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良的幸福生活》·第1章 ~洞


    我叫张小良,出生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中期。

    在我出生的第二年,唐山发生了大地震,人民伟大的领袖毛泽东**逝世,文化大革命结束……这常常让我对父母抱怨起来,抱怨他们将我生错了年份。假如我晚出生一年的话,这些事情就会成为我在人前夸耀的资本:我会给人讲我的出生是惊天动地,是与众不同。

    可是,假设是不成立的。我偏偏就出生在1975年,一个很普通的年份。所以,我也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我生活的那个小村子,名字叫张寨,因为村子里的人大多姓张而得名。

    顾名思义,张寨是有寨的。不过在我的记忆里,那个所谓的寨,只是一截一截残破的寨墙而已。

    听大人们说,那寨墙原本是很高的连在一起,把村子严严实实的围在中央。像一道屏障,护佑着整个村子。

    方圆的村庄,像我们这样有寨子的并不多见,所以我心里一直为此自豪。在遇到别村的人时,自我感觉就高人一等。

    当初人们修寨墙的目的,是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月,为了防止土匪和流寇侵扰村子。早些年,张寨不光是一个村子的寨,而是好多个村子的寨。一听说有了大兵在这一带走动的消息,方圆的人们就会蜂拥奔向寨子里躲避。那个时候,不光有寨墙,还有坚固的寨门。遇到敌兵攻打,人们在寨墙上可以居高临下的反击。

    随便一说,就应该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我在心里思量过这个寨墙的出现,至少出现在大清王朝的中后期。因为那些年纪大点的人常常说,这个寨子,捻子和长毛都曾经有过攻打。关于捻子和长毛,我多多少少的知道一些。他们就是历史课本上的捻军和太平军,他们是出现在清朝中后期的两只农民起义队伍。


    可能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寨墙派不上用场了吧。

    日本人打过来的时候,就没有听说人们依托寨墙抗击他们如何如何。只听说,谁谁家的奶奶被日本人糟·踏过,谁谁家的爹是一个日本人的种。

    没有用处的寨墙,残破起来是理所应当的。不过,那里却成了我们小孩子游玩嬉戏的所在。

    寨墙上有一个又一个的洞,那大概全是小孩子们的杰作吧。大家就常常在那洞里躲猫猫,有时也用小铲子自己在墙上掏出一个洞来。

    我就在那寨墙上挖过两个洞。

    挖洞是为了娶“媳妇”,小孩子过家家的那种“媳妇”。

    这两个洞,都是毛蛋跟我一起挖的。

    在一群孩子当中,虽然我的年龄不大,可是我的拳头却很硬。跟我一起玩的那些孩子,都吃过我拳头上的亏。当然,那些年龄更大一些的孩子,是要比我厉害。不过,他们不屑于跟我们玩在一起,这样就让我成了小孩子中的一个头头儿。

    成了孩子中的头头儿,我骄傲得很。眼睛在他们面前基本上都是朝天望着,出气都横横的。


    毛蛋比我还大两岁,只是被我的铁拳教训过,他就成了我忠实的一条狗。有时候,会跟着我一起去收拾其旁的孩子。因为有他的帮着,越来越多的孩子都对我臣服。几乎每天一出门,我的屁股后面都会跟着一大群的孩子。大概是为了炫耀自己吧,在大人们从面前经过时,我常常对他们说:“你们这些东西,不要像蝇子一样跟着我好不好。成天嗡嗡嗡的,烦死人了。”

    有那么一天,我终于狠下了心要把他们甩开。

    我偷偷把自己的意思跟毛蛋讲了,他就张牙舞爪的对着他们亮出了拳头:“小良说了,我们要干一桩大事,不许你们跟着。谁敢跟着谁挨打!”

    有一两个孩子,有些不甘心的想往我们跟前走。毛蛋就老实不客气的冲上去,邦邦的几拳,打在他们身上。一下子就让他们,比赛一样的哭起来。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孩子真的很义气。相互之间打闹,不管是谁吃了亏,从来不会有人去家长那里告状。因为那时,同大人们讲的结果就是,常常会招来他们的一顿暴打。

    偏袒孩子,好像是一个很恶的名头,村里人谁都不愿意背上。一旦听说谁偏袒了自家孩子,一个村子的人,都会瞧不起。

    毛蛋用拳头将一帮小苍蝇们赶跑之后,我们两个每人拿着一把小铲子,就一起去了寨墙边。

    反复的察看了地形后,我终于确定了洞的位置。然后,我们就猫下身子,认认真真的在那寨墙上开凿起来。

    寨墙上的土,可不是像一般的土那样松散。有些年头的缘故吧,它干干的,就像石头那样坚硬。小铲子砍上去,把我们小小的胳膊震得直是发麻。


    可是,我信心坚定得很,一定要把这个洞挖好。中间有好几次,毛蛋都闹着要停下来,气得我把拳头举了又举,他才说乖乖的干下去。

    我们用了三天的时间,终于把一个洞挖好了。

    我用一种大功告成的欣慰对毛蛋讲:“这下,我就可以娶你的妹妹了。”

    他殷勤的对我点着头:“好,我一定把妹妹给你送过来。”

    看他态度诚恳至极,我就趴在他耳边神秘的说:“你知道娶媳妇是做什么的吗?”

    他哈哈一笑,做出一副先知先觉的样子:“这个,我比你懂,娶媳妇就是草逼的。”

    “我娶了你的妹妹,就是要草你妹妹的逼喽!”

    我的话一讲完,我发现那毛蛋的脸就气成通红,小拳头**的握着。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那一次 的洞房”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那一次 的洞房』我可不怕~蛋着恼,只把自己的~铁拳对着他一晃:“我的话,你敢说二。” 在孩子的世界里,也许拳头就是王道吧。~蛋立马乖觉起来:“好,好,你说一我不二,我同意~~让你草。不过,以后你可不许再打我,因为你娶了我的~~,你就是我的~夫,咱们就成了亲戚。” ~蛋的~~~美凤,和我年龄一样大。经常追在~蛋的~,跟我们一起玩。 因为~蛋~~长得很漂亮的缘故吧~~
     >> 阅读第2章 那一次 的洞房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