~途看不~去了。俩个~生整天在一起,这像什么话。她也就想让夏克知道知道她这个小~的地位。哪曾想匕首伤到了夏克的~。随着~~
     >> 阅读第3章 (三)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