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校的女婿们》·第1章 第一章 酸火醋拳·一、


    尽管我很渺小,可我仍然听到了那前进的步履,感爱到了那奋发的气氛。一个澎湃的时代,需要英雄,也需要平民,才能和谐完美。即然我做不了英雄,那就让我做一个平民吧,一个为时代真实记录的平民!

    ——本文:冷刚

    第一章 酸火醋拳

    夜半时分,隔壁传来响亮的哗啦!砰!

    正靠在凉椅上默着明天事务的冷刚,下意识的瞟瞟老婆,脱口而出:“又干上啦!”。

    老婆像没听见一样,依然伏案疾书,一本新版的《教师教学用书》,在台灯下闪着绿莹莹的暗光。哗啦啦!砰!砰!哗啦!

    “你以为就你聪明,别人都是傻瓜蛋?告诉你水刚,那狐狸精我早打听清楚了,连住在哪儿我都知道。信不信老娘马上拉了你,一齐到她家对质?信不信?”

    啪啪!啪啪!手巴掌拍在桌上的响亮声,响遏行云。

    一片沉默,隐隐约约传来慷慨激昂的歌声:“……因为畏缩与忍让 / 人家骄气日盛 /开口叫吧,高声叫吧 / 这里是全国皆兵 / ”

    呼,很响的拉门声,冷刚站起来,有些恐怖的瞪着房门。

    十三个平方的小房间,被一张大床和书柜塞满;一根五号铁丝凌空拉过,挂起一大张月白色的床单,算是给卧室拦了视线。

    现在,床单被紧扯在一边。

    一块一角绣着二只彩蝶的白绸缎,横在大开的房门正中。风从窗口吹进,再从房门吹出,从而形成对流。

    嫌空气不好而喜欢开门,这是冷刚的习惯,可也给他带来烦恼。这不,他刚想上前把门关上,一个婀娜的身影就晃在眼前:“欣老师!鸣,我不想活了。”

    冷刚还没说话,老婆早扔下笔过来。

    欣然一掀白绸缎:“资老师,这么晚了,怎么又吵嘴呀?”

    身影一晃,妙人儿进了门:“鸣,我不想活了。水刚太混帐了,混帐得令人忍无可忍。我要离婚,这次真的离。”

    老婆顺手把**的东西撸撸,请她坐下。

    然后拉着她的手:“唉,一夜夫妻百日恩,资琴,说什么气话哟?坐下,坐下歇歇。”,于是,二女孩儿就这么相对坐在床沿,喁喁而谈。

    见状,冷刚只好微微皱眉,轻轻出去了。

    外面,月色如水。清亮的月光照着长满野花杂草的小院坝,有风吹来,一片摇曳。

    冷刚站一会儿,突觉身畔有人,也不扭头冷冷的问:“露馅了,被捉了现行?”,来人笑笑:“哪能呢?资琴我看就是脑子有毛病,人家找我是有事嘛。来不来就吵闹扔东西,真以为我怕她?”

    冷刚回过身,瞟着他:“水刚,我看是你脑子有毛病。你那点臭事儿自已心里明白,为人不要太嚚张。”

    水刚朝他耸耸肩,摊摊双手,呶呶**,做了个无可奉告手势。

    “……万里长城永不到 /千里黄河水滔滔 / 江山秀丽叠彩峰岭 / 问我国家哪像染病  / ”,吱吱吱!一阵令人心悸的尖叫声,在草丛中响起。


    紧接着,二只老鼠追逐着跑出。

    鼠们也不管有人无人,若无其事的追逐会儿,一扭头,竟向院内跑去。

    慌得冷刚和水刚一齐跺脚追进。幽亮狭窄的走道,相对一溜五间房。标准的教室用悲砖墙从中一隔,就成了年轻教师们的宿舍。

    因为学校根本就没有多余的住房,面对陆续新来的年轻教师,浦校长一咬牙,把这几间搁置许久,无法继续用于教学的破教室修修,改成了十三平方米的教师宿舍。

    可别小看了这十三平方米,要住进去,得符合校委会的3条硬指标:

