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迷途》·第3章 (三)


    温迷途的房间里,传来一声声哭泣声。

    “奶奶,不该哥哥是不是不喜欢迷儿啊。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他还不来啊?”温迷途靠在温老妇人身上,掩面哭泣。其他人认为这是楚楚可怜,可是月不该可不是这么觉得,他觉得这是惺惺作态。不该这样想,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夏克和不该感情好。温迷途看不下去了。俩个男生整天在一起,这像什么话。她也就想让夏克知道知道她这个小姐的地位。哪曾想匕首伤到了夏克的腰。随着不该的怒斥声,夏克的血喷开而来。也就因此月不该恨上了温迷途。

    夏羌满脸的忧愁,难不倒要跟小小姐说:月少爷和克儿已经睡了,您还是先休息吧?这是在往枪口上撞。谁知道温迷途会不会突然晕过去。

    “夏管家,进来吧。”温老妇人拍着温迷途。却没看到月不该。“夏羌啊,不该呢?”温老妇人皱了皱眉。虽然岁月的年轮已经爬上了她的面容,但也掩盖不住曾经的美人样。经历再多的风霜,风华依旧。夏羌想:这应该说的就是老妇人这类人吧。举止神态,无不显**温文尔雅。

    “老夫人,月少爷……月少爷已经和克儿睡……睡了。”夏羌一闭眼,一咬牙说了出来。

    “行了,下去吧。”温老夫人轻声一叹。她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局了。只是不该怎会这么狠啊。

    还好,小小姐没有昏过去。不然,这罪过就大了。他就是在温家干一辈子,也还不清这罪孽哟。


    温迷途泪涕齐下,“奶奶,不该哥哥……不该哥哥……”

    “迷儿啊,可能是爷爷那一掌重了,不该真的难受。你就别哭了啊,先休息吧。明儿早,还要早起呢!”温老夫人只得轻声安慰着。这个不该啊,事都过去了,克儿不也没事吗?干嘛这么得理不饶人啊。

    “奶奶,你不是不知道,爷爷那一掌根本不重。”温迷途红着眼眶。望着云箐

    “迷儿,客儿也很好的。”云箐安慰着温迷途,到现在,她还能说什么呢?儿女情长之事,也只能是越搀和越乱。

    温迷途低头不语。

    别人都以为她温迷途傻,不知道婚嫁是什么意思。殊不知,婚嫁,这一词。她早就知道了。生在这样的家庭里,什么事会不知道。什么事会不会干。他们,注定比一般的孩子要早熟许多。她答应嫁给常客,不过是想知道她在月不该心中的地位。她也不是非月不该不嫁,她对月不该的喜欢还没那么深。只是,认识她的每一个男孩,那一个对她不是言听必从。说是‘捧在手上怕碎了,换在嘴里怕化了’也不为过。可是,偏偏月不该对她爱答不理的,甚至还去讽刺她。丫儿说:“怕是月少爷是喜欢上您了呢。”丫儿还说:“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就会用点与众不懂的方式,来吸引女人的注意力。”她原以为月不该是喜欢上她了。可是渐渐地,她发现月不该老是装作不在意夏克,每当一到夏克出事时,他却比谁都着急。她,不甘。她不明白,一个男人怎么会喜欢另一个男人。直到她发现,在日本漫画中,有一种叫做耽美的。她,恍然大悟。

    夏克被月不该搂在怀中,夏克的头靠在月不该的胸膛上。是的,他们是中国人不能接受耽美。月何与常澳是,他和不该也是。这世界上,在中国里,向他们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可是,他们都很幸福,不是么?


    夏克慢慢用手环住月不该。

    “嘶。”冷汗从不该头上流下来。望着夏克不安的神色。“下次别碰了,很疼的。”

    “恩。”看着夏克微红的脸庞。不该,笑了。

    月不该与常澳,他们是同一类人。外表冷漠,内心火热。只有在自己信任的人面前,才会**脆弱的一面。

    望着不该从旋梯上下来。温迷途愁云满面的脸,终于**了笑容。

    “不该哥哥,你下来了。”温迷途喜悦的看着月不该。

    月不该从旋梯上下到温迷途面前。“你怎么还没走。”


    “不该哥哥,我想看看你。”温迷途坦言直率的告诉他。小脸却已经微红。

    “我对一个领养童,可没什么兴趣。更何况是伤害了克的人。”月不该不羁的说道。深色的?眸子下,汹涌着的是压抑已久的恨。

    是啊,她是一个领养童。若不是云箐求着温凌途,怕是她一辈子也没有家。那时候,温凌途本是到孤儿院寻找继子。哪知道,温迷途拽着云箐的**。可怜的望着云箐,叫着:“妈妈。”云箐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年。那年温馨还小,跟她在商场走散后,等找到时,就如温迷途一样。可怜兮兮的叫着她:“妈妈。”云箐当时就心**。那时,温馨刚刚没了。

    温迷途无奈的笑笑。解释道:“不该哥哥,我不想……”       

    “你倒是敢!若是你是故意的,现在你早已不再这儿站着了。温迷途,你放心,温家我一定会继承。我一定会把克所受的伤痛,统统都还给你。” 云箐错愕的看着月不该。她没想到月不该对迷途的偏见,竟有这么大。温迷途同样没想到,只因自己的无心之失,会令月不该这么厌恶自己。

    “不该啊,你……”云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四)”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四)』打断云箐的不是别人,正是~~途的未婚夫,常家唯一的继承人——常客。 常客兴奋的~着,“~儿,收拾好了么?”眼神瞟到不该,随即闷哼~传来。“月不该,你可真厉害~,还能够站起来!”话里~的都是讽~、挑衅。 “呵,原来常家少爷的家教就这么点~!”月不该原本没打算理常客,可谁想,夏克出来了。夏克站在旋梯~,嘲~的说。 “克,怎么~来了。”月不该故意没有掩~~
     >> 阅读第4章 (四)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