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录》·第3章 第三章 夜宿


    第三章 夜宿

    捡回之前扔出去的野菜,苏小叶在溪水里清洗了一下泥土,就这么生着吃下去肚里。

    李枫总算是知道了女孩的名字,女孩随母姓,叫苏小叶,很好听的一个名字,她自己说,这名字还有一个故事。

    从苏小叶零碎的诉说里,当然苏小叶也只是平时听爸爸说得多了才记得这些事。李枫做为一个新时代的重生人士,有过上一世三十一高寿的经历,尽管有很多当地方言没有听懂,也算是勉强还原了整个故事。她的妈妈是沈阳人,一九五八年六月三十日生,同日,由苏联援助建成的中国第一座实验性原子反应堆开始运转,于是姓苏的妈妈就有了一个单字叫原。爸爸却是地道的漠河洛古河村人,有一个土得掉渣的名字叫郭二蛋。妈妈是七七年最后一批下放的知青,妈妈选择了漠河公社。为了响应领导人屯垦戍边,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的号召,来到了这个边境小村。知青的成因与背景且不去管他,姑且相信她妈妈是自愿来到这个小小的村子吧。

    妈妈被漠河公社领导戴上红花,敲锣打鼓的送到洛古河村的时候,全村的人都放下手里的活出来争相观看,那时爸爸就在人群里。妈妈身上着一套不分男女的中山装,青灰的服色也掩不住近现代知识女性的风采。

    当夜,整个村子都陷入了欢乐之中,纯朴的村民只知道村子里从此有了大学生,进而自家孩子就有人教书认字,只为这个理由也就值得村人欢乐闹腾,只有爸爸整个夜晚都很沉默。

    七九年秋末,江水刚起冰的时节,苏原为救溜冰掉下冰窟窿的十五岁男孩刘苗红冻坏了染上重病,那以后,爸爸就照顾起被冻坏而生病的妈妈。一九八一年,漠河公社建县,同年,日久生情的两人结了婚。八二年七月七日,生下苏小叶的清晨,妈妈因病太重而离开人世,死前拉着爸爸的手给女孩起了名字叫小叶,说小叶才生下来就没有了妈妈,像是离了枝头的一枚孤零零的叶子般可怜。

    在说这些的途中,看不到苏小叶有没有伤悲,也是,从睁开眼就没有看到过妈妈,或许等到她自己也生儿育女时才会知道生下自己的妈妈的伟大,可是这个时候,又怎么会伤心呢,唯有的也只是对别人有妈妈自己没有而生出的羡慕。

    从苏小叶口里,李枫终归是没能知道自己这身体主人的来历,只知道,男孩就叫李枫,奇异的,身体的主人跟灵魂主人同名同姓,也避免了李枫要不要改名的思量。李枫从小就一个人生活在洛古河村,幼小的男孩全靠采挖野外的药材与野菜才得于生存下来。

    李枫虽已有过上一世的经历,可如果对面不是一个小女孩,早就已经被人看出破绽来。现在的李枫说话做事都显得太沉稳了,完全不像一个八岁小孩的样子,不管这小孩是不是从小一直一个人生活至今。

    扯下蛇身上一片蛇肉,李枫对正零零散散诉说着过往的苏小叶道:“叶子,给”


    苏小叶摆了摆手,指了指草地上还余下的玉竹、野山笋等,却是没有接过去,应该是没有生吃蛇肉的勇气。

    说了这么久,苏小叶已是忘了之前当李枫问出那句“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的自己眼里的诧异与疑惑,苏小叶不知道李枫说的所谓所失忆是什么意思,敏感的小女孩只以为李枫是在变相的缓解自己的紧张呢。其实,苏小叶还太小了,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道理,只知道李枫问,自己就答。两年没开口说过一句话的苏小叶,慢慢的越说越清晰、流利。

    阴差阳错的,苏小叶从两年前受到惊吓后不能再出声说话,到今天紧张到极致时突的喊叫出声,也不知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呢。不过,如果不是有李枫接着追问过往的事,可能苏小叶以后还是说不出话来。

    夜凉如水,八月初的大兴安岭夜晚还不算太冷,李枫估计可能有十度左右的样子。如果时间再推迟一个月,不葬身蛇腹也要冻死在野外,当然,于五步蛇的习性来说,如果太冷已经冬眠了,也就不存在葬身蛇腹的可能。

    苏小叶双脚被李枫裹得很严实,里面敷上一层揉烂了的瓦松,瓦松有很强的止血消炎效果,就在这附近一片一片的都是,到不用四处搜寻。

    不知不觉,已是月上中天,李枫没有多少野外生存的经验,不过只要想想也知道,大兴安岭的深处有些什么就明白肯定不能就这么在丛林边上过夜。

    背负着苏小叶,李枫来到了刚醒来时的地方,途中不知有几次都都差点立足不稳摔下山坡。李枫还是一个男孩子,好歹还有过上一世三十一年经历都这样,可以想知,傍晚时苏小叶又是怎么艰辛才爬上来的。

    李枫疲惫的指着仙女洞道:“叶子,我们晚上就住这里了

    苏小叶看着眼前山洞,眼里有亲近、敬抑,也有害怕、无助,在李枫背上摇摇头指着侧边山壁道:“小枫,要不,我们去那边,好不好?”