    1、教学骨干。2、培养对象。3、婚后确无住房,又有双方单位和镇办证明。

    僧多粥少,谁都有意见,谁也无法回天。幸运儿总是有的,这不,学校小教组的一半精英,在众老师羡慕的目光中,名正言顺的搬进来,成了芳邻。

    而原来素不相识的三个小伙子,也就成了朝夕相处的邻里。

    巧的是,三人名字都带个“刚”。

    于是,有老师笑称:“三只水(刚)缸,三个骨干,绝配!农夫三拳有点疼哦!”。问题是,让众老师们羡慕不已的十三平方米,因底楼,**和幽暗,。同时也成了鼠们的最爱。

    于是,见了老鼠就跺脚驱逐和追赶,也就成了刚们习惯成自然的条件反射。

    跟着追进去的冷刚和水刚,众志成城,直撵得二老鼠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慌不择路的乱跑。

    一只一头撞在墙上,晕头转向之际,被水刚狠狠一脚踩住。吱!一阵乱叫,尖嘴巴淌出一丝血渍,不动了。

    另一只吓得吱吱狂叫,一扭身,竟然钻进了冷刚的十三平方米。

    深夜十二点半,二声女孩儿的惨叫骤然响起,惊得坡上坡下都亮起了灯。

    老师们都探出了脑袋瓜子,眨巴着眼睛朝宿舍打望着,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浦校长则领着二个校工匆忙赶到。

    却见冷刚和水刚怒目狂瞪,挥拳踢脚的在十三平方米中上窜下跳。

    二女孩儿则躲在墙角,惊恐万状。

    待问明清楚,浦校长叹口气,摆摆手:“唉,算了算了,你二个刚退下,让老扬他俩逮吧。”。稍倾,二校工不负重望,从大床底下将吓得半死的老鼠拧了出来。

    浦校长一行凯旋而归。

    水刚就朝自已老婆伸出手,**甜腻的笑容:“亲爱的,跟我回家吧。”

    资琴老师就一把抓住了他双手,小鸟依人般顺从而温柔的出了门,也不回头看一眼或说句谢谢的什么来着。

    瞅着床榻上乱蓬蓬的脚板印,老婆铁青着脸,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哼,讨厌!讨厌死了,讨厌!”

    冷刚摇摇头关上门,抓起鸡毛掸打扫一番。

    然后端来温水,从铁丝上扯下毛巾递过去:“洗脸吧,这么晚啦。”


    老婆不接,只是幽怨的看着窗外。“好啦好啦,以后晚上不开门啦,行了吧?”冷刚陪着笑脸,蹲下地把毛巾打混,绞干再递给老婆。

    “都是我不好,以后晚上一到十点钟,咱们就关紧房门,看谁还撞得进来?”

    说来也真是得怪冷刚自已,这种情况发生已不是一二次。

    巧的是,次次都发生在他开门贪风凉之时。许因老婆是莲花校的小教组组长和人缘好缘故,小教组的年轻女教师们,一闹家庭纠纷或教学上遇到了什么问题,就直端端的找到老婆诉苦谈心。

    其中,犹以邻里的二刚老婆为甚。

    小教组长是品什么官儿?冷刚不知道。就知道老婆很忙,找她的年轻教师特多。

    而且,待来人走后教老婆也很少休息,不是看书就是批改作业。老婆不是神仙,在实在疲惫不堪时,也就亲手关门谢客。

    可感到空气不流通的冷刚,却常常趁她不注意,又悄悄把门打开。

    本来今晚上老婆是顺手关了门的,可没想到被冷刚又悄悄打开了。

    老婆终于接过毛巾,一面拭洗,一面自言自语:“第十七单元,抑扬顿挫,注意朗读节奏和儿化音的区别。”

    叩!叩叩!

    “冷刚,睡了吗?没睡就出来一下。”

    冷刚睁大眼睛望去,窗口外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晃晃,又是叩叩叩:“睡没有?出来一下,有事儿呢。”

    冷刚走过去,没好气的把窗帘一拉:“深更半夜叫什么叫?有事儿明天说不行?”

    “嘿嘿,好心不得好报。不听?不听算了哦。”

    说话间,冷刚出了门,转个小圈,就到了窗外:“什么事儿啊?被嫦娥甩了哦?”,空坝上,一个咧咧趄趄的身影在晃动。

    “甩我吴刚?笑话!我不是个随便的人 我随便起来不是人。刚回来,惦念着老朋友,哥是舍不得你哦。”

    冷刚嗅到一股浓烈的酒气,扭扭鼻孔,有些厌恶的皱眉:“又在哪个单位巡游了来?”

