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谋天下。》·第2章 来者不善。


    身着高襟的黑色宽袖外袍,缀以阴红绣纹,衣上的暗纹以暗墨萤亮之色丝线,一动一转,身上的流纹活的一般,头发用一串细碎的珍珠挽起,带着淡淡的光晕,散落的发如黑绸一般,和美丽融合的极致风情,却显得妖艳邪异,异魅非常。携侍女两人,闲来无事在御花园散步,看着深秋还开得鲜艳的秋菊,若有若无的叹了一口气。

    “太后娘娘万福。”醉然福了福身。

    那女子抬眼,说:“起吧。”

    “谢太后。”

    缓缓入座,看了看娘娘微皱着眉头,便上前询问:“娘娘莫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看着醉然关心的神色,不禁心中一暖,自己进宫也是这个时候,豆蔻年华,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看到这深秋的菊花,不禁想到,哀家进宫的时候也是深秋,菊花也是开得那么灿烂。”

    “是啊。春去秋来,时光也慢慢消失,直至现在回想起来,一切都来不及了。”醉然掰了一朵菊花,淡淡道。

    太后微微一笑:“在后宫找到可说话之人,亦是不易。”

    随之,太后又问:“你是东宫嫔妃?”

    醉然轻笑:“太后娘娘,前些日子晚妃已经去世,臣妾只是那妃子的妹妹,陌醉然,陌贵人罢了。”醉然淡淡道。

    “哦?这世间还有一模一样的人不成?”太后来了兴趣。


    醉然笑道:“臣妾一来就和那妃子不和,还请太后娘娘莫要寻根问底,臣妾就算婉谢了。”醉然说道。

    太后说:“哦?她昨夜刚刚去世,听说是人推下山崖的,可有此事?”

    醉然一惊,原来,那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的女人竟是这样的离奇身份?“回太后娘娘,的确有此事。臣妾不敢胡说。”

    太后脸色暗淡下来:“媛儿陪了哀家三年,如今便这样尸骨无存..唉......三日后,以贵妃之礼下葬吧。”太后对身后的太监说。

    “嗻!”

    看着太后黯然失色的眼睛,醉然也不想点起伤心的回忆。

    “娘娘,臣妾告退。”醉然说。

    太后眯了眯眼:“嗯,是时候了,哀家也该回宫了。”

    旁边的太监立马会意扶住太后。

    “恭送娘娘。”

    待太后走远后,仔细一听,传来婉转的歌声。

    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挽起,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的鼻子,厚薄适中的**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早早散了朝,退下龙袍换上了洁净而明朗的白色锦服,内松外紧十分合身,发丝用上好的无暇玉冠了起来。眼睛很漂亮,深邃幽蓝如深夜的大海,冰冷寒冽也应该如深夜的大海。鼻若悬梁,唇若涂丹,肤如凝脂。


    都道是烟暖杏园,花正发,雪飘香,江草绿,柳丝长。这些日子以来封妃之事闹得着实头痛,批完了折子,便着了小路子陪去御花园散散心。江南的雨季又不约而至了,一如那江南的女子般,温柔而多情。负手立于船头,一袭月白色绣金龙的袍子倒也衬得人有了点诗意,小路子于身后打伞,耳畔依稀飘来袅袅的歌声,闻言转头,微微挑眉。这歌声……(略略沉思)“走,去看看”。

    “这是什么曲?”醉然走近问道。

    那女子身穿粉衣,格外清纯。

    “回娘娘,这是江南曲,娘娘恐怕不喜。”

    醉然拍拍她的肩,“本宫听得懂,你继续吧。”

    那女子微微颔首,继续展歌喉。

    有内功的醉然,便知有人来了,而且不止一个...........

    “哦?这位是........”一个十分好听的声音迅速窜进耳朵。

    醉然转过头来,微微行礼:“臣妾参见皇上。”

    男子笑笑,假扶了一把:“免礼。你叫什么名字?”

    醉然起身,淡淡道:“臣妾姓陌,名醉然,字东瑾。”


    “好名字!”男子拍拍手,随后,看向那会唱江南曲的女子。“疏虞?”此话一出,那女子神色紧张,立马跪下,“奴婢东宫秀女凌疏虞,叩见皇上。”

    皇上愣了一秒钟,随后,传来妖媚的声音。

    “皇上为何要无缘无故刁难一个秀女呢?皇上,您可是一国之君那!为后宫之事而伤了龙体,岂不是吃了大亏?来人呐,把这个秀女押下去,让臣妾为皇上解解忧.......”

    声音从高到低,到严厉,无不透出杀人的心。

    醉然福了福身子,清清嗓子道:“臣妾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您这不也是和一个小秀女过不去吗?还是算了吧,娘娘您一向有母仪天下的风范,怎么今儿遇见一秀女就来气了呢?娘娘消消气,伤了玉体可不好........”

    皇后笑了笑,摸摸醉然的头:“你就是陌贵人吧,果然有大家闺秀之风,太后娘娘经常向本宫提起你呢,如今一见,更是喜欢得不得了。”

    皇上清清嗓子。

    皇后一听,立马转移话题:“皇上,这陌妹妹可真是百年难遇之才,皇上,您不给她个妃子的身份,如今,可不是委屈陌妹妹不成?”

    皇上摸摸佩戴的玉佩:“皇后所言有理。那就给个陌妃的身份吧。”

    醉然一听,立马谢恩:“谢皇后娘娘,谢皇上!”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疏虞。”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疏虞。』忘记一个人,并非不再想起;而是偶尔想起,心中却不再有~澜;每个人的~本里,都会有那么一个,你永远不会打,也永远不会删的号码;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那么一个,你永远不会提,也永远不会忘的人;有些人说不出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如果爱,~爱得投~,放~放得~脆。 “如今,我也会成为他忘记的那个~吗?————” 东~。【妃子殿,共有三位妃子,每位妃子~份各居六品~~
     >> 阅读第3章 疏虞。 | 返回小说目录