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录》·第1章 第一章 重生?


    第一章 重生?

    这里是大兴安岭深处的仙女洞,洞侧一堵天然石壁,长百米余,洞前山坡下是一条通往洛古河村的土道。

    风盘旋着、呜咽着,带起一地落叶,像是在为谁送行。

    大兴安岭的天空蓝得很纯净,一如刚出世孩子的心灵,却也免不了空中朵朵白云。

    远远的,视线的尽头,一个女孩正背负着一个男孩施逶而行,不时还要停下**一下腰身再深深的吸上一口气,显然,她已经走了很久很久,或者,还要这么走下去,要更久更久。

    或许有半小时,女孩终于停了下来,就在仙女洞下边小道上张望过来,再鼓起余劲,手脚并用的总算是爬上了仙女洞前的山坡到了仙女洞口。

    女孩温柔的放下男孩,就平放在洞口草地上,扯起自己的衣角为男孩擦拭肌肤上沾染的点点灰尘,却不顾自己沾满灰尘又被汗水流过显出一条条小河的脸。轻轻的,柔柔的,比妻子对丈夫还要小心。

    偶尔,女孩会看向仙女洞口,仙女洞洞口外形很让人害羞。听已经快要遗忘的爸爸说过,仙女洞分上下两洞,爸爸还说,很久很久以前肯定也有流浪的人在这里住过呢。

    还记得,那年那天,爸爸就是在这里,被一条好大好大的蛇给咬到肩头。女孩眼看着爸爸肩头脓肿溃烂,只留下一句“囡囡,要坚强,要好好活着就永远的闭上了双眼。那一天,女孩哭得昏了过去,还是男孩听到哭泣声,从山的背后来找到的自己,那以后,女孩再也不能说话了。

    女孩眼里,不时闪过绝望之色,看身洞口的眼里像是在说“爸爸,对不起,我要辜负你的期望,就快要来陪你了呢,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我们,永远永远也不会分开


    男孩长得很清秀,清秀得让人分不清是男是女,如果不是头发很短,如果不是男孩子的装扮,或者,我们已经在怀疑他的性别了呢,这都可能是哪家从小把女生当男生养吧。

    如果,不是女孩眼里的死寂,如果,不是男孩紧闭的双眼,这该是怎么样的一幅画卷啊。可惜,这世间,从未有过如果,显然,男孩已经死了,或者说,已经死了很久了,如果不是,又怎会由一个女孩背负着走过不知几多山水。如果不是,在这个还算是和平的世道,又有什么能让这么一个小女孩的眼里充满死寂,看不到一丝希望,看不到一丝未来。

    突然,女孩狠狠地揉了揉自己双眼,再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很痛,不是错觉,脸上痛苦之色闪过,眼里却一丝丝的亮起来,再也不是一池死水。俯下身去,女孩整个头都扑在男孩胸口。

    李枫,就在这个充满希望的季节里睁开了沉睡很久的眼睛。

    在女孩欣喜的眼神中,李枫先是眉头皱紧又放开,然后,才勉强睁开坚涩的双眼。眼前,就是一张稚嫩的花脸。

    李枫眼里先是痛苦哀伤之色闪过,接着却是说不尽的坚定。

    “这里是哪里?”就这么躺在地上,看到的全是树林,一眼看不到边际。

    身边女孩却是没有说话,只能用双手不停比划,如果这男孩还是原来的男孩,那一定能看懂,女孩在说:“小枫,你还活着真好,这里是仙女洞啊,怎么你都不记得了吗?”

    李枫怔怔的看着小女孩,原来,她不能说话呢,女孩看上去也就七、八岁左右,一张满是灰尘的脸看不出本来颜色,红红的眼圈,隐含泪光的双眼里满是劫后余后的庆幸。这个年龄应该是呆在教室里,与学校的同学们一起跳闹一起学习的时候吧。可是,看一下女孩身上的穿着就知道,满是尘土的衣服能看到几个明显的补丁,还不能说话,这样的条件进学校去学习只能是奢望。

    敏感的女孩从李枫眼里看到了不解,看到了怜悯,也看到了悲伤。像是生怕李枫又离她而去一样,伸出手来把李枫抱得**的。夕阳照在身上,把人染得像是披上金黄的轻纱。

    哑人的世界其实更敏感,对于交流,或许每一个哑人都有自己的理解。语言只是人类自己发明的用于方便交流的东西而已,与动物的吼叫声,嘶鸣声等等无有不同。在这个人人都习惯伪装自己的社会,奉承、献媚、好听话,漫天飞扬,唯有真话,心里话,全都放在肚子里,永远也不会有人能听到。所有看到的,想到的,很多很多,只能憋在心里。


    “咕,咕”李枫不好意思的笑笑,原来,是太久没吃东西,肚子在抗议了呢。

    女孩笑笑,放开李枫站起身来,四处张望了一下,转身走下山坡,还不忘打个手式,李枫从手式里勉强看明白是让他在这里等着,她去找吃的。才走两步,却摔倒在地上,挣扎着起身还要再走,却刚好被李枫起身拉住。