    “食品公司,知道吗?食品公司的王书记余股长一伙,真是他妈的酒缸,啤酒管喝不醉,白干管灌不累。”

    胖胖的吴刚挥着手,笨拙的左右晃动,月光下犹如一只笨熊:“我们都是八十年代的好哥儿们,喝酒我还想着你呢。”

    想想明天一早还要爬起来挤车上班,冷刚扭头就走。

    吴刚忙一把拉住他:“慢!我是酒醉心明白,冷刚, 我听说局里准备在下面提一个局办秘书。今下午王局长还特地谈到了你,我看你是有希望的,所以特地来告诉。”

    冷刚站住了,瞧瞧区商业局的业务科科员,没吭声。

    说起这个吴刚,冷刚一肚子的郁闷。

    那是年初老婆刚当上小教组长后不久,一日挺滋味挺神秘的笑道:“这下好了,咱们宿舍凑足三口(刚)缸啦。呃冷刚,怎么我看人人都比你聪明能干,有出息呢?”


    冷刚瞧瞧老婆,随口答道:“这还不难理解么,远香近臭,距离惹的祸呗!”

    老婆一面撩起头发喝粥,一面瘪嘴巴:“我就像一只趴在玻璃上的苍蝇,前途一片光明,但又找不到出路。冷刚啊冷刚,真看不出你自我解嘲的本事一流着呢。”

    冷刚不高兴的瞟瞟老婆,他当然知道小教组长的有感而发。

    上个礼拜天,左隔壁新搬来一家年轻教师。

    七零八落的东西一入屋还没收拾摆放好,俩口子就窜了过来。女的婀娜多姿,高佻身材,娃娃脸,肤色白哲,身着时下还少见的小兰斑碎花短衫。

    一条刚好盖至她膝盖蓬松的黑短裙,显得格外年轻漂亮。不,简直是有点妖冶。

    男的呢,也是高个儿,最显著的是戴着一副几乎盖满脸的蛤蟆镜。

    灯火下,折射着蔚蓝色的反光。

    “欣姐,我搬来了;这是水刚,我爱人。”娃娃脸高兴的挽住老婆,有些撒娇般指指蛤蟆镜,再对蛤蟆镜介绍道:“这是我们莲花校的小教组长欣姐,这呢,一准是欣姐的爱人了。”

    老婆就对她笑道:“资琴,真有你的,上次不是给你介绍过吗?这是冷刚,我家那口子。”

    “啊哈,冷刚,也带刚?”

    资琴夸张的叫起来,指指蛤蟆镜:“他叫水刚,这下好了,二口缸碰在一起,小心啦,莫打破啰。”

    蛤蟆镜就上前一步,用肩膀碰碰冷刚:“兄弟,都带刚,以后多关照哦。”

    一面右手搂着冷刚肩头,左手往自个儿腰间一叉,居然哼哼起来:“我曾经问个不休 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 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噢...... 你何时跟我走”……

    这让一向为人拘束的冷刚,很是不舒适。

    紧接着下个星期天,右隔壁又响起了开门声。

    不一会儿,一位年轻女孩儿带着一个胖高个儿小伙,出现在冷刚家门口。

    “欣组长,您好!我们终于搬来啦,谢谢您关心支持。”,老婆同样亲切的拉着女孩儿双手:“任老师,搬来了就好。这下,我们小教组的一半老师,都住在了一起,有事儿好碰头沟通。这位是?”

    “吴刚,我爱人。吴刚,这就是我常给你说的我们莲花校的小教组欣组长。欣组长可不简单,科斑出身,是学校重点培养对象呢。”

    胖高个儿矜持的朝老婆点点头,咧咧嘴:“你好!欣组长,以后请多关照关照。”

    可他对一旁的冷刚,却正眼儿也不瞧一眼。这很让一向自负很高的冷刚,感到受到了极大的轻蔑,脸上淡笑着,心里却鬼火直冒。

    三口刚就这样认识了。

    事后才知道,水刚家里是单干户。

    因此,高中毕业后的他,白天帮着单干户老爸作贼似的卖衣服,晚上就到地下舞厅吹小号伴奏找钱。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一章,酸火醋拳·二、”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一章,酸火醋拳·二、』吴刚呢,新近从原单位借调到区商业局业务科跑外勤。 区商业局,~哈!恰好是冷刚所在物资公司的直接主管~级~门。 也不知是从哪儿得知冷刚~份的吴刚,遇到小科员冷刚,就~~着胖眼儿笑笑:“~班啦?张~为人不错,冷兄活得一定很快活吧?” ~不,就是:“昨天和达~喝了二台,直看不出这小子~白混搭,只~不出呢。” 张忠诚,区物资公司党总支~;~~
     >> 阅读第2章 第一章,酸火醋拳·二、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