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鸨姨寻僧记》·第1章 一找野~


    一,找野男人
    “  哎呀,妈啊。这不是二婶子嘛,这是干啥去啊?”一个小伙子对一个中年女人怪叫道。

    “去你妈的!婶子爱找谁找谁,哪怕找个老秃驴管你妈的屁事!放什么闲屁!”那女人骂道。

    这个女人叫李春桂,因她男人姓李,大家都叫她李二婶。今年虽然已经四十岁,但皮肤清亮,容颜娇嫩,很多小姑娘都不如她显得年青;又貌比西施,风流性   感,是村里最美的女人。本已风     骚妖  媚,引得狂蜂浪蝶不停招惹,加之男人瘫痪在床,更是引得很多男人口水乱流。所以,李春桂的风流谣传故事不可胜数。走到哪,都会引起一阵旋风。今天也不例外。

    其实,李二婶真的去找男人。不过不仅仅是去幽会,更重要的是为了金子。村头的富户赵三早就对李二婶垂涎三尺,经常浸润,终于虏获芳心。今天趁老婆回娘家,备 了一份厚礼,想送李二婶,准备把她拿下。

    看着李二婶匆忙的脚步,那个小伙子叫道:“李二婶,是不是赵三在等你上床啊?”话一出,引得周围的人大笑。

    这回李二婶真恼了:“再胡说,老娘把你舌头割了!”嘴里恨着,那脚早不点地只顾往前走。

    后面的人大笑,都叫:“这个老财迷,不知被那个野男人吧魂给勾走了。”

    到了赵三家,李二婶仿佛看见那些宝贝在招手叫她。忍不住叫道:“赵三哥,在哪呢?我来了!”

    进门一看,赵三正在院子里和村支书邓贵聊天。听见李二婶的话,邓贵暗笑,坏笑说:“原来是李二婶啊!来找三哥?”

    李二婶的脸上顿时讪讪的,有点过不去:“邓书记啊!是......是......赵三哥让我送点肉,可没了。我跟他说一声。”李二婶结结巴巴地找了个理由。

    “送肉?哈哈,原来如此。”邓贵笑得更坏了,“是啊!该给三哥送肉!应该!应该!我和三哥说句话,就走。”


    李二婶听了,暗暗高兴,就等着,想等邓贵走后就问赵三要东西。        就听邓贵说:“三哥,村里要修桥,你是个财主,可要多捐点!”

    赵三为了打发支书,忙应道:“一定,一定!”

    “好啊!那我就先走了!”邓贵终于开口要走了。

    赵三忙礼貌的虚让下“邓书记,要不再坐会!我请您吃饭!”

    那邓贵一听,借机说:“还是三哥热情,既然如此,我就喝两杯!”其实,邓贵本来就没打算走。

    赵三一下哑口无言,李二婶气得脸都白了,白了赵三一眼,说了句:“三哥,我还有事,先走了!”

    邓贵却说:“别介,李二婶,你给我哥俩整两个菜吧。”

    赵三也只得附和:“李二婶,辛苦你了!”

    李二婶气得暗暗咬牙,本来想会情人,没想到给人家做保姆!看在赵三的面子上,只得忍气吞声去做菜。

    等李二婶菜做齐全了,出来想和赵三告别。却见只邓贵一个人在,赵三方便去了。

    趁赵三不在,邓贵半醉半  色的一把拉过李二婶的玉手,色    眯眯说:“李二婶,你可真俊!你要是跟我过一夜,哥就让你做妇联主任,如何?”


    “切!”李二婶撇撇嘴,一脸不屑,“谁不知孙二花是你老相好!妇联主任做得铁山一般稳当,你让我做妇联主任,孙二花搁在哪?哄傻子哩!”

    “孙二花算个屁!她能有你李二婶一半漂亮我就烧高香了!”邓贵火了,“再者,那骚   货眼界高,只巴结着往上爬,都快睡到县长的**了,还在乎我!”

    “难怪呢!原来人家不鸟你了!”李二婶冷笑。

    “二婶,真的!只要你愿意和我好,你要啥我给啥!”邓贵似乎一脸真诚。

    “那你给我块金子!”李二婶戏道。

    哪知邓贵叫声“没问题”,真的从怀里掏出个金戒指,晃着说:“这个东西,纯金的,送你了!”说着,就塞进了李二婶的两个大馒头缝里。

    李二婶一边忙说:“干什么啊?臭流氓!”一边假躲着,想试探下他是真心还是假意。

    没想到邓贵真的不要了。李二婶此时才有几分信了。如此一来,她到不想走了。

    这时,赵三出来了。李二婶忙笑说:“你们俩都喝多了,我给你们弄碗酸汤醒醒酒,如何?”

    李二婶借做酸汤的机会,吧金戒指从乳   沟里拿出来,笑纳了。酸汤做好后,直奔邓贵身边,一屁    股坐在下,笑说:“邓书记,来喝碗汤,醒醒酒。”

    说着就给邓贵盛了一碗。邓贵呷了一口,直夸李二婶的手艺好。李二婶忙借机问:“邓书记,姐问你,你说的孙二花的事当真?”


    “那个臭娘们都抱上县长的大粗腿了,当镇妇联主任是迟早的事!”邓贵更火了。

    “那你看我行不?姐不为当官,就像干点事。”李二婶焦急的说。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邓贵说着,那手早偷偷摸进了李二婶的屁    **里。

    李二婶忙将屁    股扭了扭,好让邓贵的手摸得更深些,然后坚定地说,“我一定好好表现!不让书记失望!”

    “哪还有啥说的,这妇女主任一职非你莫属!”邓贵捏着李二婶的肉鼓励道。

    赵三为了讨好李二婶,也撺掇邓贵提拔李二婶。

    三人正聊得热乎,只听见门外有人叫:“邓贵,被那个娘们吧魂勾走了!连家也不进了!”

    邓贵一听,忙抽出手来,起了身:“不好了!我老婆来了!我先走了!李二婶,你要努力啊!”说完,脚不点地走了。

    只听邓贵老婆陈三妞骂道:“死鬼!又喝上了!再喝猫尿把你肠子掏出来,给我滚回家去!   ”

    赵三一见邓贵走了,大喜,趁着酒兴,一把把李二婶拉进了里屋-----------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二,噩梦”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二,噩梦』二,噩梦 赵三早已急不可耐了。酒又多了,兴致高扬,拉~里屋就亲起李二婶来:“~桂,我可想~你了!” “讨厌!色鬼!”~桂打了赵三一~,~开了了他,“你不是说给我一个大惊喜吗?惊喜呢?” “嘿嘿!哥啥时候骗过你!”赵三得意地说,“你见了,一定喜欢得发疯!” “哦,真的?那你快让我发疯!”李二婶急不可耐了。 “这个~~~
     >> 阅读第2章 二,噩梦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