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校的女婿们》·第2章 第一章,酸火醋拳·二、


    吴刚呢,新近从原单位借调到区商业局业务科跑外勤。

    区商业局,啊哈!恰好是冷刚所在物资公司的直接主管上级部门。

    也不知是从哪儿得知冷刚身份的吴刚,遇到小科员冷刚,就眯缝着胖眼儿笑笑:“下班啦?张书记为人不错,冷兄活得一定很快活吧?”

    要不,就是:“昨天和达股喝了二台,直看不出这小子红白混搭,只进不出呢。”

    张忠诚,区物资公司党总支书记;达午,物资公司回收股股长,二人都是冷刚的顶头上司。冷刚当然知道吴刚的意思,有时笑笑:“好啊,活得一般。”

    有时沉默,心里直呸:“冒什么冒?以为我会求你?拉大旗做虎皮。”

    再接触下去,冷刚就在自个儿心里丌自冷笑。

    还业务科员,自以为是呢?不知天高地厚,就知蹭吃蹭喝蹭玩,肚子里没多少墨水哦,下意识中就对吴刚愤然中多了些轻蔑。

    不过,世上的事情怪就怪在这儿。

    自诩为能写诗写小说,懂艾略特、托尔斯泰和德拉克洛瓦的自已,在生活中活得平凡无趣,单位上也并不如意。

    而屁事儿也不懂的吴刚水刚们,则活得有滋有味……

    “谢了,可告诉了我也白高兴,公司同意吗?”

    出于礼貌,冷刚朝他点点头,又轻轻叹道:“头儿们都像对我有成见,大约这小科员要当一辈子了。”

    吴刚咧咧嘴,疲倦的呼出一口酒气。


    然后,十分失落的瞪着对方:“我还以为你听了高兴得要蹦起来呢,没想到倒像死了爹妈一样,垂头丧气的。算啦,不和你说啦。算我白忙乎了。”

    吴刚转身即走。

    走二步,又停下回过头:“冷刚,你俩口子晚上睡觉不拉帘,不怕别人偷窥啊?”

    冷刚有些茫茫然:“偷窥?谁偷窥?怎样偷窥?”,他瞧着几步远的自家窗台。一条窄小的露天排水沟,横亘在窗台下。

    任何人跨过院坝站上排水沟沿,只要稍稍踮踮脚仰头,就能看见屋里的一切。

    可冷刚当初也不是没想到过这一点,因此在窗台下横放了一块二十公分高的木板。

    自已也多次试过,偷窥者即便想踮脚偷看,也相当费力。再说,露天排水沟沿长满青苔腻滑,而且还要拉窗帘呢。

    冷刚再一细瞧,恍然大悟。

    哎呀,窗台上的木板上次被老婆抓去,当作坐在**看书备课的垫板,一直忘记了重新放回。

    现在天气越来越热,为了空气对流,有时窗帘也没有拉……矇眬中,吴刚朝冷刚挤挤眼睛,意味深长的一笑,转身进了大门。

    本已睡意缠身的冷刚脑子一激:瞧这小子鬼的,莫不是他曾偷窥过呢?

    他妈的,偷窥别人俩口子睡觉,这算是啥事儿啊?

    他脑中浮起这么一副图文并茂:矇眬的夜里,一个家伙悄无声息的踮着足,一双色眼贪婪地盯住屋里睡姿不雅的一对儿……

    冷刚拍拍自已额头,没说的,就凭吴刚这小子的德性,一准偷看过。

    还有那个自诩为风流潇洒的水刚,没准儿也干过?


    他朝矇眬中的教师宿舍看看,又朝坡上坡下散落的教师住房瞟瞟,胸中有一种莫名的烦躁:唉,整个莲花校目前就这个样子。

    许多多年的老教师,现在都还一家几代挤在陈旧的平房。

    就连德高望重的浦校长,一家二代五口人,也挤在坡上一间十七平方的小瓦房中。

    自已刚结婚一年,就有了十三平方米,知足了吧,知足了。冷刚摇摇头,转身往院内走去。正待走进窄小的走廊,他忽然驻足。放轻脚步转向屋后。

    矇眬夜色下,依然是一条露天排水沟。

    因为是在屋后坡下的死角,长满青苔的排水沟,发出了难闻的醉臭味。

    冷刚小心翼翼的移动着脚步,嗡!仍惊起一团苍蝇蚊子,扑面而来。

    冷刚双手使劲儿在半空挥拨,颈子和胳膊肘儿上,仍被叮咬得刺痛。好不容易移到了吴刚窗口前,冷刚偷偷一踮脚,吓得马上蹲下。

    上帝!矇眬的十三平方米里,一张大**,横亘着两具白花花的身体。

    胖家伙四肢摊开脸朝下扑睡着,呼噜扯得震天响。

    旁边呢,一个仅着鲜红三角裤衩和**的年轻女孩儿,仰卧而息。一袭乌黑的头发,雪花般簇拥着黑暗中的脸庞,依稀只听见她轻微的吐息……

    冷刚吓得心怦怦直跳,再也不敢踮足,弯腰悄无声息溜了出来。

    转到墙角,冷刚直起腰,抹一把额角的冷汗,心里涌起一股报复后的满足。

    “谁?站住!”随着喝问,一道雪亮的手电简光**过来。冷刚忙往幽黑的走廊中一缩,再小心的探出脑袋瓜子看看。


    二个黑影从坡上慢慢走下,手电简光扫过来扫过去的,最后扫向教师宿舍的屋后屋前。

    冷刚莞尔一笑,朝远处值夜校工的身影挥挥手,一闪身进了自已的十三平方米,一夜无话。

    一觉醒来,天光大亮。冷刚匆忙起身,就着昨夜准备好的冷水抹一把脸,就出了门。屋外院坝,露着一身健子肉的水刚正在举哑铃。

    “这么早就走呵,还没打7点钟呢。47,48,49,呃冷刚冷刚,你等等。”

    “有事吗?”

    冷刚停了停,有些羡慕地瞟着水刚渗出的满头汗珠:“锻炼好,晨练尤其好。流水不腐 户枢不蠹,新陈代谢哦。”

    自小喜欢锻炼的冷刚,当然知道晨练的好处。

    只是因为工作身不由已,阴一天阳一天的偷空锻炼,哪有水刚这般从容潇洒?

    “你和你老婆真是天生一对,一说话就知书达理,引经据典的。我们是粗人,没你们那么雅。”水刚深深呼吸一口,有意识的运气鼓劲,耸起一身肌肉在邻居炫耀。

    “上次你不是说你小时曾吹过笛子吗?”

    “嗯!岂只吹过,当初在我们那一带还是大有名气的呢。”

    冷刚骄傲的挺挺胸。水刚的炫耀他早看在眼里,他深信自小喜欢锻炼的自已,丝毫不会比他差到哪儿:“大清早的,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冷刚一面回答,一面撒开脚步。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一章,酸火醋拳·三、”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一章,酸火醋拳·三、』他早算过,从屋里快步出发到车站,大约需~十分钟。 人到车开,路~需~半个钟头;如果人到等车,再加~七八分钟的等车时间。一路这样算~来,一般四五十分钟内,就可以赶到公司。 当然,不包括路~堵车等意外。 事实~,随同老婆住到莲花校的二年多来,在自我设计把握时间基础~,自已没迟到过。这让冷刚在每年申加评比工资序号的争夺中,得益非浅。 见冷刚~~
     >> 阅读第3章 第一章,酸火醋拳·三、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