    把女孩扶在地上坐好,李枫**女孩的鞋子,脚底,全是破了的没破的血泡。

    强忍住心酸,李枫道:“我背你,来,你不要动了呢女孩拼命的摇手,又指指李枫肚子。

    这一幕让李枫想起前生来,在前一生,除了奶奶母亲与妹妹,就再也没有一个女孩能这样对他的。在那物欲横流的社会,女孩眼里,永远瞄准了男人口袋里的钱,瞄准了男人代表的权,或许,这女孩是这身体主人的妹妹或姐姐吧?不然还有谁能因为自己只是饿了,却要忍住脚底血泡的折磨而为自己找吃的?要不然,上一生,又怎么会对爱情从希望到失望而至于绝望?又怎么会临到死时,整整31岁男人还没能组成自己的一个小家呢?又怎么会抱着对家人的遗憾而闭上双眼呢?

    “好了,来我背你回过神来,李枫不由加重了点语气,女孩才怯怯的趴在李枫身上。

    站起身来,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坡脚小道走去,就几十米距离,却是花了差不多五分钟才到小溪边上。

    扶女孩在溪水边坐好,尽量轻柔的不去碰到血泡破口,李枫先仔细的为女孩清洗了一下双脚。这是怎样的一双玉足呢,晶莹剔透不足于形容万一,却被脚底密布的血泡破坏了风景。李枫不知道女孩背自己多久,走了多远,却完全可以想到女孩的坚持。想及女孩用单薄的身躯背负着自己,忍着苦累,忍着疼痛行走在这原始从林小道上愿与自己同赴死的场景眼里不由溢出泪来。这一刻李枫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让她快快乐乐的,绝不让她受伤害,绝不。

    最后为女孩擦拭一下脸上尘土,交待好女孩,李枫一头扎进从林。林子里很是阴暗,全是一人合抱粗细的樟子松与榆树,地上全是腐坏的树枝树叶,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从林深处,偶或能看到玉竹、野当归、药白合、山竹笋等野生药物或野菜,这些,是李枫的目标。

    小溪边,女孩目送李枫背景渐渐消失,眼睛同时渐渐失去焦距。早上的时候,女孩醒时,如往常一般煮好隔壁阿婶家头晚上送来的高粱饭夹杂上一些泥篙、鱼肉,女孩其实也知道,说是剩饭只不过是阿婶在安慰自己而已,在这九零年,有哪户农家会每顿都有剩饭呢。女孩从心里感激着隔壁的阿婶,如果没有这从苏联跑来,就嫁在村里的漂亮阿婶,或者,我们早已经饿死了吧。虽然听说,妈妈就是因为救阿婶小叔才病死的,可我们坚强的苏小叶从小就懂得感恩。


    天已经大亮了,往时,男孩也该起床了,今天,睡过头了吗。

    女孩奇怪的掀开盖在男孩身上袍皮做的被子,却只看到李枫闭紧了的再也没有睁开的双眼。

    女孩勉力的背上男孩,在阿婶家门口跪下重重的叩了几个头,最后不舍的看了一眼记忆中一直没变过的木刻楞房,这地方,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吧,家,别了。

    这里是边境的小村子,听说,对面就是苏联,曾听村里去过对面的人说苏联女人还很小就很高很大了,真是舍不得呢,这世界。

    好远啊,路也很难走,女孩不禁感叹。直了一下快要折断的腰身,背上的人像是又给了女孩无穷的能量。犹记得,两年前,男孩就是这么一路把自己背回去的,那时,他行,现在,我肯定也行的。

    那时,他比现在小得多了,才六岁呢,像个小大人一样跑来这么远的地方挖草药卖。如果不是有他,自己早在两年前就在这里随爸爸而去了吧。

    回忆仅仅到这,又饿又累的女孩靠着溪边小树安然入睡。

    远山处,夕阳一点点沉下去,已经能看到天空点点星光,夜,即将来临。

    唰唰唰唰唰唰……

    在这安静的从林边上,突然多了点不和协。从远远的另一处林边,一条草丛倒伏的线蜿蜒而至。慢慢的很快的,那条线离小女孩已经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二章 与蛇斗”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 与蛇斗』第二章与蛇斗 “~,躲开” 寂静的丛林被这突然的一~大~惊醒起来,树枝头~得正好的鸟吓得全都飞起来,一只青蛙~通一~跳~溪~,飞溅起几点~花。 刚走出林子的李枫,看到一条碗~~细的大蛇正~吐蛇信,离~孩不到一步之距。~看是一条五步蛇,可五步蛇怎么会有这么长这么大的呢,怎么都有三米长短。情急~,目眦~裂的李枫,一~大~同时把~里的野菜扔出去。 ~~
     >> 阅读第2章 第二章 与蛇斗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