    放下苏小叶,李枫想了想说道:“不行,太危险,不知道晚上会不会有野兽过路,还有在外面风吹得厉害,别等醒来我们都病了


    如果李枫还是原来的李枫,又如果,李枫之前看到了苏小叶眼里的害怕,可能就不会坚持要住在洞里。

    拉着苏小叶走进山洞,能容人直立行走的山洞并不是很大,左侧靠里有一个明显隆起的土包,地面是一层枯枝败叶动物骨头羽毛,能听到喀喀的踩碎骨头的声音,显得很是阴森可怖。

    借着月光,能看到洞壁七彩斑斓,此时的李枫却是管不上这些,抱了两块大石堵住洞口,随意挑了个还算干净的角落,拉着苏小叶背靠洞壁坐了下去。

    身侧的苏小叶在蔌蔌发抖,李枫略有疑惑的拥住她道:“冷吗?”

    苏小叶摇头。

    人在安静黑暗的环境里总是容易睡着,特别两人都是累了一天,又受够了惊吓,不一会就都安然入睡,黑暗中,两个人的身体挤得更近了。

    纯净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月儿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躲了起来,星星也闭上了眼睑,遥远的天边突然多了一抹火红。

    大兴安岭,又迎来了新的一天,像是预示着新的一天就是新的希望一样,那一抹火红漫延的更快了,紧接着,一轮红日跃然而上,像是从这无边林海的尽头跃出来一样,洒满了漫天红光。

    山洞里,李枫先是眉毛动了动,接着猛地张开双眼,转头看了看从没遮好的洞口溜进来的阳光,这是算上上一世李枫的第二个野外露营,感觉,还不错。

    昨天是李枫复活的第一天,从醒来一直到入睡,都是在紧张中度过的。直到现在,李枫才有时间感受一下这具身体,很有活力,这是第一感觉,刚才醒来的时候再也不是上一世每天起床都要历尽艰辛一样。昨晚首次睡了一个无梦的夜晚,上一世从有记忆起,每一个夜晚,都被无止尽的梦境给困扰。


    李枫一动,苏小叶也醒了,不好意思的从李枫腿上起身,刚睡醒的的小女孩别有一番娇憨。

    揉了揉迷糊的双眼,苏小柔站起身来道:“小枫,等我一会

    说完走到山洞左侧处那个小土包,跪了下去,口里小声的说着一些什么。

    此时,李枫也看清了昨晚因为太暗而没看真切的土包,这哪是什么小土包啊,分明,就是一个坟堆。以李枫的聪明,不难想到应该就是郭二蛋的埋骨之地,没想到,昨晚居然就这么跟一个坟堆共处一室。

    无知者无畏,苏小叶知道,男孩也知道,只是男孩已经不是原来的男孩,所以,苏小叶怕得发抖,李枫却因为对这一切一无所知才显得无所畏惧。

    出得洞来,李枫先为苏小叶去除了脚上包裹的草药,只是一晚上时间,原来血泡的地方,都已结痂,眼看好得差不多了,应该只要再包一次就能痊愈。

    清新的早晨总是能给人一个好心情的,正如此时的李枫,不管上一世的林林种种不如意,也不管死后看到的那些如刻印在脑海里的画面,至少此时李枫知道,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再黑的黑夜总会迎来黎明,当天地间迎来最黑暗的时候,也谕示着,光明已经不远了。

    李枫还是吃的蛇肉,而苏小叶也如昨晚一样对生蛇肉敬谢不敏,也不知是因为本身不敢生吃蛇肉还是因为郭二蛋蛇于蛇口。

    取下蛇的毒囊、蛇胆带走,李枫还顺着大蛇爬行留下的痕迹查看了一下蛇窝。

    那是一个天然的岩缝,岩缝中有一块层层堆积而成的岩石,光滑的岩石表面满布苔藓,可以肯定这块岩石表面就是大蛇的家。在这块岩石背后,李枫找到了三十余张蛇蜕。蛇每次冬眠后都蜕一次皮,那岂不是说这条大蛇已经有三十多岁,现在就比正常的五步蛇长寿一倍,如果不是昨晚倒葬于李枫嘴下,或许,还能一直活下去,李枫咋舌。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四章 洛古河村”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四章 洛古河村』第四章洛古河村 远~,炊烟袅袅娜娜从屋~一直~~天空~~,直到慢慢的淡得看不见,炊烟~是静静的有如万古未曾动过的木刻楞房,整个小村别样的安静祥和。村子边~,一条宽阔的河~正安安静静的~淌着,河面~光鳞鳞。 已是午后时分,李枫没想到重生后第一个遇到的困难就是走路。话说,走路谁不会呢,其实不然,别说是八岁的小孩,在这大兴安岭~~小道~一走就是三十几里,就是换个成年~~
     >> 阅读第4章 第四章 洛古河村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